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生处中有
 2.梦境中有
 3.静虑中有
 4.死位中有
 5.法性中有
 6.轮回中有
 1.即生成就
 2.中有成就
 3.转身成就
 第一条   第二条
 第三条   第四条
 第五条   第六条
 第七条   第八条
 第九条   第十条
 第十一条  第十二条
 第十三条  第十四条
 甲、初期中有第一明光指授
  ①指示明光寻求大道文
  ②四大融入指示文
  ③发心证认死位明光文
  ④明光直指教授
 乙、二期中有第二明光指授
  ⑤本尊道场观
 丙、三期中有指授
  ⑥法性中有指授及六句要偈
  ⑦令其认识本来面目教授
 丁、初周证入寂相部尊
  第一日诵法
  第二日诵法
  第三日诵法
  第四日诵法
  第五日诵法
  第六日诵法
  第七日诵法
 戊、次周证入怒相部尊
  第八日诵法
  第九日诵法
  第十日诵法
  第十一日诵法
  第十二日诵法
  第十三日诵法
  第十四日诵法
 己、综述本法之胜妙功德
 甲、中有身之生起及其特能导示一
 乙、中有身特殊状态导示五
 丙、冥界裁判情景导示十十一
 丁、转移一切心念力导示十二
 戊、六凡道劣光现前导示十三
 己、避免生死闭塞胎门导示十四
  (一)制止亡者勿入胎门之教授
  (二)闭塞所入胎门之教授
  ①闭塞胎门第一步(导示十五)
  ②闭塞胎门第二步(导示十六)
  ③闭塞胎门第三步(导示十七)
  ④闭塞胎门第四步(导示十八)
  ⑤闭塞胎门第五步(导示十九)
 庚、选择胎门
  ①各处生处之概观(导示二十)
  ②防护追命鬼卒法门(导示二十一)
 辛、迁识往生及转生人道选择法
  ①迁往佛国净土法(导示二十二)
  ②转生人胎复入尖士导示二十三二十四
南无元音阿阇黎
中有成就秘笈

第一部分 绪说
 一、翻译缘起
 二、卷头语
第二部分 正文
 【初】 前导
  一、颇哇法
  二、诵法须知
 【次】 正述
  三、诵法实施
  四、行法须知
  五、行法实施
   (一)第一阶段行法
   (二)第二阶段行法
   (三)第三阶段行法
   (四)第四阶段行法
 【后】 结归
附编
后记

上一页
下一页
浏览目录
欢迎访问印心精舍    切换到繁体中文
 
 
(五)中有闻教得度释义

  《中有教授听闻解脱密法》这个题目翻译的很罗嗦。简单的讲就是“中阴闻教得度法”。“中有”两个字就是指中阴身。所谓中阴身就是前面一个身体已坏,后面的身体还没有形成,当中以风大为主的阴身。我们现在的身体是以地大为主,都有躯壳拖累。中阴身少了这个大包袱,所以他有小小的神通,但不象佛那样神通俱足。中阴身是七天一个生死。人死后,头一个七天中阴身还高大些,到第二个七天的时候,前个中阴身死了,第二个中阴身又重生。但比前个中阴身要矮一些。越到后面越矮,投胎也越坏。所以救度要越早越好。而本法就可以使中阴身在听到教授就得到解脱。所以本法是西藏秘密部的宝经之一,是莲华生大士创建的无上大法。莲华生大士从印度来到西藏,奠定了宁玛派(就是红教),所以他是西藏宁玛派的初祖,但不是西藏教的初祖,他的传承是以心印心(佛祖都是以心印心):我这样理解,这样成道,别人这样理解也这样成道。大家成道都是一样的,就象同一枚图章印出的文字一样,没有什么不同,这就叫以心印心。因莲华生大士是肉身飞升成道的,所以他把人在死的时候是什么样的境界,看得清清楚楚。莲华生大士慈悲我们,因为人身难得,为了使生前修法不圆满的人,不要再错过此生,使我们临死的时候能有最后一次机会得度,他便把在中阴阶段看到的情形以及如何得度的方法记录下来。写下来之后,藏在山洞里面并没有传授,也没有人知道。这是什么缘故呢?因为一切法的传授都需要时节因缘。就像我们做功夫,也要时节因缘成熟才能打开本来,亲证佛性。后来,莲华生大士自己化身成羯磨洲大师,把藏在山洞里面的这部密法拿出来流通。我们中国密宗的由来也是这样,佛在当时把密本写好后,藏在铁塔里面。后来,时间因缘成熟,才由龙母菩萨(即龙树大师菩萨)从铁塔中取出来弘扬。
  大家知道,三世诸佛都未曾讲过人死后七七四十九天的过程,更未提到死后如何才能解脱。佛经里面的很多法都需要经过修持才能成佛.而不需要修持就能成佛的法,唯有莲华生大士的这本《中阴教授解脱密法》。因为莲华生大士看见我们众生(尤其是末法时代的众生),都不肯死心踏地的用功修行,他悲心痛切为我们留下这部无上密法。的确,现在能有几人肯死心蹋地的修行用功呢?都是在那里马马虎虎,敷敷衍衍的。因为没有真用心,所以很好的法也修不相应,身体化不空。比如有些人念佛,就不是心口相应的念,而是口念心不念。一边念佛还一边算东算西,思想乱得很。我看见很多老太太、老太公嘴里一面念佛,还一面议论张家长、李家短。根本没有好好念佛!所以憨山大师说:“念佛的人要象推重车上山,极力追顶。”就是思想上要有这个佛号,一个字一个字在大脑里过才行。持咒的人也要这样,把咒文一个字一个字的在大脑里过,耳朵要听清爽念咒的声音,这就叫“心念耳闻”,这样做必定能入定,身体必定能化空。不这样做身体怎么能化空呢?有的人还有身体在就以为是空了,问他:“你还能听到外面的声音吗?”他说:“听得见”。那就没有空啊!真空了,声音就没有了,整个世界都没有了,唯有历历孤明,历历者就是了了分明,孤明者就是绝对真心没有第二个。他又说:“能听到声音,但他讲话的内容我没有分别。”这不算入定,还差得远呢!因为你没有化空、没有空净,你没有脱开怎么行呢?所以莲华生大士悲悯我们,写下这部中阴救度法,使人在死的时候能被唤醒。
