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无仁知阿阇黎
王骧陆居士全集
坛经述旨

坛经述旨
自序品第一
般若品第二
决疑品第三
定慧品第四
妙行品第五
忏悔品第六
机缘品第七
顿渐品第八
护法品第九
付嘱品第十
附录

上一页
下一页
浏览目录
欢迎访问印心精舍    切换到繁体中文
 
 

忏悔品第六[一]

  时大师见广韶洎四方士庶,骈集山中听法,于是升座告众曰:来,诸善知识,此事须从自性中起,[二]于一切时,念念自净其心,自修其行,见自己法身,见自心佛,自度自戒始得,不假到此。既从远来,一会于此,皆共有缘。今可各各胡跪,先为传自性五分法身香,次授无相忏悔。众胡跪,师曰:
  一戒香,即自心中,无非无恶,无嫉妒,无贪嗔,无劫害,名戒香。
  二定香,即睹诸善恶境相,自心不乱,名定香。
  三慧香,自心无碍,常以智慧观照自性,不造诸恶,虽修众善,心不执著,敬上念下,矜恤孤贫,名慧香。
  四解脱香,即自心无所攀缘,不思善,不思恶,自在无碍,[三]名解脱香。
  五解脱知见香,自心既无所攀缘善恶,不可沉空守寂,即须广学多闻,识自本心,达诸佛理,[四]和光接物,无我无人,直至菩提,真性不易,[五]名解脱知见香。
  善知识,此香各自内熏,莫向外觅。今与汝等,授无相忏悔,[六]灭三世罪,令得三业清净。善知识,各随我语一时道:
  弟子等,从前念今念及后念,念念不被愚迷染,从前所有恶业愚迷等罪,悉皆忏悔,愿一时消灭,永不复起。
  弟子等,从前念今念及后念,念念不被骄狂染,从前所有恶业骄狂等罪,悉皆忏悔,愿一时消灭,永不复起。
  弟子等,从前念今念及后念,念念不被嫉妒染,从前所有恶业嫉妒等罪,悉皆忏悔,愿一时消灭,永不复起。
  善知识,以上是为无相忏悔,云何名忏,云何名悔,忏者忏其前愆,从前所有恶业,愚迷骄狂嫉妒等罪,悉皆尽忏,永不复起,是名为忏,悔者悔其后过,从今以后,所有恶业,愚迷骄狂嫉妒等罪,今已觉悟,悉皆永断,更不复作,是名为悔,故称忏悔。凡夫愚迷,只知忏其前愆,不知悔其后过,以不悔故,前罪不灭,后过又生,前罪即不灭,后过复又生,何名忏悔。
  善知识,即忏悔已,与善知识,发四弘誓愿,[七]各须用心正听:自心众生无边誓愿度,自心烦恼无边誓愿断,自心法门无尽誓愿学,自心无上佛道誓愿成。[八]
  善知识,大家岂不道‘众生无边誓愿度’?恁么道,且不是惠能度。善知识,心中众生,所谓邪迷心,狂妄心,不善心,嫉妒心,恶毒心,如是等心,尽是众生,各须自心自度,是名真度。何名自心自度,即自心中邪见烦恼愚痴,众生将正见度,既有正见,使般若智打破愚痴迷妄,众生各各自度,邪来正度,迷来悟度,愚来智度,恶来善度,如是度者,名为真度。又烦恼无边誓愿断,将自性般若智,除却虚妄思想心是也。又法门无尽誓愿学,须见自性,常行正法,是名真学。又无上佛道誓愿成,即常能下心,行于真正,离迷离觉,常生般若,除真除妄,即见佛性,即言下佛道成,常念修行,是愿力法。
  善知识,今发四弘愿了,更与善知识授无相三皈依戒。[九]善知识,皈依觉,两足尊,皈依正,离欲尊,皈依净,众中尊。从今日去,称觉为师,更不皈依邪魔外道,以自性三宝,常自证明,劝善知识,皈依自性三宝,佛者觉也,法者正也,僧者净也,自心皈依觉,邪迷不生,少欲知足,能离财色,名两足尊,自心皈依正,念念无邪见,以无邪见故,即无人我贡高贪爱执著,名离欲尊。自心归依净,一切尘劳爱欲境界,自性皆不染著,名众中尊。若修此行,是自皈依,凡夫不会,从日至夜,受三皈戒,若然皈依佛,佛在何处,若不见佛,凭何所皈,言却成妄。善知识,各自观察,莫错用心,经文分明言自皈依佛,不言皈依他佛,自佛不皈,无所依处,今既自悟,各须皈依自心三宝,内调心性,外敬他人,是自皈依也。
