1.生处中有
 2.梦境中有
 3.静虑中有
 4.死位中有
 5.法性中有
 6.轮回中有
 1.即生成就
 2.中有成就
 3.转身成就
 第一条   第二条
 第三条   第四条
 第五条   第六条
 第七条   第八条
 第九条   第十条
 第十一条  第十二条
 第十三条  第十四条
 甲、初期中有第一明光指授
  ①指示明光寻求大道文
  ②四大融入指示文
  ③发心证认死位明光文
  ④明光直指教授
 乙、二期中有第二明光指授
  ⑤本尊道场观
 丙、三期中有指授
  ⑥法性中有指授及六句要偈
  ⑦令其认识本来面目教授
 丁、初周证入寂相部尊
  第一日诵法
  第二日诵法
  第三日诵法
  第四日诵法
  第五日诵法
  第六日诵法
  第七日诵法
 戊、次周证入怒相部尊
  第八日诵法
  第九日诵法
  第十日诵法
  第十一日诵法
  第十二日诵法
  第十三日诵法
  第十四日诵法
 己、综述本法之胜妙功德
 甲、中有身之生起及其特能导示一
 乙、中有身特殊状态导示五
 丙、冥界裁判情景导示十十一
 丁、转移一切心念力导示十二
 戊、六凡道劣光现前导示十三
 己、避免生死闭塞胎门导示十四
  (一)制止亡者勿入胎门之教授
  (二)闭塞所入胎门之教授
  ①闭塞胎门第一步(导示十五)
  ②闭塞胎门第二步(导示十六)
  ③闭塞胎门第三步(导示十七)
  ④闭塞胎门第四步(导示十八)
  ⑤闭塞胎门第五步(导示十九)
 庚、选择胎门
  ①各处生处之概观(导示二十)
  ②防护追命鬼卒法门(导示二十一)
 辛、迁识往生及转生人道选择法
  ①迁往佛国净土法(导示二十二)
  ②转生人胎复入尖士导示二十三二十四
南无元音阿阇黎
中有成就秘笈

第一部分 绪说
 一、翻译缘起
 二、卷头语
第二部分 正文
 【初】 前导
  一、颇哇法
  二、诵法须知
 【次】 正述
  三、诵法实施
  四、行法须知
  五、行法实施
   (一)第一阶段行法
   (二)第二阶段行法
   (三)第三阶段行法
   (四)第四阶段行法
 【后】 结归
附编
后记

上一页
下一页
浏览目录
欢迎访问印心精舍    切换到繁体中文
 
 
  戊、次周证入怒相部尊
  概说
  兹当宣说“法性中有”怒相起现之相。此亦如前述寂相,依次有七次险峡,于所历之境,经已逐次指示;纵昧其一,当证另一而得解脱者,为数无量。如是虽有众多得解脱者,然亦有多人,恶业深重,罪障山积,狃于结习,无明幻惑,无尽无减;于如是人,纵予指示,仍不解脱,转复漂沦,其类实繁。
  复次,以前寂相圣众,持明空行,来接引者,已经逝没。次有饮血忿怒五十八炽然尊,即前“寂相部众”转依所依(怒部居方位与寂相部同,特变现之形貌相状有不同耳。)来现在前,与先不同;此种怒相,为“恐”“怖”“畏”三种增上力所转,指证极难;自内证智,不得自在,而入闷绝,迷而复醒,醒而复迷,循环往复,不能自主。若有于其清醒之际,能认取者,解脱亦易。何以故?以“恐”“怖”“畏”三种境界现前,自内证智,无复驰乱,专一奋勉而住故。在此情景,若不遇此教授,纵复多闻如海,亦徒无益。亦有持律大德,显乘大师,若于此际迷不认取,仍当漂转生死轮回;诸凡庸人,为数更多;于“恐”“怖”“畏”三种境界,生起惊惶,堕恶趣涧,永受大苦,然密乘真言瑜伽士则不同,纵为下下根器,一见忿怒饮血圣众,如遇亲知故旧,深信为自本尊,即可无二交融而证佛位。
  又有在人间时,于此忿怒饮血圣众诸像,曾修现观(即生起次第),供养赞叹,乃至曾见绘画尊形,或雕塑等像,亦于此时,尊形现前;即认知已,即得解脱。
  又有在人间时,持律大德,显乘大师,任于正法行为如何精进,及于说法如何善巧,其于死时,不现灵骨、舍利、虹光等相。以于生时,对于秘密真言,未尝用心,及于真言,毁谤侮慢,真言圣众,未结因缘;由是中有境界,虽已现前,亦不认知,先所未见,倏尔睹见,如逢怨敌,立起嗔心;以此为缘,遂趋恶道。如是戒律及性相教理,虽极精娴,内心若无真言修持,则不现有灵骨、舍利、虹光等相,其理固如是也。若是真言行者,纵为下下根器,举止威仪粗鄙无状,亦不善巧说法,亦不如理实行;虽然如是,但于真言乘法深生信仰,则于彼境不生邪见、不生疑虑、能修持者,彼于此际,仍得解脱。其在人间,行为纵有不检,然于死时,至少呈现一种瑞相,或为灵骨、舍利、虹光佛像等随一现前,以真言加持威力最大故。
  真言瑜伽行者,中根以上,曾修“生起”“圆满”两次第,持诵心咒等诸修持,则不需沦入“法性中有”,而于气息将断未绝之时,定为持明勇士空行等众,迎归清净空行刹土。其所表相,天无片云,虹光耀目,花雨缤纷,薰香馥郁,天乐齐鸣,音声嘹亮,灵骨舍利及佛像等,皆复呈现,斯其所表之异微也。是故诸持律者、显乘大师、或有失坏三昧耶真言行者及诸凡夫,除此“听闻解脱密法”,更无其他方便。其有修习“大圆满”(为西藏宁玛派最高成就之法)“大手印”(为西藏噶迦派最高成就之法)等大修行人,则于“死位中有”时,已能认取明光,证得法身,不需诵此听闻解脱密法,以于死位中有认取之时,即已证得法身,已如前述。迨至“法性中有”“寂”“怒”境界显现时,既认取已,即证“圆满报身”;再若认取“轮回中有”,即证“应化之身”,生往善趣;得逢此法,于后生中,可能有修行缘会故。
  此听闻解脱密法,为无修成佛之法;亦即仅赖听闻即得解脱之法;亦为罪障大者、导出险峡之法;又为一刹那间差别立判之法;又为一刹那间即证等觉之法;诚为深奥!有情遇此而堕恶趣者,未之有也。此法与“答卓”咒本(藏名“答卓”,义为假名解脱如意宝,又名无为刹那妙智经,为佩带于身而得解脱之咒本)二者合用,则如金曼达上严以玉饰,更为美妙矣!(见原文一百零三页)
  如是依上师所授口诀,认知为本体境相,唯是自内证智,譬如狮子之皮,若曾见者,知其为皮,立即释然;其有未明此系狮皮,即生恐怖;如为此人解说其义,指示明白,惊怖立除。此法亦尔。饮血圣众,身形庞大,肢体粗壮,量等虚空,当其现前,定生惊怖。若闻此教授,明白指示,无间即证为本体境相,或认为自之本尊,则生前所修之明光(子光),及后起自然之明光(母光),子母两光会遇,于朗然释然中,如遇故知,恍然大悟。若不得此教授,虽诸贤者,亦复难免退堕,流转生死大海而已。
(见原文一百一十二页)