  当然如果我们真正能做到断惑证真,就可以不要这个法了。因为我们遇到境界心不动不着相,活的时候就成就了。古德云:“真正开悟,生为福德本,死是报身佛。”就是说真正开悟了,在世的时候就能为大众造福,到死的时候就是报身佛,就没有中阴身。所以说上根人不落中阴。真正往生西方极乐世界的人也没有中阴身,他一断气就看见阿弥陀佛来接引,就生到西方极乐世界去了。可见真正的上根人就无需中阴救度法。
  但是要知道横超三界,生西方极乐世界很不容易,断惑证真竖出三界更不容易。因为法身成就不是中下根人所能证到的。我们多生历劫的习气很重,就象臭马桶,多年的积粪在里面,臭气很难一下消除。这就叫做“真理虽然顿达(理我们知道了),妄情难以了断(执着的习气、妄情还重得很)。”可见有些用功修净土、禅宗和密宗的人认为不一定要熟悉《中有教授听闻解脱密法》是错误的。比如参禅,中下根人就不容易开悟。参禅人要起疑情,但很多人疑情起不起来,在那儿念话头。这样还不如修净土宗念佛法门,有佛接引,命终时往生西方极乐世界,这个还容易做到些。但是念佛没有做到一心不乱也不行。佛接引众生是无缘大慈,纵然你不信佛、不念佛,佛菩萨也会慈悲地来接引你。只是到那时你心里混乱得就象一潭浑水,看不见佛来接引。甚至看见强烈的佛光还吓的逃避。所以末法时代人根陋劣,就是往生净土,也不是个个都能做得到。就连天台宗的开山祖师智者大师,为了接引众生,设立教观,耽搁了自己的修行。在临终生西方极乐世界时他说:“我仅得中品”。这样看来,我们还是需要依靠这本《中有教授听闻解脱密法》。通过熟悉本法,你就知道死后中阴境界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当中阴境界显现时,边上有人一提醒,你就可以得度了,差一点的也可以生到佛的净土,得真实受用。
  关于“莲华生大士的应化事略”书上都有,在这只稍微讲一讲:莲华生大士是在释迦佛圆寂八年之后,降生在西印度陀曩俱舍海中的一朵莲花上。他是由阿弥陀佛的大愿,观世音菩萨的大悲,释迦牟尼佛的大智综合起来化生的。我们常说:“莲花出污泥而不染。”因此莲花在这里是表法的,表示清净无染,因果同时,圆满无碍。莲花生大士具足一切佛菩萨的智慧。他从西印度来到西藏,奠定了藏密的基础。所以他是西藏密宗红教宁玛派的大祖师(那时西藏的密教是不正规的黑教)。以后从密教中又分出黄教、白教、花教等。莲华生大士是肉身飞升成佛的,不象禅宗的祖师圆寂后都有色身留下。有的是色身不坏,就象禅宗六祖慧能大师的肉身现在还在南华寺。还有石头希迁祖师(他是六祖大师的徒孙,本来是徒弟,因为他去拜见六祖时,六祖快圆寂了,叫他去参拜师兄青原行思)也是肉身不坏。在日本侵略我国时,被日本的一个牙科医生偷去,现供养在日本的博物馆,每年开放一次,供众人瞻仰。
  在我国流传的经,都是从印度文翻译过来的。如《楞严经》没从印度传来时,智者大师(天台宗的开山祖师)听到这部经的名字,就每天向西方朝拜,希望这部经能尽快传到中国来。而在当时寺院中流传的各种大藏经中(如《碛砂藏》、《龙藏》、《大正藏》等)不但没有“中阴救度法”这部经,甚至连名字孙景风居士也没听到过。在翻译这部经的三十年前,孙景风居士归依了金刚上师诺那尊者。所谓金刚者,它能摧毁一切,而一切不能摧毁它。这里还是表法的,表示坚固不坏。上师表示能够为我们摧毁一切邪魔,让我们圆成佛果。真正的金刚上师需具备这样的功德。诺那上师从西藏到内地传法时到过上海。在西藏传法的几位大德当中,诺那上师是最有智慧的。他精通“般若”。其他的上师只懂得西藏密教的仪轨,对“般若”还不精通。那时候康藏两个地方佛教昌明,以密宗最为殊胜。普遍传了“颇哇法”,当时在上海修“颇哇法”的人就很多。“颇哇法”很简单,在西藏密乘里,大多先修这个法,再修别的法。别的法假如修不成也不要紧,还有“颇哇法”做保险。可以生到西方后再修。
  后来孙景风居士又拜了个蒙古师父叫宝堪布上师。宝堪布上师告诉他,有一部密而又密的宝贝经,就是现在讲的这部《中有教授听闻解脱密法》。但在当时宝堪布上师秘密得连经名也不肯说,并告诉他只要听过七遍的人不必修也能成佛。孙景风居士听了之后疑惑不解:哪有这么便宜的事?不要修就可以成功,恐怕没有。大概是宝堪布上师骗骗我的,其实不是。为什么说要听七遍呢?因为听一遍、两遍人往往不注意,听过七遍就耳熟能详记住了。基督教里也讲:“七天而成就。”从始至终是一周,一个循环。但这个数字不能说死;一定要七遍,八遍、十遍就不行?而是说要圆满,要把经文听熟才行。假如我们听七遍还不熟,那就要多听几遍。就如同禅宗人做功夫“打七”一样,也是这个意思。“打七”就是表示从头至尾自始至终要立竿见影,打坐成功,克期取证。如果七天不成就,就再打下一个七。就这样“一七”、“二七”……一直打下去,直打到圆满为止。听熟了之后还不能忘记,要常常想着经里的教导。要把这些教导记住:我们到什么时候开始放光,而光明就是我们自己,在中阴阶段看到光明后与之合上去,那就必定成佛了。所以本经真是功德无量!没有福报的人是听不到的。大家今天能听到真是无上的福报!无穷的福报!要做难遭遇想。