  善知识,既皈依自三宝竟,各各志心,吾与说一体三身自性佛。[一○]令汝等见三身,了然自悟自性,总随我道:于自色身皈依清净法身佛,于自色身皈依千百亿化身佛,于自色身皈依圆满报身佛。善知识,色身是舍宅,不可言皈,向者三身佛,在自性中,世人总有,为自心迷,不见内性,外觅三身如来,不见自性中有三身佛,[一一]汝等听说,令汝等于自身中,见自性有三身佛。[一二]此三身佛,从自性生,不从外得。
  何名清净法身佛。世人性本清净,万法从自性生,思量一切恶事,即生恶行,思量一切善事,即生善行,如是诸法在自性中,如天常清,日月常明,为浮云盖覆,上明下暗,忽遇风吹云散,上下俱明,万象皆现,世人心常浮游,如彼天云。善知识,智如日,慧如月,智慧常明,于外著境,被妄念浮云盖覆自性,不得明朗,若遇善知识,闻真正法,自除迷妄,内外明彻,于自性中,万法皆现,见性之人,亦复如是,此名清净法身佛。善知识,自心皈依自性,是皈依真佛,自皈依者,除却自性中,不善心,嫉妒心,谄曲心,吾我心,诳妄心,轻人心,慢他心,邪见心,贡高心,及一切时中不善之行,常见自己过,[一三]不说他人好恶,是自皈依,常须下心,普行恭敬,即是见性通达,更无滞碍,是自皈依。
  何名千百亿化身,若不思万法,性本如空,一念思量,名为变化,思量恶事,化为地狱,思量善事,化为天堂,毒害化为龙蛇,慈悲化为菩萨,智慧化为上界,愚痴化为下方,自性变化甚多,迷人不能省觉,念念起恶,常行恶道,回一念善,智慧即生,此名自性化身佛。
  何名圆满报身,譬如一灯能除千年暗,一智能灭万年愚,莫思向前,已过不可得,常思于后,[一四]念念圆明,自见本性,善恶虽殊,本性无二,无二之性,名为实性,于实性中,不染善恶,此名圆满报身佛。自性起一念恶,灭万劫善因,自性起一念善,得恒沙恶尽,直至无上菩提,念念自见,不失本念,名为报身。
  善知识,从法身思量,即是化身佛,念念自性自见,即是报身佛,自悟自修,自性功德,是真皈依,皮肉是色身,色身是宅舍,不言皈依也,但悟自性三身,即识自性佛,吾有一无相颂,若能诵持,言下令汝积劫迷罪,一时消灭。颂曰:
  迷人修福不修道,只言修福便是道。
  布施供养福无边,心中三恶元来造。[一五]
  拟将修福欲灭罪,后世得福罪还在。
  但向心中除罪缘,各自性中真忏悔。
  忽悟大乘真忏悔,除邪行正即无罪。
  学道常于自性观,即与诸佛同一类。
  吾祖唯传此顿法,普愿见性同一体。
  若欲当来觅法身,离诸法相心中洗。
  努力自见莫悠悠,后念忽绝一世休。[一六]
  若悟大乘得见性,虔恭合掌至心求。
  师言:善知识,总须诵取,依此修行,言下见性,虽去吾千里,如常在吾边,于此言下不悟,即对面千里。[一七]何勤远来,珍重好去,一众闻法,靡不开悟,欢喜奉行。

  【一】 忏悔之义,圣凡一体,只是当下净了,无二法也,故非甲之忏悔,有异于乙,而丙丁又不同也。惟因缘不同,法遂有别,有不能当时净者,有忏而不悔者,盖习气深厚,故有此病。众生忏悔,每一次一念,转眼即忘,菩萨念念忏悔,而念念中,非定取有罪可忏可悔,惟自净其意如虚空,不知何者是罪,何者忏悔,能所两忘,超然物外耳,是真广大圆融之忏悔法也。众生亦只要如此,便与佛不二。奈劣根人,自信不过,一曝百寒,其效太微,必当有以范之,定作日课,方有把持,此六祖所以定忏悔法也。忏者,忏过去罪恶,知其性空,一觉可以顿了,而其患在后念复起,故必悔。悔者,止未来之恶,使勿再起也,倘不常悔,则一时之忏何用乎。日日不悔,势必日日忏,等同其具文矣,此见性后之保持法,若初学人之忏悔,至属苦事,如居于烟焰中,以扇扇之,稍一停扇,又迷其目,故必见性后,得真忏之法,常自见其过患,而悔始有办法也。