  在法性中有时期的前七天,亡者看到的都是佛菩萨的寂静相。在这七天中亡者只要有一次能够认取,即可获得解脱。所以法性中有前七天成就者为数很多。但有很多人,恶业深重,罪障如山,由于无明愚痴,纵然为他们指示,仍然未能认取,错过法性中有前七天的解脱时机。
  到了法性中有时期的后七天,佛菩萨不再显现庄严肃穆的寂静相,而是显现为忿怒饮血的明王相。这些忿怒饮血的明王相共有五十八尊,与法性中有前七天的方位相同,每一方位均为同一佛菩萨的化身,只是显现的相貌不同。但对于这些忿怒形象,亡者一见,容易产生“恐”、“怖”、“畏”,再加上亡者一会儿迷闷,一会儿清醒,不能自主。所以在法性中有时期后七天,要指示亡者认取,非常困难。但如果在亡者清醒之际,为亡者指示,亡者一经认取,即可得到解脱。因为尽管亡者见到佛菩萨的忿怒尊,产生“恐”、“怖”、“畏”,但其本性智慧,并不因此而迷乱。本性智慧是不垢不净,不生不灭的。所以,对法性中有后七天的行法,应殷勤修持为要。
  需要注意的是,对于一些显乘大师,持律大德,无论他们生前修法多么精进,持戒多么精严,说法如何善巧,但由于他们对密法真言未曾用心,与佛菩萨寂怒圣众,未结因缘,尤其是没有遇到此“中有教授听闻解脱密法”,所以,当他们见到佛菩萨诸忿怒尊时,便产生迷惑,如遇怨敌,立起嗔心。甚至诽谤轻慢,因此之故他们将堕入恶道,而不得解脱。为数更多的诸凡夫,见到佛菩萨的忿怒尊更是惊慌失措,逃入恶道,永受生死轮回之苦。与此相反,对于修过密法真言之人,纵然是下下根器,举止粗俗,也不善巧说法,但对密法真言深生信仰,不生邪见,不生疑虑,并能虔心实修。尤其对佛菩萨忿怒诸尊,曾修观想,或者见过绘画尊形,雕塑等,在法性中有时期的后七天,一见到佛菩萨忿怒形象,便瞻仰赞叹,如遇亲知故友,深信为本尊。即可水乳交融而证佛位。这就好比狮子之皮,若见过之人,知道它是狮子皮,就不会害怕。如果不明白,见了就会害怕。由于佛之忿怒诸尊,身形高大,肢体粗壮,恐怖可畏。如果不遇此中有教授密法,亡者一见,就会怖而逃之,错过成佛的机会。所以在法性中有时期的后七天,应立即实施以下诵法。

  第八日诵法(在亡者死后第十二日,此日有佛六尊前来接引。)
  如上已就“听闻解脱”示其重要,兹当指示“法性中有”怒相起现之时。于此又呼亡者之名,念诵下文而告之曰:
  嗟!善男子(某某):谛听勿乱!以前“法性中有”寂相起现、汝未认取,故今仍复漂泊无依。兹第八日,有饮血忿怒圣众,来现当汝前,当勿迷乱。而认取之。
  嗟!善男子(某某):此大吉祥主尊为饮血佛部世尊,名“佛陀兮噜迦”。身深棕色,三面、六臂,四足展立。其面右白、左红、正面深棕色;周身光蕴,如火炽然。九目圆睁,怒视可怖;眉耸如电;獠牙外露,吼声大笑,作“阿拉拉”及“哈哈”声;又发“嘎呜”及宏大尖锐之声;头发红黄,炽然上竖;冠饰骷髅,象征日月;黑蛇及鲜显人头为身严。六手之中:右上持“轮”,右中持“钺”,右下持“剑”;左上持“铃”,左中持“颅”,左下持“犁”。明母名“佛陀讫洛底湿缚哩玛”,拥抱尊身;右搂尊颈,左捧“红螺”(红色螺贝之碗),内贮阳精,献于尊口,吮咂作响,并发轰声,犹如雷震。于金刚炽焰毛孔中,发出智火,熊熊有光;两足右卷左展,立于大鹏座上。此乃从汝脑内“中央”所出,以如是状,现临汝前。汝当于彼,勿惊勿怖!勿生恐惧!当即认取为汝自证智身,即汝本尊;勿惊勿惧!实则仍为世尊“毗卢遮那”父母双身之体,故勿生畏怖;若能认取,立即解脱。
  如上明告,认取为本尊已,即可交融无二,而证圆满受用佛身。
(见原文一百零六页)