  宝堪布上师秘密得不肯讲经名,并不是保守,而是因为尊重之故。恐怕轻轻易易地告诉大家,人们不重视,反而等闲视之了。比如我们讲明心见性,说:“见性不难,明心也很容易”。一些人听到后觉得这么简单,就不注意、不尊重、轻轻易易地放过去了。其实见性是不难。前面讲了,所谓“性”者就是我们见闻觉知的能量或性能。眼睛能看见东西,耳朵能听到声音的功能就是我们的佛性!没有什么稀奇,很容易。但一些人听过以后不当一回事,这个耳朵进去,那个耳朵出来,变成耳边风了。古人则不然。他除非不知道,而一旦听到:“就是这个!”他马上很珍惜,绵绵密密地保护它,时时刻刻不放松。我们现在的人以为“这个”并不稀奇,还有些人也没福去想、去接受,还怀疑说:“这个是佛性?假如这个是佛性,我怎么没有得神通呢?”唉!他并不知道仅仅是听到一点消息,还没有把色身世界都化空,还没有真正的亲证。要把色身、思想、世界、虚空都粉碎无余才行。但只化空一次还不行。因为多生历劫的习气深重,不是这一下就行了。当然也不能说死,也有大根器的再来人,一下子就能到底,就能成功。但这种人很少很少。
  所以,针对修行,佛在《楞严经》中说:“有两种修法”(《楞严经》是部宝经,讲得很详细。)一种修法是:“理属顿悟,乘悟并销”。就是瞬间懂得了见闻觉知之性就是我们本来面目的道理,乘开悟的时候一切都销光殒尽,神通大发。这种人纵然有,但少而又少。都是顿悟渐修的多,即《楞严经》中讲的另一种修法,“事非顿除,因次第尽”。“事非顿除”是指在事上要渐渐地修习,把多生历劫的习气一点一点除光。即“无明分分破,法身分分证。”证到圆满时神通会自然大发。“因次第尽”的意思是要慢慢的一步一步的修证。所以禅宗人说:“理虽说顿悟,妄情难以卒除。”妄情就是指我们执着虚妄的情知情见,我知我见。这些一下消除不了,要慢慢来消除。换言之就叫历境练心。我们刚刚懂得了一点道理,不可能马上发神通。懂了理之后要按这个理去实修实证才是最重要的!要在境界中磨炼自己,常需觉察,损之又损。把执着的习气和贪、嗔、痴三毒除光消尽。等到习气一毫都没有了,那就成道了。所以说我们要成道,种种方法都有。有顿悟的、有渐修的,就看你如何来承当。如果习气不改,承当不了,到生死关头怎么办呢?就要靠“中阴救度法”来救度!
  孙景风居士在翻译本经的二十多年前就看到了一本书叫《中有听闻解脱密法》,是英国牛津大学教授伊文思博士和喀齐达瓦桑杜喇嘛由藏文翻译成英文。后又由中国的张妙莲菩提妙定居士根据英文本翻成中文。再后来又见到一个版本是赵洪铸居士根据英文本翻译成中文,但中文是四字一句的偈文。偈文就象诗、颂一样,比张妙定翻译的要高一筹。但因为要押韵,所以意思就有点出入。这本书的藏文名字叫“巴多脱卓”(又名“西藏度亡法”)。“巴多”意为中有,就是前身已坏,后身未成当中的阴身。“脱卓”就是让中阴身听到教义后可以得到解脱,即听闻解脱之意。大家可能会奇怪,人死了还能听到吗?能听到!因为我们的见闻觉知并不是眼睛、耳朵、鼻子、舌头、身体,而是我们的佛性。现在科学家也讲:看见东西的不是眼睛,是大脑。大脑不起作用眼睛就看不见东西。同样,听到声音的不是耳朵,也是大脑。大脑不起作用,耳朵也听不到声音。而且耳朵听到的声音是粗的,叫听。大脑听到的声音是细的,叫闻。所以本经的名字中就有“听”“闻”两个字。有人做过实验,给人开刀的时候,用很微弱的电流通到大脑上,大脑就能听到人耳听不到的空中的音乐声。而在他边上的人却听不到。因为边上的人是用耳朵而不是用脑神经来听,所以听不到。由此可见我们看东西也不是用眼睛看。眼睛就象眼镜一样,要通过大脑起作用才能看见。谚云:“心不在焉,视而不见,听而不闻”。就是说当我们不专心的时候,既看不到面前的东西,也听不到耳旁的声音。这里讲的大脑和中阴身都是第七识所变现的。因为在第七识中形成了我相和我执。假如功夫做得好,第七识就能离开肉体出来,这就是意生身。也就是道家所说的阳神。他有神通,不用躯壳,不用眼、耳、鼻、舌,就能看,就能听,就能闻。所以我们对中阴身讲话他听得清清楚楚。其实他也在同我们讲话。死了之后,灵识(中阴身)就出来了。他本来还不知道自己死了,当他听到家人在很悲伤地哭喊,看到他的尸体睡在床上,才想到:我死了!他也喊家里人,也很悲伤,舍不得离开家人。还想往躯壳里面钻,但钻不进去了。因为肉体已经坏了。就好比电灯,电灯泡坏了,电来了也不会再亮了。所以这个时候他悲哀哭泣,四处乱转。中阴身就是这样一个阶段。所以你们要好好同他讲,不能哭。你们哭,他也在边上哭,哭得他心乱如麻,就不能得到解脱。净土宗也讲:人死的时候,大家不要哭,帮他助念,帮他往生西方极乐世界,就是这个道理。