所言过患者,非定指有何种罪恶也,即心未空也,心未空者,为一切罪恶之缘起,如星星之火不灭,随时可以燎原也。况忏悔乃用功法门,入正修行路,未见性者,尚谈不到真忏悔,只学忏悔之事相,转眼顿忘,最可怜悯耳。兹将忏悔业障之法,附示于后。夫除尘垢者,必先见尘垢,始可以言扫除,然则不见业障,又将何以忏悔乎。何谓业,又何谓障,不可不先明也,业者,心数数起之法也。此法不论善与恶,或为无记,凡足以障我成佛之路者,概名业障。此全是性分上所起之幻影,故曰幻心,幻心即是业,能不住于相,照见为空,归于寂灭之本相,即不成障,否则流入于恶,为无明,为烦恼,为罪恶矣,而善业之不究竟者,亦终必入恶而成障,是以心地未明以前,举心动念,无不是恶,无不是障,明心而后,则知一切是幻心所化。心既无有体相,则诸业亦无体相,一觉顿空,此便是至净至捷之忏悔法也。忏指过去,过去如梦,一觉便醒,并无别法,此对于果地言也。悔指未来,言未来诸恶,皆能预觉,苟一不慎,必致后悔不已,故曰悔,此对于因地言也。愚人于罪恶认为实有,以为虽经忏悔而转念又至,即数数忏悔,亦难清除,不知旧时之业,因数数而成,成之于习,今亦必数数而化,化除其习,由大而小,由小而空,使之无力,但用一悔字足矣。彼以见理未彻,遂有此病,当明根本不可得,我此数数之幻习,既无形而幻生,亦必无形而化除之,倘能于一念未起前荐起,则顿见空寂,是名真忏悔,观普贤行愿品中,于悔法则特示办法,曰后不复造,独于忏法则不提一字,仅云恶业而有体相者,十方虚空,不能容受云云,可见忏法,全在觉知,不认其为实有,此便是无上忏法也,全在我之一觉。此理至浅,人每忽之,由于平日用功不痛切,未追求其究竟耳。
  【二】 此事须从自性中起,此事者,何事乎,即一大事因缘也,除此一事,更无别事,求了生死之法,在念念自净其心,而净心之法,不外断却前念,前念者,一切情见分别也,众生情见未除,念念相续,总不离三毒,如一转念,前念顿断,然而习气所染,根深蒂固,业力太强,刹那间如何放得下,自问亦放心不下,以为罪业根深,何可顿除,故未见本性者,此关不破,净心实不容易,不得不以持戒为始。下根人,先教以忏悔,谓一忏则前罪都消,一句弥陀,可以顿超八十亿劫生死重罪,先使其放心,然后再说悔法,悔其后过,则前罪已灭,后罪不起,其心自净,所谓须从自性中起者是也。于上根人,则为之决定,曰罪福性空,无罪可忏,以性本清净故,幻心何时灭,幻罪即何时空,而性本空寂,仍须从自性中下手。人无利钝,忏悔则一,法门无量,归元则一,五分法身香者,开示以放心之路也,此香非木非火非烟,亦戒亦定亦慧,香果何属,则行者自性耳,于佛何关,于祖何干。五种香最后归到知见,此般若知见也,非般若不能证菩提,而得解脱。内熏者,除其久习也,所言无相忏悔者,非忏悔之无相也,原本罪即无相,忏前悔后,毕竟不可得,惟此不放心,便成罪恶,愚人迷为实有,心随口自道,由大师介绍保证,然后放心承认,是以发心承当为第一要事,亦第一难事。
  【三】 自在无碍下,加体自清净句,以醒眼目。
  【四】 佛理二字,改为妙用。
  【五】 直至菩提真性不易二句,改并为直印菩提真性一句,方合解脱知见之义,以真性本来不变易也。此五分香,先言戒香,戒者,禁止,止其恶也,初学者,先止其粗分之恶,如杀盗淫妄四罪,定为厉禁,又恐酒为之媒,亦并戒除,而酒非本恶也,此救于果者多,是为戒相。至大乘法则更严密,不戒于形,而戒于心,心以净为主,心不净者,即名失戒,此贵乎自决自省,不必以形相为则而能自范者也,此救于因地,真修行人,处处不离乎戒,前为救已燃之火,勿使其复燃,此为防未来之火,勿使下种而肇焚如,当随自己地位而审察之,自问见财色而贪念仍炽,或闻名而色喜心动者,已涉险道恶地,乌可不戒,故无定法也。