  在法性中有时期的第八天怒相起现时,行法之人应呼唤亡者姓名,对亡者进行指示。

  “第八日诵法”内容如下:
  “某某人,请不要散乱,仔细听我为你指示!在前七天佛菩萨显现寂静相的时候,你未能认取,至今仍漂泊无依。现在已进入法性中有时期的第八天,佛菩萨将在你面前显现忿怒饮血的形象。你千万不要迷乱,要敢于认取。
  某某人,此时有大吉祥饮血世尊,名‘佛陀兮噜迦’,身为深棕色,三面、六臂、四足展开站立。其面右白、左红、正面为深综色;周身放光,如燃烧的火焰。佛陀兮噜迦世尊,九目圆睁,怒视可怖,眉耸如电,獠牙外露,吼声大笑,发出‘啊拉拉’‘哈哈’‘嘎呜’等宏大尖锐之声。头发红黄,炽燃上竖,头戴骷髅,象征日月,身饰黑蛇及血淋淋的人头。六手之中:右上持‘轮’,右中持‘钺’,右下持‘剑’,左上持‘铃’,左中持‘颅’,左下持‘犁’。明母名‘佛陀讫洛底湿缚哩玛’拥抱尊身,右搂尊颈,左捧红色的螺贝,内贮阳精,献于尊口,吮咂作响,并发出轰声,犹如雷震。佛母于金刚炽焰毛孔中,发出智火,熊熊有光,两足右卷左展,与佛父面合交抱,一同立于大鹏座上。在你面前显现的如此境相是从中央佛土所出,也是你自心所显现的,你当于此勿惊勿怖!勿生恐惧!应当下认取这就是世尊毗卢遮那佛父佛母双身忿怒之相,就是你的本性光明所现,这就是你的本尊。你应当发心皈依,与世尊水乳交融,无二无别,而证圆满自受用报身。”

  第九日诵法(在亡者死后第十三日,此日有佛二尊前来接引。)
  又复于彼,怖而逃避,而不认者,则于第九日,有饮血金刚部世尊,前来接引。其指示法,当呼亡者之名,念诵下文而告之曰:
  嗟!善男子(某某),啼听勿乱!今第九日,有饮血金刚部世尊,名“金刚兮噜迦”。身深蓝色,三面、六臂,四足展立。其面右白、左红、正面兰色。六手之中:右上持“杵”,右中持“颅”,右下持“钺”;左上持“铃”,左中持“颅”,左下持“犁”。明母名“金刚讫洛底湿缚哩玛”,拥抱尊身;右搂尊颈,左手捧红螺,内贮阳精,献于尊口,双身交抱。此乃从汝脑内东隅而出,来现汝前。汝当于彼,勿惊、勿怖,勿生恐惧!当认为汝自证智身,即汝本尊,故当认取,切勿生怖!实则仍为世尊“金刚萨埵”父母双身之体,当起欣乐;若能认取,立即解脱。
  如是明告,若认取为本尊,即可交融无二,而证圆满受用佛身。
(见原文一百零八页)

  如果有人在法性中有时期的第八日,见到饮血忿怒尊,感到非常可怖,甚至逃避,就不能解脱。这样到了法性中有时期的第九天,有饮血金刚部世尊前来接引。在这一天,行法之人应当呼唤亡者姓名,为亡者进行指示。

  “第九日诵法”内容如下:
  “某某人,请不要散乱,仔细听我为你指示!你于昨日毗卢遮那佛父佛母忿怒双尊,怖而逃避,不能认取。今天是法性中有第九日,有饮血金刚部世尊前来接引。饮血金刚部世尊名‘金刚兮噜迦’身为深兰色,三面六臂,四足展开站立。其面右白,左红,正面兰色。六手之中,右上持‘杵’,右中持‘颅’,右下持‘钺’,左上持‘铃’,左中持‘颅’,左下持‘犁’。明母名‘金刚讫洛底湿缚哩玛’,拥抱尊身,右搂尊颈,左捧红色螺贝,内贮阳精,献于尊口,双身交抱。在你面前显现的如此境相,是从东方佛土所出,也是你自心所显现的。对此你应勿惊勿怖!勿生恐惧!当下认取,此即是金刚萨埵佛父佛母双身忿怒尊,也就是你的本尊,是你本性光明所化。你应当生欢喜心,发心皈依,与世尊水乳交融,无二无别,而证圆满自受用报身。”

  第十日诵法(在亡者死后第十四日,此日有佛二尊前来接引。)
  如上所示,亦有诸人,业障深重,遂于其境,生起怖畏,避而未证。今第十日,有饮血宝部世尊前来接引。其指示法,当呼亡者之名,念诵下文而告之曰:
  嗟!善男子(某某):善自谛听!今第十日,有饮血宝部世尊、名“珍宝兮噜迦”。身深黄色,三面六臂,四足展立,其面右白、左红、正面深黄。六手之中:右上持“宝”,右中持“天杖”,右下持“棒”;左上持“铃”,左中持“颅”,左下持“钢叉”。明母名“珍宝讫洛底湿缚哩玛”,拥抱尊身;右搂尊颈,左捧红螺,内贮阳精,献于尊口,双身交抱。此乃从汝脑内南隅所出,来现汝前。汝当于彼,勿惊、勿怖、勿生恐惧!当认为汝自证智身,即汝本尊,当即认取,切勿生怖!实则仍为世尊“宝生如来”父母双身之体,故当虔敬信乐;若能认取,立即解脱。
  如上明言实告,若认取为本尊,则可无二交融而证圆满受用佛身。
(见原文一百零九页)