  当孙景风居士看到翻译的这两种版本时,知道确实有这么一本书,但藏文原本还没有见到。他非常感慨:“这本书在传到素有大乘佛教之称的中土之前,竟先传到了西欧!”目前欧美许多国家都在研究佛法,他们有许多高级知识分子看了佛经之后,与基督教的《新、旧约全书》(即圣经)相比,觉得佛经讲得很圆融,非常好。所以很多人都改信了佛教。可见一切法的弘扬都需要时节因缘。这本书既然已传到欧美,就没有必要再守秘密了。现在我们能看到,总算大家有福气。张、赵两居士弘法的功德,确实值得推崇。但由于东、西方文化不同,所表述方法不太一样。就姓名来讲,中国人是姓在前名在后,而西方是名在前姓在后,表述的方法就不同。而且一句话所隐含的意义很多,不是一句一意。尤其是中国字,往往一字多义。所以西欧学者翻译东方高深的佛学,容易产生一些隔阂。另外,在佛教密部里,佛是无量数的佛,名字也很多。就象《阿弥陀经》中所说的六方佛,名号就很多。经文的专用术语及名词则更多。要把词义解释清楚,不着在字义上,非常困难。我们常说:“依文解义,三世佛冤。离经一字,必同魔说”。就是说不能光依照文字解释意思,内含的经义没有解释出来就不好。所以讲经最难之处就叫“点中言”。就是要把中心要义点出来,点出什么是最重要的中心思想,怎样可以使我们开悟,见到本性。名词可以抛开,要把中心思想拿出来,这就叫遣辞定名。假如你自己还不理解,怎么可以把它写出来呢?而张、赵两居士的翻译,先从藏文译成英文,再从英文转译成中文。所以孙景风居士推想:纵然用同一原本,如果用直译法或用义译法,或直译与义译兼用,即使是一个人前后翻译尚难尽同。何况是经过两次转译呢?!难免有些错文略义。最好能看到藏文原本,按原文翻译成中文,可以使内容更为充实。由于孙居士精通藏文(在本书里他说粗知藏文,是谦虚),所以他想得到藏文原本再核对一下。他有这个志愿,想得到这部经的原文又得不到,象有个东西埋在心中一样,耿耿于怀。
  “有志者事竟成!”在宝堪布上师圆寂后,整理他经箧的时候,竟然发现此宝经的原文。孙居士如获至宝,总算圆满了多年的愿望!全经是手抄本,不是印刷出来的,因为这部经是由莲华生大士写在梵页上(西藏或印度的经都是写在菩提树的叶子上,叫梵页)。原本内容要比英译本多,共有十四种名目(这些名目后面我们再讲)。如书中的“答卓咒本”,有很多咒(书后都附有),可以使中阴身从痛苦的罪业中解脱出来。这些咒在张、赵两居士的译本当中仅有其名。还有“解业集颂”,是除业障的颂文。颂文就等于是偈语。四个字、五个字、七个字一句等等。这些内容在张赵两居士的译本中都没有。经过对照,发现张、赵两居士的译本不够全面,于是孙景风居士发心要尽他毕生的精力重新翻译。开始只译出草稿,以后又恐怕有用辞不当,不完善的地方,经过多次修改整理后藏在箱子里面。等他到七十岁的时候(翻译时还未到七十岁),恐怕译稿有散失,又重新整理,编好顺序,完成了这部宝经的翻译工作。
  为了使读者能够理解并记住经文,孙居士把经中的名词都作了注释,另外还附加了两部曼荼罗表。这样全经的脉络就贯通了。我们做文章写书就要脉络贯通,就像人体的血脉经络也要贯通一样。我们人体当中就有阴极和阳极,当我们思想紊乱、妄念多端时,阴极和阳极不相合。所以要做功夫,做到心真清净了,阴极和阳极自然会溶合,奇经八脉自然会贯通。但是不能有心去求。有心去求就是妄想、妄念,这样反而使气脉不通。只要一切放下,气脉自然就会畅通了。
  “曼荼罗”就是佛、菩萨以及眷属圆满具足聚集在一起的道场、坛场。修密法的人都有曼荼罗。我们心中心密法的曼荼罗是以释迦牟尼佛为上首,下面是弥勒菩萨,弥勒菩萨下面是观世音菩萨,观世音菩萨下面是光明童子,两旁是文殊菩萨、普贤菩萨和四大金刚等。由于佛坛的建立属于光明童子,他向佛偷学了心中心法的密咒之后,就能起大作用,所以心中心曼荼罗里就有光明童子。曼荼罗的名目很多,一种是三昧耶曼荼罗,一种是大曼荼罗,还有事业曼荼罗(就是羯磨曼荼罗)。大曼荼罗就是前面讲的眷属圆满聚集的坛场;三昧耶曼荼罗就是佛菩萨持不同的器械,结不同的手印聚集在一起的坛场,以表示每一位佛菩萨所发的誓愿不同;事业曼荼罗就是显示佛菩萨成就各种事业的坛场。总而言之,曼荼罗就是眷属圆满聚集的道场、坛场、方位图。它通常分东、西、南、北、中五方五佛,表示我们的五大智慧。属于中央的是最重要的法界体性智,即我们的本性光明。其余的四大智就是转第八识成大圆镜智;转第七识成平等性智;转第六识成妙观察智;转前五识为成所作智。其实我们的佛性本来没有什么方位,它是一个大圆。方位是用来表法的,比如西方极乐世界在我们世界的西边,在西方极乐世界的西边还有西边,相对来说西方极乐世界不就在东边了吗?!所以不能说死。
  在本经中有诸佛裸体双身像和饮血忿怒像,为大多数人不能接受。他们怀疑:佛经里怎么还会有这些形像?下面我们着重讲一讲。
  为什么诸佛要现裸体双身像呢?一方面是为了应众生之机而显现的,因为藏密是针对西藏人讲的(当然也是为广大众生讲的),西藏人非常着相,说我们都是佛,他们就不能接受。他们认为:“假如我们是佛,怎么不能显神通呢?也不具足万能嘛!所以我们不是佛,是凡夫”。要给他戴上皮绒帽,穿上佛的衣裳,装扮一下,这样他们才相信自己就是佛。所以他们需要有一定的形像才行。他们还说:“要了生死,要成佛,没有阴阳怎么能化生呢?”所以佛顺应他们的机缘而显现双身像。其实我们人体本身就有阴阳,我们的身体是由地、水、火、风四大假合而成,火属阳,水属阴。平时因为妄想、颠倒、执着、追逐外境之故,阴阳不相合,也感觉不到。假如功夫做得好,心真空净了,就能清清楚楚地感觉到体内像两股电流“哗……”合到一起了。这就是道教所讲的婴儿吒女,黄婆为媒。就是在我们心包里的中黄庭观想成一个“婴儿”——即所谓的阳神。这完全是观想的功夫,只要用心观想就能成功,因为一切唯心造!