次言定香,定之义广矣,世人往往误以木石不动之为定,不见不闻之为定,能压制勿动之为定,长坐守窍不食不卧之为定,奸者用此法以惑众,愚者因此法以成颠,不知杀害多少慧命,其罪尚可问哉。须知众生苦恼,都缘心惑,惑则不能自觉,意随物转而不定矣。所谓定者,心不惑不动之谓也,富贵能不淫,贫贱能不移,威武能不屈,此定也,心空无染,随境不移,内空我见,外离诸相,法法平等,妙用自在,此正定也。此定本人人可以做到,只是太短,刹那即又动摇,是有定之体,而未启定之用者也,故终日是佛而不佛者,众生也;见境制止,守定勿移,厌烦取静者,二乘也;能自觉者,菩萨也;境来随应,体自不动,无乱无定,活泼自如者,佛也。定众心,不从相,定无动静,不变者为定,如水,湿是水之体,为茶,为汤,为酒,为药,变化万千,湿性终不变易,此为定,是静时定,乱时亦定也,以体勿失也,斯为大定。人苦不自知耳,知定义之正者,时时勿忘此本位,不因境而易,斯可以大定矣。再次言慧者,慧者,幻化心之妙者也,与平常心无异,佛亦只平常心耳。众生离本来既久,遂视平常为非常,如父之言慈,子之言孝,有何足怪,能通达一切,自在应付,体不动摇者为大慧,世有八万四千种习性,我有八万四千种之应付,其权度在我,应付咸宜,心不住相,此为慧,故能守此勿失者,为定中之慧,动用时不离本位者,为慧中之定,慧非定则用不起,定非慧则用不显,定以养慧,慧以资定,定慧相因,体用如如,此为般若。如心执取而入于生死海者,以无慧力化之也,若心超然而得定慧者,出三界矣,不待死后,已生于极乐国土,径登佛位也,最上乘人,顿超觉地,顿得解脱,当下心空,是为解脱香,是其体也,由体起用,开佛知见,而得解脱,名解脱知见香者,是其用也。能解于空,自得解脱,所言空者,空非有无相对之空,乃本来空也,非以无为空,即有亦空也,空非虚空之空,乃缘生缘灭,无性体之为空。世上一切一切,无非缘会,知其若梦可矣,梦中非无,梦醒了不可得,不必梦后空,即正梦时,又何一非空乎。世人执有空相,则随立一不空相,二相既对,安得名空,且因求空而厌有,因厌有而取空,正是有上加有。如求定者,因求而转不得定,得同不得空也,须知空本无相,心无系缚即空,于境而离境,于法而离法,于佛而离佛,于空而离空,斯真大空之旨,总是不取不舍,不执不染,受而不受,心亦非心,意若虚空,而无虚空之量,方可以言空矣。此是入佛第一步,必证入菩提,方见此空相耳。菩提者,空性也,于一念未起时,见闻了了,不落颠倒,心无比量,不入断灭,大则遍十方,收则一微尘,一切无不摄受,无不是我,无不是空,外不著境,内不著心,更不著空,斯为大空。既空矣,更有何境可取,何事可惑,此为定。既空矣,则包罗万有,无所不照,此为慧。能定慧者,即是戒,五分香无不全备,世人以未见空相故,遂立空有二见,多所诤论,法见坚固,离佛益遥,如是执有者,竞起功利之见,狂逆无所不至,偏空者,断灭之论以起,乃多自杀,欧西人生而颠狂,死落断灭,皆此病也。又世人笼统以佛为空,甚至废除一切,拔无因果,视善恶都无所谓,以狂放为自在,持戒为法执,辗转误入,此皆地狱种子也。复有一班死执教相者,索性因噎废食,宁守小法,不入上乘,此皆下手时未明空义,此五分香,若方便说,乃分次第,依究竟说,当从解脱香入手,偏于解脱香而不起知见香者,又为二乘种性,惟菩萨为能不偏,明体达用,识自本心者,解脱香也,达诸妙用,知机接物者,解脱知见香也,此即真忏悔法也。六祖随机而施,于初学人不得不分论之,会通之者,惟在自己。
  【六】 无相忏悔,即第一条之菩萨忏悔法,当知罪恶只在心念未净,未净由于未见本来清净相貌,念未必即是罪,念念执著系缚斯是罪,观于罪人之囚系,不得自由,亦可以悟矣。故罪由念起,亦由念忏,心念本来无相,假立为相,知幻即离,罪即随念而空寂。相本虚妄,立相又增病而烦恼,无相忏悔法,以先明本来为主,文内注重一念字,可以知矣。从来学人,无不恶业障而求忏悔,却又不明业障之义,是以不得忏悔之法,六祖故悯而告之。