  有些人,由于业障深重,对忿怒境相感到怖畏,经前面指示未能认取,到法性中有时期的第十天,有饮血宝部世尊前来接引,行法之人应呼唤亡者姓名,为亡者进行指示。

  “第十日诵法”内容如下
  “某某人,请不要散乱,仔细听我为你指示!你于昨日金刚萨埵佛父佛母忿怒双尊,心生怖畏,避而未证。今天是法性中有时期的第十日,有饮血宝部世尊,前来接引。饮血宝部世尊名‘珍宝兮噜迦’,身深黄色,三面六臂,四足展开站立,其面右白,左红,正面深黄。六手之中,右上持‘宝’,右中持‘天杖’,右下持‘棒’,左上持‘铃’,左中持‘颅’,左下持‘钢叉’。明母名‘珍宝讫洛底湿缚哩玛’,拥抱尊身,右搂尊颈,左捧红螺,内贮阳精,献于尊口,双身交抱。在你面前显现的此种境相是从南方佛土所出,也是你自心所显现的。你当于此,勿惊勿怖!勿生恐惧!当下认取,此是宝生如来佛父佛母忿怒双尊,也就是你的本尊,是你本性光明所化。你应当生欢喜心,发心皈依,与双尊水乳交融,无二无别,而证圆满自受用报身。”

  第十一日诵法(在亡者死后第十五日,此日有佛二尊前来接引。)
  又虽如上指示,然为习气所薰,生起怖畏,仍复逃避,不识为本尊而见为阎罗法王,故未证取;则第十一日,有饮血“莲花部”世尊前来接引。其指示法,当呼亡者之名,念诵下文而告之曰:
  嗟!善男子(某某):谛听勿乱!今第十一日,有饮血“莲花部”世尊,名“莲花兮噜迦”。身深红色,三面、六臂、四足展立。其面右白、左青,正面深红。六手之中:右上持“莲”,右中持“天杖”,右下持“棒”;左下持“铃”,左中持“满血颅器”,左下持“兆鼗”。明母名“莲花讫洛底湿缚哩玛”,拥抱尊身;右搂尊颈,左捧红螺,内贮阳精,献于尊口,双身交抱。此乃从汝脑内西隅所出,来现汝前,汝当于彼,勿惊、勿怖、勿生恐惧!实则仍为世尊“无量光如来”父母双身,故当欣敬;若能认取,立即解脱。
  如是明告,当可认取为自本尊,则可交融无二,而证圆满受用佛身。
(见原文一百一十页)

  虽经上述指示,但有些众生习气深重,对忿怒相不认为是本尊,而认为是阎罗王,仍然逃避,而未能认取。这样到了法性中有时期的第十一天,有饮血莲华部世尊前来接引。行法之人当呼唤亡者姓名,为亡者进行指示。

  “第十一日诵法”内容如下:
  “某某人,请不要散乱,仔细听我为你指示!你于昨日宝生如来佛父佛母忿怒双尊,生起怖畏,避而未证。今天是法性中有时期的第十一日,有饮血莲花部世尊前来接引。饮血莲花部世尊名‘莲花兮噜迦’,身深红色,三面六臂,四足展开站立。其面右白,左青,正面深红。六手之中,右手持‘莲’,右中持‘天杖’,右下持‘棒’,左上持‘铃’,左中持‘满血颅器’,左下持‘兆鼗’。明母名‘莲花讫洛底湿缚哩玛’拥抱尊身,右搂尊颈,左捧红螺,内贮阳精,献于尊口,双身交抱。在你面前显现的此种境相,从西方佛土所出,也是你自心所显现的,你当于此勿惊勿怖!勿生恐惧!当下认取,此即是无量光如来佛父佛母忿怒双尊,也就是你的本尊,是你本性光明所化。你应当心生欢喜,发心皈依,与世尊水乳交融,无二无别,而证圆满自受用报身。从此你就可以永脱轮回诸苦!”

  第十二日诵法(在亡者死后第十六日,此日有佛二尊前来接引。)
  又虽如前指示,然为恶业习气,牵引于外,生起怖畏,仍复逃避,以不识为本尊,故不认取;则第十二日,有饮血“羯摩部”圣众,及在此日以后,又有八大“寒林”女神“吉坞哩玛”,八境兽首女神“颇罗闷玛”,兽面忿怒女神四门守护,及异类面首女神二十八自在女“汪鸠玛”等,前来接引;若不认取,即生怖畏;故当指示。此时呼亡者之名,念诵下文而告之曰:
  嗟!善男子(某某):今第十二日,有饮血羯摩部(梵文羯摩此云事业)世尊,名“羯摩兮噜迦”。身深绿色,三面、六臂,四足展立。其面右白、左红、正面深绿,现威猛可怖相。六手之中:右上持“剑”,右中持“天杖”,右下持“棒”;左上持“铃”;左中持“颅”,左下捧“犁”。明母名“羯摩讫洛底湿缚哩玛”,拥抱尊身;右搂尊颈,左捧红螺,内贮阳精,献于尊口,面合交抱。此乃从汝脑内北隅所出,来现汝前,汝当于彼,勿惊、勿怖、勿生恐惧!当即认知为自证智身,即汝本尊,故当勿怖。实则仍为世尊“不空成就如来”父母双身之体,故当虔敬,深生渴仰;若能认取,立即解脱。
  如上明告,即可认知为自本尊,无二交融而证圆满受用佛身。
(见原文一百一十一页)

  虽经前面指示,但有些众生被恶习所牵,仍然逃避本尊,不能认取。这样在法性中有时期的第十二天,有饮血羯摩部圣众前来接引。行法之人当呼亡者姓名,为亡者进行指示。

  “第十二日诵法”内容如下:
  “某某人,请不要散乱,仔细听我为你指示!你于昨日无量光如来佛父佛母忿怒双尊,怖而逃避,不能认取。今天是法性中有时期的第十二日,有饮血羯摩部世尊,名‘羯摩兮噜迦’,身深绿色,三面六臂,四足展开站立,其面右白,左红,正面深绿,现威猛可怖相。六手之中,右上持‘剑’右中持‘天杖’,右下持‘棒’,左上持‘铃’左中持‘颅’,左下持‘犁’。明母名‘羯摩讫洛底湿缚哩玛’,拥抱尊身,右搂尊颈,左捧红螺,内贮阳精,献于尊口,双身交抱。在你面前显现此种境相,是从北方佛土所出,也是你自心所显现的。你当于此勿惊勿怖!勿生恐惧!当下认取,此即是不空成就如来佛父佛母忿怒双尊,也就是你的本尊,是你本性光明所化。你应当发心皈依,与世尊水乳交融,无二无别,而证圆满自受用报身。”