所以我们每个人都有阴阳,并不一定非要佛父佛母才是阴阳相交。另一方面双身是用来表法的,佛在《圆觉经》上讲:“一切众生皆因淫欲而正性命”。我们人有色身就是因为有淫欲心。在中阴阶段同样有淫欲心,并没有减少丝毫。当它看见有缘的父母同房时,淫欲心动就飘过去入胎了。所以生就是从淫欲而来的。我们现在要脱离生死轮回,要成佛,还是要从此处出。双身像就是表示生从此处来,了从此处出,所以是表法的。假如你们还有淫欲心,遇到这种境界时心还在动,就不能了脱生死。只不过是嘴巴上说说而已。我们要在淫欲当中能脱离欲乐,看见双身像时一点都不动心,那才是真了脱生死,否则不行。所以密宗里就有双身法。莲华生大士讲:“双身法不能轻易地尝试”。这个法是两头蛇,一头是直接超升,一头是直堕地狱(因为只要心一动就会下地狱)。有很多人为满足他们的淫欲心,欺骗别人说:“我们来修双身法,可以了生死”。殊不知这非但不能了生死,是要下地狱的。所以明白了这个道理,就不要轻易地尝试。平时要多加观照,看见双身像千万不要动心。佛在《楞严经》里讲得很清楚:“裸体相呈,味同嚼蜡”。就是说裸体呈现在你面前,就象把蜡烛油放在嘴里嚼一样,一点味道都没有。所以最高深、最重要的是事实的考验,绝不是儿戏。佛没有一定的相,是应众生之心而显相的,叫应化相。佛为度化我们而显现双身像,看我们是不是真有定力,是不是能在欲乐当中入定。这就叫欲乐定。所以要明白双身像是应众生之机而显现的,也是表法的。大家不要疑虑。
  为什么要现饮血的忿怒形像呢?因为佛有两轮身:一种是正法轮身,另一种是教令轮身。正法轮身就是三十二相、八十种好,智慧福德之相,众生见了都心生欢喜;教令轮身(也称明王身)就是忿怒、恐怖、饮血等相,是为了让魔王看见害怕,警告他,不让他来捣乱。所以忿怒像同样也是表法的,大家看到忿怒像也不要恐惧。
  我们讲这些就是为了防止有人对双身、忿怒等相发生疑惑而致堕落。防止将来境界现前时,心生邪念而怀疑、诽谤佛法:“怎么还现双身像呢?不对吧?”要知道佛是应众生之机而显相的,就是表示我们生从此来,死从此去。一切都不可得,都是我们自己的心所显现的假相。我们心果真清净了,一点相都没有,就是无上大光明,就是报身佛。我们心如果不清净,那就要现各种各样的相。所以这些相现不现,就看我们的心清净不清净。比如西方极乐世界就分四种净土:最下面的是凡圣同居土,上面是方便有余土,再上面是实报庄严土,最上面是常寂光净土。往生到什么净土,就要看我们功夫的好坏。常寂光净土就没有相,因为佛性本来如此。只因为我们着相,才会现相。就拿做梦来比,假如我们功夫做的好,平时心里清清净净不着相,睡觉的时候就没有梦境。平时对境生心,想这想那,睡着之后就会做梦,这样那样的境界就都现前了。从前高峰祖师的师父问他:“你平时做得了主吗?”他回答:“做得了主”。这就很好,平时能做主就不容易了。比如这里有一锭金子,我们心就跳了:“哎哟!这金子能归我就好了!”好色的人看见漂亮的女人心一动,就跟着她跑了。这就叫色不迷人人自迷。好喝酒的人闻到酒香,就馋涎欲滴。这些就是做不得主。如果遇到这些境界能不动心,还只是初步。所以高峰祖师的师父又问他:“做梦的时候作得了主吗?”他答道:“睡梦中也能作主”。做梦的时候是半昏迷,死的时候是大昏迷(因为四大分散很痛苦)。能在梦中做得了主,功夫就进步了。有人平时倒可以作主,但睡梦中就糊涂了。所以高峰祖师梦中能作主已相当不错了。他师父进一步问他:“无梦无想时作得了主吗?无梦无想时主人公在什么地方!”就是这时既不做梦,也没有思想,主人公在什么地方?他答不出来了。“哎!不行不行,赶快参!”他师父说。所以做功夫得上上升进才行。
  我们了解了双身像和忿怒像的含义之后,在中阴阶段看见这些相时,就不要再起颠倒妄见。要知道这些相都是我们自心所显现的。我们的心就像一面镜子,所有的相都是镜子里显现的影子,任何境界都能不动心,在中阴阶段与光明合上去,就证成报身佛了。活的时候要修成报身佛很不容易,当然只要老老实实的用功,活着就能证成法、报、化三身:我们做功夫打开本来见到自性,就是法身佛;再做功夫勤除习气,心真空净了,就能转化境界,就能转化色身,就能发神通证成报身佛;再进一步就能出意生身,即化身成就。证到三地菩萨就可以现意生身(第七识意根所生之身叫意生身)。证到五地菩萨就能出三个意生身,就是道教所讲的“一气化三清”。所以道教和佛教也有很多相通的地方。只是道教讲的不究竟,不彻底,总是着一点相。因为第七识所化的意生身还是假的,只是佛性本体所起的妙用,不可执着。到了八地以上的菩萨就能现种类具足的意生身。不光是现人身,要现什么就能现什么(如高山、大河、树木、房屋等),可以现一切种类。这就是变化自在。就看我们怎么用功了。第一步要能做到念起不随。念头一起就能看见不跟它跑,仍然是清清爽爽,了了分明,一点影子也不留。这样就能做到受生自在,想到哪里投胎就可以到哪里投胎;第二步要能做到好坏都平等,好的不喜,坏的不恼,就能变化自在了;第三步要能做到微细流注断灭,一切化空,圆觉大智朗然现前,那就能现百千万亿化身,度百千万亿众生了。所以在我们活的时候,按大圆满、心中心等层层入胜之法去修,就能证到这些。假如在我们有生之时没有修好,到最后还有“中阴救度法”,可以使我们证成报身佛。我们今朝有缘能听到这个无上大法,真是无穷的福报啊!