  【七】 既忏悔已,发四宏誓愿一段,忏悔而后,人心感觉空寂无事,稍懈则习气复至,故必以事抵之使勤于事,移心于未来誓愿上,以坚其心,以固其地,六祖故教以誓愿之法,再使之放心也。
  【八】 此段重在自字,可见处处不离本心地,心地二字,即心与性合言之也,宗下言心即是性,每每不分,以明心即见性,体用不可分为二。下文自皈依佛三句,此自字,不可作从字解,要作自己解,方为切实,且会三宝于一体,明自性三宝也。
  【九】 授无相三皈依戒一段,即誓愿已,但恐人自信不坚,以为夙世罪孽深重,岂就此即可永断乎。且如子而离母,即无依据,惑乱顿起,故令其皈依三宝,然三宝自是三宝,与己何关,必会自性三宝而融合之,以增其力量,故曰自皈依佛,为之明白决定,更使其完全放心也。
  【一○】 各各志心,吾与说一体三身自性佛一段,上来皈依三宝,是尚有所恃,此则完全归入自性。言对面之佛,竟是毫不相干,必了然自悟自性,归到清净法身,非成佛而何。三身圆满时,更有何罪可忏,何业可悔耶。自何名清净法身佛以下,皆反覆开示,无非使其放心,而自皈依之法,明知性空,不尚空谈,但由理证事,必得实做。曰除却自性中不善心等等,此是悟后正修,痛除习气之法也。此诸不善心,非修不见,如开门后,若不搬家,不能见一切诸秽之自出也。所云化为等等,即言一转之妙,方可以入不二。曰善恶虽殊,本性无二,实性之本体既立,变化之妙用斯起,总归到自悟自修,即自性功,是真皈依,此即是真忏悔。前后四大段,逐渐引入,脱卸于不知不觉,祖之慈悲,讵可量哉。世人每误执禅宗为偏空,不如净土之切实稳妥,试问此等法门,如此周密切当,更有何可出其右,可与比拟,况修净土亦毕竟逃不出此法,即其他各宗,亦都不能离此一法,所谓一路涅槃门是也。今之分宗立派者,曷速忏悔而自省也。又此品,六祖为初明心地人指示一开门办法,义若浅显,后说到离迷离觉,除妄除真,即见佛性等语,转入甚深般若,所谓离觉除真,修行人那一个肯,又那一个敢,倘悟此旨,即言下顿成佛道,即此便是自皈依三宝,真妄不立,迷觉双空,即此便是无相三皈依戒。此一大篇文章,言修法只是平常戒除恶心等等,而归纳处,却在明三身不二,入大乘见性法门上,深入浅出,可以使人顿悟,可以使人回头,欲出有相之假修行路,还从世法上除恶心下手,得自受用身,又岂可认为浅显,若老生常谈而忽之哉。下云努力自见莫悠悠,世人从悠悠二字中,不觉匆匆老去,弹指间腊月三十到来,深悔不及,而一世休矣,今人所求富贵事业,自以为得计,果衣食住一切如愿者,到了究有何用?慧目人试一参寻,当知所反,故不到痛哭流涕时,不是真忏悔也。
  【一一】 不见自身中有三身佛,拟改为不见自性即三身佛。
  【一二】 令汝等于自身中见自性有三身佛,拟改为去五字,为令汝等见自性三身佛。
  【一三】 常见自己过下,再加不执自己善一句,以圆其义。
  【一四】 一智能灭万年愚,下三句十三字,义既未显,易生误解,可删去。且下有念念圆明句,足以尽之矣。
  【一五】 偈文心中三恶原来造,原来二字,拟改却又二字,言一面养福一面却又造恶也。彼拟修福抵罪,不知后世得福,而罪仍在也。
  【一六】 偈文后念忽绝一世休句,拟改为无常迅速一旦休。
  【一七】 未忏悔前,宜了解其义理,忏悔时,宜熟读其偈文,凡百力量,都从一熟字上得来,以熟能生巧也。开首迷人修福不修道句,可谓一语破的,盖修福是外求,修道须内省,有咫尺千里之别,故曰对面千里,且问对面者谁,昔初祖对梁武帝云:不识。是真不识耶,是识而不可说耶,抑无面目之可识耶?参。


  上一页 浏览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