  第十三日诵法(在亡者死后第十七日,此日有佛十六尊前来接引。)
  尔后有八大“寒林”“吉坞哩玛”,及种种面形兽首女神“颇罗闷玛”,皆从亡者脑中出现,来临其前;其指示法,当呼亡者之名,念诵下文而告之曰:
  嗟!善男子(某某):谛听勿乱!今汝脑中八方位,复出八尊“吉坞哩玛”,来现汝前,汝当于彼,勿生怖畏!详述如下:
  汝脑东隅:出白色“吉坞哩玛”,右手高举人尸骨杖,左手持颅,满贮鲜血,来现汝前;
  汝离南隅,出黄色“资坞哩玛”,手张弓矢。
  汝脑西隅:出红色“波罗谟诃玛”,手持“摩羯幢”;
  汝脑北隅:出黑色“培多梨玛”,右手持杵,左手持颅盖,满贮鲜血;
  汝脑东南隅:出红黄色“布斯迦私玛”,右手持“人肠”,左手取食;
  汝脑西南隅:出深绿色“伽斯摩哩玛”,右手持颅盖,满贮鲜血,左手持杵搅动,现威吓状,取而饮之;
  汝脑西北隅;出淡黄色“赞驮哩玛”,裂人身首,右手摘取其心,左手食其躯体;
  汝脑东北隅:出深黄色“斯迷奢梨玛”,撕裂腐尸身首,取而食之。
  以上八方位所住之“吉坞哩玛”,亦围绕五方饮血部尊,从汝脑中现出,而临汝前;汝当于彼,勿怖勿畏!
  嗟!善男子(某某):其在外围(即上说之八方位之外)复有八境兽首女神“颇罗闷玛”出现汝前:
  东:有深紫色“狮首僧贺女”,双手交叉,口衔死尸,摇震鬃发;
  南:有红色虎首“毗耶讫哩目佉女”,双手下叉,目睛凝视,露齿蹙眉;
  西:有黑色狐首“悉哩罗目佉女”,右举利刃,左持人肠,咀食吮血;
  北:有深兰色狼首“湿缚南目佉女”,双手撕尸,目睛凝视;
  东南:有淡黄色鹫首“讫哩陀目佉女”,肩负巨尸,手举骸骨;
  东北:有兰色枭首“呼鲁目佉女”,右手持杵,左手举刀,割食人肉;
  西南:有深红色鸱首“冈迦目佉女”,亦负巨尸;
  西北:有黑色鸦首“佉佉目佉女”,左举颅盖,右持利剑,割取心肝。
  以上八境兽首女神“颇罗闷玛”、亦复围绕五饮血尊,从汝脑中现出而临汝前;汝当于彼,勿怖勿畏!当知任何一切所显现者,皆当认取为本来境相,证智力用。
(见原文一百一十三页)

  到法性中有时期的第十三日,前五天所显现的五方五佛忿怒双尊,今天一齐显现。在其外围又有八大寒林“吉坞哩玛”,及种种面形的八兽首女神“颇罗闷玛”环绕,如此形成一虹光曼荼罗前来接引。行法之人,当呼唤亡者姓名,为亡者进行指示。

  “第十三日诵法”内容如下:
  “某某人,请不要散乱,仔细听我为你指示!你于昨日不空成就如来佛父佛母忿怒双尊,生起怖畏,避而未证。今天是法性中有时期的第十三日,前五日所显现的五方五佛忿怒双尊,今天一齐出现。在其外围又有八大寒林女神‘吉坞哩玛’围绕五方忿怒饮血双尊,分别从佛土八方而出,显现在你面前,前来接引。这八大寒林,‘吉坞哩玛’分别是:
  从佛土东方所出:白色‘吉坞哩玛’。右手高举人尸骨杖,左手持颅,满贮鲜血。
  从佛土南方所出:黄色‘资坞哩玛”,手张弓箭。
  从佛土西方所出:红色‘波罗漠诃玛’手持羯摩幢。
  从佛土北方所出:黑色“培多梨玛”,右手持杵,左手持颅盖,贮满鲜血。
  从佛土东南方所出:红黄色‘布斯迦私玛’,右手持人肠,左手取食。
  从佛土西南方所出:深绿色‘伽斯摩哩玛’,右手持颅盖,贮满鲜血,左手持杵搅动,现威吓状,取而饮之。
  从佛土西北方所出:淡黄色‘赞驮哩玛’,撕裂人身,右手摘取人心,左手掏取其躯体。
  从佛土东北方所出:深黄色“斯迷奢梨玛”,撕裂腐尸身首,取而食之。
  在以上八方位所出的‘吉坞哩玛’外围又有八境兽首女神‘颇罗闷玛’环绕。这八境兽首女神分别是:
  东:有深紫色“狮首僧贺女”,双手交叉,口衔死尸,摇震鬃发;
  南:有红色虎首,“毗耶讫哩目佉女”,双手下叉,目睛凝视,露齿蹙眉;
  西:有黑色狐首“悉哩罗目佉女”,右举利刃,左持人肠,咀食吮血;
  北:有深兰色狼首,“湿缚南目佉女”双手撕尸,目睛凝视;
  东南:有淡黄色鹫首,“讫哩陀目佉女”,肩负巨尸,手举骸骨;
  东北:有兰色枭首“呼噜目佉女”右手持杵,左手举刀,割食人肉;
  西南:有深红色鸱鸮首“冈迦目佉女”也负巨尸;
  西北:有黑色鸦首“佉佉目佉女”左举颅盖,右持利剑,割取心肝。
  以上境相均从佛土而出,显现于前。你当于此勿惊勿怖!勿生恐惧!当下认取诸佛饮血忿怒尊及其眷属,都是你本性光明所化,你应当发心皈依,与诸佛水乳交融,无二无别,而证圆满自受用报身。”