  世人传说,人在死后会看到各种各样的境界。有的人死后会看见阎王鬼卒、黑白无常、牛头马面等恐怖景象;还有的人坏事做多了,在没死的时候就看见这些恐怖景象。我见过好几位,还是佛教徒。当然他们破坏戒律,没有很好的修行。在临死时地狱境界现前,感到非常害怕,就自言自语道:“哎哟!某某人讨债来了,某某人讨命来了”。这是什么缘故呢?这就是由于人们生前造业,死的时候自识作崇,才变现出这些境界。人们被这些境界缠住就解脱不了。其实都是我们的识神在作怪,因为一切相都是我们自性所显现的,不是自身以外另有一个阎王鬼卒。所以说心外无法,法外无心。当遇到这种情况时就要安慰他,提醒他:赶快念《地藏经》,求地藏菩萨保祐。这样就可以帮他消除业障,帮他解脱。只要他心安了,恐怖境界就会化掉。如果他心不安,就真的堕到地狱里了。
  地狱真的有吗?没有!也是假相。但是身临其境的人就不是没有。比如做梦,我们梦到好的境界就高兴,梦到坏的境界就害怕。醒了之后才会想:噢,刚才只不过做了一个梦,其实什么都没有。但在没醒的时候还是有。假相不无,唯业所现,唯识所变,都是业识所变现的。只要我们心真空净了,这些境界就消失了。有人说:“那我尽管做坏事好了,反正都是空吗”。哎!心真空净的人就不会做坏事了,心不空净还有贪、嗔、痴的人才会做坏事。做坏事的人,到境界现前,受良心的遣责,想空都空不了。比如一些造业深重的人,在中阴时期就会看见七条恶狗追着咬他(这就叫七犬吠逐),或者看见夜叉来叉、虎狼来追,把他往坏的地方赶。这时他心慌意乱,就被追到地狱或畜牲道里去了。还有那些杀鸡、杀鸭、杀猪的人,由于杀业太重,临死时就会看见红帽子、绿帽子都追来了,吓得东躲西藏。所以我们劝大家吃素,不要杀生就是这个缘故。能吃素就尽量吃素,不能者暂时吃一点三净肉(即眼不见杀,耳不闻杀,不为我杀),不要再杀生造业了,以免受报。
  可见,由于我们心里不空净,着相造业才会出现这些恐怖景象。如果我们心安了,就会现圣像佛像。如果我们心里彻底空净了,连佛像也不可得,因为法身是无相的。正如《金刚经》所说:“凡所有相皆是虚妄”,就是我们不觉悟以为真有!不要以为现在可以抓得住、摸得着、看得见就是真的,以为我们真的有夫妇、有儿女、有金银财宝。我看到很多男男女女抱在一块,一担臭粪桶抱一担臭粪桶,肉麻当有趣,其实都是假相。就和我们睡着了做梦一样,都是梦境!明白了这些道理,平时就要在境界中磨炼自己,使自己在任何境界中都能不动心,不着相。只有这样好好用功才能醒悟。比如我们用功念佛,深入念佛三昧,身心世界都化空了,只有了了分明的实相现前,那个时候就等于我们做梦被喊醒了一样,一点境界都没有。哪有什么山河大地、男女老少、金银财宝呀!功夫要做到这个地步才行。而不是说打坐要看到什么好的境界,那些都是假相,不是真的。实相无相,所以我们不要上当!
  本经提到:“中有身时,漂泊无依,终见三大悬崖绝壁,一白、一黑、一红,深不见底,此即其人生前贪嗔痴三毒所感”(见原文三十九页)。人死后第七识所变现的中阴身,看见他的尸体睡在床上,听见家人哭喊他的名字,这时他才知道自己死了。可他还是想要身体,想往尸体里钻,但已钻不进去,因为身体已经坏了。于是他就心慌意乱、无依无靠、东漂西漂。所以劝大家不要着相,其实我们可以不要身体。比如超度亡灵时就是劝告这些亡灵:色身是苦本,赶快舍弃这个色身吧,不要再执着了!现在为你念“往生咒”,送你走,以免再受苦了。但因为执着之故,中阴身还是想要身体,就漂泊不定。在漂泊中,看见三个悬崖峭壁:一红、一白、一黑,深不见底,挡住了去路。这是什么缘故呢?这就是由此人生前贪嗔痴三毒所感招的。贪是贪得无厌,属火,是红色的。嗔就是嗔恨心,是白色的。痴就是愚痴,没有智慧,是黑色的。贪嗔痴具足是地狱种子;贪重嗔痴比较轻的是饿鬼道,所以饿鬼嘴里都喷火;嗔重贪痴较轻的是修罗道;痴重贪嗔较轻的是畜牲道。所以看见这三个悬崖峭壁也不要害怕,只要把贪嗔痴三毒息掉,三大悬崖峭壁就没有了。
  如果大家贪嗔痴还很厉害,将来就会变现这些恶境界缠住我们。所以看了这部经之后,大家就要醒悟了,要督促自己赶快用功。不要再贪嗔痴,都不可得。还贪什么呢?!家财亿万,到临死时一分钱也带不走,留给子孙实际上是害子孙。“积德胜积金”,积德给子孙,将来子孙的造诣都很好。留很多钱给子孙反而不好,因为子孙不知道钱来的艰难,滥花滥用还造很多业,福报很快就会消光。从前上海银楼的小老板叫杨经武,乱花钱把他父亲留给他的整个银楼都花光了,最后自己成了瘪三在马路边冻死了。所以,我们应明白这个世界上的东西都是虚幻不实的,不要再执着、再迷恋色相了,要赶快放下来。我们迷于色相就是迷信。不懂佛教的人说我们是迷信,其实他们才是迷信。他们迷于色相,唯有自私、把色相当成真的去追求。这样做就会造业受报、轮回六道、无有了期。所以他们才是迷信。我们明白这一切都是假相,都不可得,就不要再和别人攀比了。各有各的缘,他现在享福,是因为他前世做得好,我们现在生活差,是因为前世做的不好,从现在起再做好就行了。有些人放不下要和别人攀比,得不到就去贪污盗窃,最终必然受到法律的制裁。所以我们应随缘度日才好。