  第十四日诵法(在亡者死后第十八日,此日有佛三十六尊前来接引。)
  嗟!善男子(某某):此第十四日者(按、此句英译本有,藏本无。)有兽面忿怒女神四门守护,自汝脑中,出现于外,现临汝前,亟当认取;详如下述:
  汝脑东隅:出白色“虎面女”,右手持钩,左举“红颅”,满贮鲜血;
  汝脑南隅:出黄色“豕面女”,手持“羂索”,
  汝脑西隅:出红色“狮面女”,手中持“锁”,
  汝脑北隅:出绿色“蛇面女”,手中持“铃”,
  以上四女,左手均持满血颅器。此四门守护忿怒女,皆自汝脑中出现,当知即汝本尊,故当认取。
  嗟!善男子(某某):三十忿怒相“兮鲁迦”之外围,复有异类面首二十八瑜伽自在女“汪鸠玛”,形相面首各异,手持种种兵器,自汝脑中来现汝前;汝当于彼,勿生怖畏,一切所现,皆当认取为汝本来境证智力用;临此时机,正逢阻碍大利时,当细加审量,故当忆念上师教授!
  嗟!善男子:汝脑之东,出:深紫色“牛首罗刹女”,手中持“杵”及“颅器盖”;红黄色“蛇首梵天女”,手执“莲花”。墨绿色“豹首大天女”手执“钢叉”,青色“猿首欲天女”,手中执“轮”,红色“熊首童贞女”,手执“短矛”,白色“羆首帝释女”,手执“串肠”。如是东方六瑜伽自在女,皆自汝脑东隅而出,现在汝前;汝当于彼,勿生怖畏!
  嗟!善男子:汝脑之南,出:黄色“蝙蝠首金刚女”,手举“利刃”,红色“摩竭鱼首寂静女”,手执“宝瓶”,红色“蝎首甘露女”,手执“莲花”,白色“鹞首月明女”,手中执“杵”,绿色“狐首持棍女”,手中执“棍”,深黄色“虎首罗刹女”,手执“血颅”。如是南方六瑜伽自在女,皆自汝脑南隅而出,现在汝前;汝当于彼,勿生怖畏!
  嗟!善男子:汝脑之西,出:“墨绿色鹫首肉食女”,手中持“棍”;红色“马首欢喜女”,手执“体腔”;白色“鹏首大力女”,手中执“杖”;黄色“犬首罗刹女”,一手持“杵”,一以“刀”割;红色“戴胜鸟首爱染女”,手张弓矢,绿色“麋首护财女”,手执“宝瓶”。如是西方六瑜伽自在女,皆自汝脑西隅而出,现在汝前;汝当于彼,勿生怖畏!
  嗟!善男子:汝脑之北,出蓝色“狼首风神女”,手展旌旗;红色“羊首妙女”,手持“人签”(剌人的一种尖杆刑具。);黑色“豕首亥女”,手持“齿索”(以齿穿贯之绳索。)红色“鸦首金刚女”,手持“孩尸”;墨绿色“象首大鼻女”,手持“巨尸”,饮其颅盖之血;青色“蛇首水天女”,手持“蛇索”。如是北方六瑜伽自在女,皆自汝脑北隅而出,现在汝前;汝当于彼,勿生怖畏!
  嗟!善男子:此外复有四门守护四瑜伽女,从汝脑中来现汝前。汝脑东隅,出白色“杜鹃首金刚女”,手中持“钩”;汝脑南隅,出黄色“山羊金刚女”,手中持“索”;汝脑西隅,出红色“狮首金刚女”,手中持“锁”;汝脑北隅,出绿色“蛇首金刚女”,手中持“铃”。此四门四瑜伽女,皆自汝脑中出,而来现前。以上二十八自在女,亦为“兮噜迦”忿怒尊自生之身力用所现,故当认取。
  嗟!善男子!自“法身”空寂之分,而现“寂”相之尊,当知即汝本来面目;自“法身”显明之分,而现“怒”相之尊,故当认知。当汝脑中出五十八尊饮血圣众,现临汝前之时,若了知一切所现,皆是自内证智之本光,无间即与饮血之尊无二交融而证佛位。
  嗟!善男子:若不当下认取,汝则对之必然惊惶欲遁,复受大苦而难解脱;若不如是认取,则见一切饮血圣众为阎罗法王,而于饮血本尊,生起怖畏,震慄闷绝,本体境相,认为魔相,遂沦生死之海;若能不怖不畏,则证佛位矣。
  嗟!善男子!此诸“寂”“怒”两部圣众:身形大者,量等虚空;身量中者,量等“须弥”;下者,亦等自身累积十八倍之高。汝当于彼,勿生恐惧。对于“情”“器”世间,现为光体,一切境相,现为光身,皆当认为自内证智本来光明,自光与身,无二交融而证佛位。佛子!汝所见者,随起任何可惊惧相,皆当证认为自识所现,勿生怖畏;皆当认取明光为自内证智本光。若如是认取,当下即身成佛无疑;所谓“刹那即证等觉”,即此时也;故当至心信受。
  嗟!善男子:汝于此时,若不认取而惊怖者,则一切“寂部”之尊,现为依怙“嘛哈嘎拉”(藏密大护法神,即“大黑天”。)之身;一切“怒部”之尊,现为“阎罗法王”之身;本来境相,转成魔相,遂沦生死苦海。
  嗟!善男子:汝若不能认识本相,纵复精娴一切经论,历劫修法,终不成佛;若认识本相,可籍一精要之点及一字句,而证佛位;若不认识本相,死后无间于“法性中有”时,即现有“阎罗王”之身;阎罗法王、身形大者,量等虚空;中者亦等“须弥山王”;下者亦当汝身累积十八倍之高;为数无量,充塞世间,而现汝前。其相咬唇切齿,目如玻璃,头发上绾,巨腹细腰,束发结顶,手持刑板,口发杀……声,饮啖脑髓,撕裂身首,剜食心脏,以如是相,充塞世间,而来汝前。
  嗟!善男子:如是境相现前之时,汝当勿怖,勿生恐惧。要知汝今自身,已成为“习气意生之身”,虽逢砍杀,亦不致死,实则乃汝空性本色,故当勿惧。即所现之阎罗王等,亦从汝自内证智之本光中之所起现,故无实体可得;空性于空,无隙可乘也。除汝证智力用所现外,所有“寂静”“忿怒”“饮血”诸部,及异类面首形相、虹光、阎罗诸可怖之像,决无实体可得。若能如是认取,则一切怖畏,当下释然,即可无二交融而成佛矣。若或不能认取,则当自念云:“此乃我之本尊,前来接引,拔我出离中有险峡,故当皈依”。又必深心信乐,忆念三宝,随念汝所自奉之本尊(如亡者生前不修密法,无自己一定之本尊,则以观世音菩萨为其本尊可也。),并呼圣号,唱云:
  本尊圣者,祈垂听许!
我今漂泊,中有难中,
  惟祈圣者,速来拯救;
大悲摄受,护持于我!
  又当忆今汝之上师名号,作启请云:
  我今漂泊中有,
惟祈速来拯救,
不舍大悲,垂赐恩怙。
又当对于饮血部圣众,祈请发愿;随我念诵下偈:
  呜呼!
习气炽盛漂泊中有时 恐惧怖畏境相当舍弃
  唯愿寂怒圣众前引导 法界自在忿怒母后护
  祈请度脱中有怖畏峡 送我往登正等觉佛位
  我今独行别离诸亲友 现前惟有自心映空相
  恳祈诸佛大悲力救拔 愿除中有诸怖畏恐惧
  当兹所现五智光明时 勿怖勿惧认识为本相
  寂怒两部身相起现时 坚信勿怖认取为中有
  倘缘业力备受诸苦时 愿本尊天消除我苦厄
  法性本尊如千雷震时 愿即转成六字大明声
  业力追逐失所救护时 愿大悲尊为我作依怙
  任为业习所受苦痛时 愿证净光安乐三摩地
  五大种界不与我为故 愿我得见五部佛刹土
  如是虔敬殷重发愿,则一切恐怖,定即消失,决定证报身佛位,故极重要;至心念诵三至七次,纵亡者罪业如何重大,福缘如何劣弱,其不解脱者,未之有也。若竟有其人,虽经多次为之作法,然仍未认取而得救度者,以后即入“后期中有”,即“轮回中有”。其指示法,详下卷。
(见原文一百一十六页)