  我们在六道轮回中头出头没,糊里糊涂的沉沦在生死苦海之中。就象粪坑里的蛆一样翻上翻下,还自以为开心快活呢。其实我们人看了这些蛆就会想:“哎哟,真是肮脏死了”。佛菩萨看我们也是这样想:“你们这些众生真可怜,就象粪坑里的蛆一样,还自以为开心呐!其实你们真是太苦了”。我们真的是苦啊!比如我们在这个世界上为了活着就要吃饭,为了吃饭又要去购买,买来之后还要洗,洗完了还要烧、煮,烧好了才能吃。买、洗、烧之前还要去工作挣钱,没钱怎么能买东西呢?所以整天忙忙碌碌。天上就不是这样,天上的果报好,要吃什么一想就来了,不用买、洗、烧。所以我们现在做好事,将来就能生到天上享福。但这些福享完了还要下来受苦,如果造了业还要下地狱,就更苦了。所以这个福报也不究竟。只有出了六道轮回才究竟。我们现在修佛法,就象是在六道轮回的苦海中遇上了救命的船,可以帮我们渡过苦海登上彼岸,这就叫慈航普渡。万一遇到狂风大浪,怕船翻了,船上还备有救生圈、橡皮船等设备来帮助我们。所以佛教有很多方便法,如禅宗、密宗、净土宗等等。尤其是密宗方便法最多,五花八门样样都有。前面我们讲的九乘次第就什么都包括了。这些法就可以防止我们沉沦,能使我们尽早出离生死苦海。而本经就是最方便最稳妥的法,它非但装有救生圈,而且装有推进器(即电动机)可以完全自动化,不用人费力就可将我们推上彼岸,所以被称为径登彼岸的保险法门。
  大金刚持佛云:“日杀波罗门,积造五无间,若遇此教授,俱解脱无疑”(见原文三十九页)。日杀婆罗门,是印度婆罗门教的一个派别。就象天主教、基督教一样也是派别很多。我们佛教的宗派也很多:有净土宗、禅宗、密宗、法相宗、曹洞宗等等。日杀婆罗门是一种最低下的教派,他们做的是下五无间地狱的罪恶。无间地狱有两个意思:一是说受苦没有一分一毫的间隔;二是说房子里面没有间隔,一百个人挤在这房间里挤的不得了,一个人在这房间里也是这么挤。大金刚持佛告诉我们:即使是造了下五无间地狱这么重的罪,只要遇到这本“中有解脱密法”,也能够解脱,为什么呢?就像我们睡觉做恶梦,非常害怕,这时只要把你叫醒,恶梦就没有了。本经就是将我们从恶境中唤醒,一醒就解脱了,就这么快!因为一切都是假相,都不可得。不要以为现在是真的,现在也是假相,同样不可得。功夫做得好的人就会知道,心一空净,大地平沉,虚空粉碎,哪里还有这个世界呀!一切都没有了。所以我说根本就没有地狱,就看你们能不能醒悟。
  我们能听到这个法真是万分庆幸,纵然在修法时没有成就,临终还有这个保险法门。我们现在就要把本法搞清楚熟记于胸中,将八识种子培养成熟,到最后时刻,边上有人一提醒,就能醒悟得度了。可见本经非常殊胜。所以见到本经的人,断不可执一己之见而生疑谤。一己之见主要是针对经中讲到的双身法。我曾听到有几个人讲:“这本经别的都好,就是双身不好”。还有人讲:“还有什么佛父佛母双身法呢?不好不好”。这样讲就不好了!我们要了生死,应该没有男女之见才好。有男女之见生死怎么了呢?关于双身,我们前面已经讲过了,第一,是表法的。就是我们人体本身就有阴阳,生从此来,死从此去。生死就是从父母同房中来的,我们现在要脱离生死,也是要从这里出啊!第二,佛是应众生之机而显现的。如果众生死的时候,心里空净了,真能够一丝不挂,就不显什么相了,就是因为我们心里不清净,才看见七犬吠逐,夜叉来追,豺狼虎豹,十殿阎罗等恐怖境相。与其这样,还不如现些好境相(如佛父佛母双身相)把我们救度了。这样多好!第三,本经是莲华生大士根据西藏民族的习惯、执着的习气写的。因为西藏人文化程度比较低,非常着相,说没有相他们不相信,他们会想:没有相我怎么生出来呀!应当有父母才能出生啊。所以佛就给他们化身成佛父佛母。正如《观世音菩萨普门品》中说:应以宰官身得度者,即现宰官身而为说法;应以女人身得度者,即现女人身而为说法。双身就是应众生之机缘而显现的。第四,我们要真能了脱生死,就要经得起事实的考验。不是嘴巴上说说,理上理解就算数了。双身在你面前显现,看你能不动心吗?要事上能了才能成报身佛。事上不能了只能得法身!而本法就是让我们超过法身证成报身佛的。法身只是初步,要证得报身,进而证成化身,那才能圆满。要证成报身佛就要经得起事上的考验,看到双身相就等于没看到一样,心一点都不动。这就是最后的考验。再说我们心真清净了,哪有什么单身相、双身相?什么相都没有,就是一个大光明。所以密宗的法很深,千万不要以一己之见而疑惑甚至诽谤这个法,这样做是要遭恶报的。从前弘一大师刚出家时,看到密宗双身法说:“密宗是什么妖魔鬼怪,怎么会有这些东西?”后来,他经过深入研究才明白了,并做了一篇《忏悔文》。他在,忏悔文、中说:“从前我不明白乱说,诽谤了密宗。现在我将深深的忏悔”。还告诫后人不懂的就不要瞎说。大家如有兴趣,可以去查看一下弘一大师的《忏悔文》。我们不明白的事情很多,大家断不可以一己之见而诽谤本法。
  因为这部大法是秘密部中至高无上的宝典,所以非常珍贵。可以让我们立刻证成一大法界的自性本觉圆满智。一大法界就是一真法界,具足十法界。就是我们的自性、法身。我们的法身本来就是大觉,唯一圆觉,不是后来才觉的,所以又称为本觉圆满智。六祖大师曾说:“何期自性,本自圆满;何期自性,本自具足”。所以它是圆满具足一切,无所不能,无所不知。那么众生现在为什么不知呢?就是因为迷于色相而忘记了我们本来的佛性。一天到晚吵吵闹闹,颠颠倒倒,把假的当真,真的当假,烦恼重重,智慧就被遮盖住,光明就显发不出来了。我们做功夫就是为了恢复本来面目。所以这部法就是要我们打开本来,证得法身成就,进而报身成就(报身是光明身),再进一步化身成就。它教导我们在中阴阶段大放光明时与诸佛的光合为一体而证成报身佛,圆成一真法界之自性本觉圆满智。所以是密而又密的大法。