  “第十四日诵法”内容如下:
  “某某人!昨天,有八大寒林‘吉坞哩玛’和八大兽首女神‘颇罗闷玛’围绕五方饮血忿怒双尊,前来接引你,而你未能认取。今天是法性中有时期的第十四天,昨日,佛菩萨所显现的曼荼罗形象今又现前,在其外围又增加四兽面忿怒女神,四门守护。她们分别是:
  从东方而出:白色虎面女,右手持钩,左举“红颅”,贮满鲜血;
  从南方而出:黄色‘豕面女’,右手持‘羂索’,左举‘红颅’,贮满鲜血;
  从西方而出:红色‘狮面女’,右手持‘锁’,左举‘红颅’,贮满鲜血;
  从北方而出:绿色‘蛇面女’,右手持‘铃’,左举‘红颅’,贮满鲜血。
  在以上曼荼罗外围又有二十八瑜伽自在女‘汪鸠玛’环绕,她们形象面首各异,手持种种兵器,均从佛土而出,具体形象如下:
  从东方而出:深紫色‘牛首罗刹女’,手中持‘杵’及‘颅器盖’;红黄色‘蛇首梵天女’,手执‘莲花’;墨绿色‘豹首大天女’,手执‘钢叉’;青色‘猿首欲天女,手中‘持轮’;红色‘熊首童贞女’,手执‘短矛’;白色‘羆首帝释女’,手执‘串肠’。以上是东方六瑜伽自在女。
  从南方而出:黄色‘蝙蝠首金刚女’手举利刃;红色‘摩竭鱼首寂静女’,手执‘宝瓶’;红色‘蝎首甘露女’,手执‘莲花’;白色‘鹞首月明女’,手中执‘杵’;绿色‘狐首持棍女’,手中执‘棍’;深黄色虎首罗刹女,手执‘血颅’。以上是南方六瑜伽自在女。
  从西方而出:墨绿色‘鹫首肉食女’,手中持‘棍’;红色‘马首欢喜女’手执‘体腔’;白色‘鹏首大力女’,手中执‘杖’;黄色‘犬首罗刹女’,一手持‘杵’,一手以‘刀’割;红色‘戴胜鸟首爱染女’,手张弓矢;绿色‘麋首护财女’,手执‘宝瓶’。以上是西方六瑜伽自在女。
  从北方而出:蓝色‘狼首风神女’,手展‘旌旗’;红色‘羊首妙女’,手持‘人签’(剌人的一种尖杆刑具);黑色‘豕首亥女’,手持‘齿索’(就是穿贯牙齿的绳索);红色‘鸦首金刚女’,手持‘孩尸’;墨绿色‘象首大鼻女’,手持‘巨尸’,饮其颅盖之血;青色‘蛇首水天女’,手持‘蛇索’。以上是北方六瑜伽自在女。
  在以上二十四瑜伽自在女外围,又有四瑜伽女四门守护。她们是:
  从东方所出:白色‘杜鹃首金刚女’,手中持‘钩’;
  从南方所出:黄色‘山羊金刚女’,手中持‘索’;
  从西方所出:红色‘狮首金刚女’手中持‘锁’;
  从北方所出:绿色‘蛇首金刚女’手中持‘铃’。
  至此,以上所述共五十八尊饮血圣众,于法性中有第十四天,一齐在你面前显现。你当于此勿惊勿怖,勿生恐惧!当下认取,此即是诸佛饮血忿怒尊,是你本性光明所化,你应当发心皈依,与诸佛水乳交融,无二无别,而证圆满自受用报身。
  某某人,从你死亡至今已有十八天了,今天是法性中有时期的最后一天。从死相现前开始,你便饱受死亡的痛苦,在外气断绝时,由于痛苦至极,处于闷绝昏迷状态,此时,你疲惫不堪,无力再生妄念,一片空寂。于空寂之中,本性光明大放,这时你若能醒悟,当下即可证成法身佛。可惜这段时间你昏迷不醒,错失良机。你于外气断三日半至四日后,渐渐清醒,心也随之妄动,于空寂中本性光明伴随影象而现前,由于欲界众生以淫欲心为根本,所以所见现相均为双身之尊,同时由于贪、嗔、痴、慢、疑等业力支配,感得六道之光也一同现前。由此可见,一切现相都是由于我们的心不空寂,妄心乱动而产生的,但从根本上讲还是从我们的法身中生出来的。
  法身所生寂、怒诸尊,身形高大。大者,犹如虚空;中者,犹如须弥山;小者,也比你自身高大十八倍以上。他们身上有无数光点闪耀,发出强烈的光明,你要认识此光明正是你的本性光明,就是你的本来面目!你当于此勿惊勿怖,发心皈依,与寂、怒诸尊合上去,犹如水乳交融,无二无别,当下证成报身佛。
  如果你不能认识本来面目,无论你对一切经论如何精熟,虽历劫修法,也不能成佛。由于你对寂、怒诸尊产生恐惧怖畏,则一切寂部诸尊就变现为嘛哈嘎啦护法神(汉地叫大黑天),一切怒部诸尊则变现为阎罗法王之身体,本来境相转成魔相。阎罗法王身形高大,大者,犹如虚空,中者犹如须弥山,小者,也比你的身体高大十八倍以上。你若于佛寂、怒诸尊,心生恐惧,就会有无数个阎罗法王充塞世间。他们各个咬唇切齿,目如玻璃,头发上绾,巨腹细腰,束发结顶,手持刑板,口发杀……声,同时还饮啖脑髓,撕裂身骨,剜食心脏。种种可怖境相在你的面前显现。对如此境相,你一定要镇定,不要恐惧。你应该知道,现在你已是习气意生之身,即使被砍杀,亦不致死。因本性是不生不灭的,凡所有相都是从你的法身(佛性)中生出来的。所以,所有寂静、忿怒、饮血诸尊,及异类面首、虹光、阎罗法王等诸可怖形象,均无实体可得。你若能这样思维,则所有的恐怖形象当下就消失了。如果你不能认取,就观想:所有这些形象都是本尊为救我出离苦海而显现的。所以应当虔心皈依,并同我一起念诵以下偈文:
  本尊圣者,祈垂听许!
我今漂泊,中有难中,
  惟祈圣者,速来拯救;
大悲摄受,护持于我!
  (这段偈文的意思是:本尊圣者,祈请你降临听我诉说,如今我在中有苦难中漂泊,祈请本尊圣者以大悲力摄受、护持我,把我从中有苦难中拯救出来。)
  同时,还应当回忆上师名号,祈请上师前来救护,并急诵下文:
  我今漂泊中有,惟祈速来拯救,不舍大悲,垂赐恩佑。
  (这段偈文意思是说:如今我在中有苦难中漂泊,祈请上师本尊迅速降临,来拯救我,以大悲力摄受我。)
  还应当在饮血忿怒诸尊现前之际,同我一起祈请发愿,念诵以下偈文:
  呜呼!
习气炽盛漂泊中有时 恐惧怖畏境相当舍弃
  唯愿寂怒圣众前引导 法界自在忿怒母后护
  祈请度脱中有怖畏峡 送我往登正等觉佛位
  我今独行别离诸亲友 现前惟有自心映空相
  恳祈诸佛大悲力救拔 愿除中有诸怖畏恐惧
  当兹所现五智光明时 勿怖勿惧认识为本相
  寂怒两部身相起现时 坚信勿怖认取为中有
  倘缘业力备受诸苦时 愿本尊天消除我苦厄
  法性本尊如千雷震时 愿即转成六字大明声
  业力追逐失所救护时 愿大悲尊为我作依怙
  任为业习所受苦痛时 愿证净光安乐三摩地
  五大种界不与我为敌 愿我得见五部佛刹土’
  (这段偈文大意是:由于我习气炽盛,所以漂泊于中有苦难之中。此时此刻,我应当舍弃种种恐惧怖畏之情,愿寂怒圣众在前面作引导,法界自在忿怒母在后面护持,使我摆脱中有诸苦,送我往登正觉佛土。如今我已离开亲朋好友,独自漂泊。所见的各种境界都是我的心所生,实际上根本就没有,这就是‘自心映空相’。恳请诸佛以大悲力救护我,除去我在中有时期的怖畏恐惧之情。当五智光明及佛菩萨寂、怒两部形象显现时,使我能够不恐惧,不慌乱,而能认取本性光明。当我受业力牵缠而受苦时,愿诸佛本尊能消除我的苦厄。当出现千雷齐震的宏大法音时,愿佛菩萨加持我,使它转变成‘六字大明咒’的声音。当业力追逐使我失去救护时,愿诸佛菩萨作我的依靠,当我被业力习气折磨受苦时,愿诸佛加持我,使我证入安乐详和的光明中。愿地、水、火、风、空五大种性,不与我为敌,使我能见到东、南、西、北、中五方佛土。)
  就这样和我一起竭诚发愿,则一切恐惧境相就会消失,进而可以证成报身佛。”
  以上各日诵法,每天诚心诚意念诵三至七遍,无论亡者有多大的罪业,福德如何低劣,也可以得到解脱。如果有人虽经多次指示,仍然不能得度,就会降入轮回中有时期。在轮回中有时期,我们仍然有救度的方法,这就是下面要讲述的第四阶段的行法。


  上一页 浏览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