  这部大法又是阿达尔玛普贤王如来的心髓。阿达尔玛佛是一位大佛,译成中文就是普贤王如来。因密法注重实修,也很注重形像,所以密宗人认为阿达尔玛佛是最初成就的第一尊佛。在显教里没有第一个成就,也没有最后一个成就的佛,是无始无终的一个大圆。这样讲比较圆满。如果有第一个,人们就会问第一个是谁教他的呢?就象有人问天主教的教徒:“人是上帝创造的,那上帝又是谁创造的?”这样就不很圆满。其实一切众生都是佛,哪有什么第一尊不第一尊呢?就是哪位佛列出教规来教导众生,哪位佛就是第一尊。在密宗里就是指普贤王如来。本法就是他的心髓,所以非常珍贵。就象达摩祖师收了很多徒弟。他临终时考徒弟,想看看他们的见地如何。考了之后他说:你得我的皮,你得我的骨,你得我的肉,只有神光大师得我的髓——就是指佛法的心髓。所以神光大师才能成为中国禅宗第二代祖师。
  这部法也是莲华生大士创建的西藏宁玛派无上密中密的大法。宁玛派的法很多,有证体的,有起用的。而这部法不是转弯抹角间接的法,是可以直接成道的至高无上的大法。比如,我们现在要修密法,首先让你磕十万八千个大头,念十万八千遍“四皈依”,念十万八千遍“百字明”,供十万八千遍曼达等。修完这些法就需要十几年。然后再修初步的观想法,再修相应法。相应法又分很多种,都是转弯抹角的,不象这部法立即就能成就。现在大家能听到这部密法真是非常幸运!
  孙景风居士完成了本经的翻译工作,了了自己的心愿,也实现了张妙定、赵洪铸和屈文六老居士(法名法贤,人称法贤大师,是孙景风居士的师兄)的宿愿,可以普利众生。孙景风居士非常谦虚,说自己学识浅薄,修持不够,年纪也大了,精力已经衰退,所以疏漏之处在所难免。因此,他一方面希望贤达、大德通家(即贤者智者,修法在未登初地至十地菩萨之前有三贤位:十住、十行、十回向)好好地对本经进行审查、批阅、纠正错误。另一方面,希望读者对本经不要马马虎虎地看过去,要静下心来专心致志地悉心研习。看懂了之后还应当告诉别人,帮助别人。大乘佛法好就好在这一点,不是自度就算了,应该自度度他,自觉觉他。不能自己当个宝贝藏起来,不给别人看。时节因缘到了,就应该广布流通、广为宣传、广为详说。现在很多佛门弟子坏就坏在搞封闭。到庙里要买门票,不然就不能进门。买门票进去了也没有宣传佛法,还要拿钱来,才给你念经做经忏。所以佛法扫地,真是太可惜了!还不如基督教,既不用买门票,也不用做做祈祷就交钱。他们敞开大门拉人进去听道。和基督教徒比起来我们佛教徒差得太远!在社会福利方面做得更差。基督教的同道之间互相帮助,而我们佛教徒之间彼此你说我不好,我说你不好,互相诽谤。佛教的大门应该敞开,不应分彼此,要为一切大众详详细细的解说,宣传佛教的真义。要救度众生脱离苦海,这才是佛教的本怀。如果只做做佛事赚赚钞票,这种佛教对社会、对世道人情有什么益处呢?!这样就流于迷信了,反而不好。
  最可怜的是有病快死的人,更要详细为他们解说,让他们明白。对于亡者要在他耳边给他讲,让他不要害怕。声音不要过低,要大一点,但不能太大。因为亡者的耳根比我们灵敏九倍以上。我们现在都有一个躯壳,亡者没有躯壳所以具有五通:天眼通、天耳通、神足通、他心通和宿命通。千里万里他一飘就到。我们和他讲话他都能听见,同时他也在和我们讲,可我们却听不见。尤其当他看见他的尸体横到床上时,他明白自己死了,就非常着急,想要有身体,于是就到处乱跑。另外造恶业的人业障现前,恶相追逐就更加慌乱,就被赶到坏的地方去了。所以要在亡者耳旁,对他说明:你现在见到什么境界都不要害怕,这些境界都是假相。只有光明才是真的,与光明合上去,就能出六道轮回成道了。多么痛快,多么方便,所以这个法真是太好了。再用这种救度众生的功德回施(就是送)给一切有情,希望他们能把情见斩断。因为众生都是有情的。所以菩萨(即菩提萨埵)两个字就是觉有情。就是要把情见觉破,把爱根斩断。爱是个坏东西。因为爱生水(比如要好的人分别了,就哭哭啼啼舍不得离开。见到爱吃的东西口水就流出来了),水性是朝下流的,不能往上流。除非用水泵把它抽上去,才能由下往上流。所以要升西方极乐世界的人,一定要斩断情见。情见不断还恋着家庭、儿女,就生不到西方去。因为西方极乐世界是净土,在天上。朝下流就不能飞升到西方。所以《楞严经》中说:‘纯想即飞’。就是说假如情见都断了,只想西方极乐世界,那么就能飞升。在飞行中西方极乐世界的圣境就会现前。紫柏禅师和憨山大师也说:‘念佛要念到把爱根斩断才行。如果斩不断爱根,念佛就没有用。’

  以上就是“翻译缘起”。通过“翻译缘起”希望现在及将来的人,都能明白本经的由来及大概内容,明白它的珍贵之处,切不可等闲视之。


  上一页 浏览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