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无仁知阿阇黎
王骧陆居士全集
坛经述旨

坛经述旨
自序品第一
般若品第二
决疑品第三
定慧品第四
妙行品第五
忏悔品第六
机缘品第七
顿渐品第八
护法品第九
付嘱品第十
附录

上一页
下一页
浏览目录
欢迎访问印心精舍    切换到繁体中文
 
 

定慧品第四

  师示众云:善知识,我此法门,以定慧为本,大众勿迷,言定慧别。定慧一体,不是二,定是慧体,慧是定用。即慧之时定在慧,即定之时慧在定,若识此义,即是定慧等学。[一]诸学道人,莫言先定发慧,先慧发定各别,作此见者,法有二相,口说善语,心中不善,空有定慧,定慧不等,若心口俱善,内外一种,定慧即等。自悟修行,不在于诤,[二]若诤先后,即同迷人,不断胜负,却增我法,不离四相。善知识,定慧犹如何等,犹如灯光,有灯即光,无灯即暗,灯是光之体,光是灯之用,名虽有二,体本同一,此定慧法,亦复如是。
  师示众云:善知识,一行三昧者[三],于一切处,行住坐卧,常行一直心是也。《净名经》云:‘直心是道场,直心是净土’。莫心行谄曲,口但说直,口说一行三昧,不行直心,但行直心,于一切法,勿有执著,迷人著法相,执一行三昧,直言坐不动,妄不起心,即是一行三昧,作此解者,即同无情,却是障道因缘。
  师示众云:善知识,道须通流,[四]何以却滞,心不住法,道即通流,心若住法,名为自缚。若言坐不动是,只如舍利弗,宴坐林中,却被维摩诘诃。善知识,又有人教坐,看心观静,不动不起,从此置功。迷人不会,便执成颠,如此者众,如是相教,故知大错。
  师示众云:善知识,本来正教,无有顿渐,人性自有利钝,[五]迷人渐契,悟人顿修,自识本心,自见本性,即无差别,所以立顿渐之假名。善知识,我此法门,从上以来,先立无念为宗,无相为体,无住为本,[六]无相者,于相而离相,无念者,于念而无念,无住者,人之本性。[七]于世间善恶好丑,乃至冤之与亲,言语触刺,欺争之时,并将为空,不思酬害,念念之中,不思前境,若前念今念后念,念念相续不断,名为系缚,于诸法上,念念不住,即无缚也,此是以无住为本。善知识,外离一切相,名为无相,能离于相,则法体清净,此是以无相为体。善知识,于诸境上,心不染曰无念,于自念上,常离诸境,不于境上生心,若只百物不思,念尽除却,一念绝即死,[八]别处受生,是为大错,学道者思之,若不识法意,自错犹可,更劝他人,自迷不见,又谤佛经,所以立无念为宗。[九]善知识,云何立无念为宗,只缘口说见性,迷人于境上有念,念上便起邪见,一切尘劳妄想,从此而生,自性本无一法可得,[一○]若有所得,妄说祸福,即是尘劳邪见,故此法门,立无念为宗。善知识,无者无何事,念者念何物,无者无二相,无诸尘劳之心,念者念真如本性,[一一]真如即是念之体,念即是真如之用,真如自性起念,非眼耳鼻舌能念,真如有性,所以起念,真如若无,眼耳鼻舌当时即坏。善知识,真如自性起念,六根虽有见闻觉知,不染万境,而真性常自在。[一二]故经云:能善分别诸法相,于第一义而不动。

  【一】 定慧一体至定慧等学,此分简明透彻,世人每分定慧为二,遂有多少之分,此诤之所由起也,但真见性人,说一说二,均无不可。六祖以灯与光为喻,曰名虽有二,体本同一,其意可知。
  【二】 定慧二义一体不二者,如能力,能为表于事,其可见者也,力含于能之内,不可见者也,能为慧,力为定,是一非二,我人修法时,先证三摩地得定也,而足以养慧,下座时施于人事,起三摩钵提,开慧也,而足以练定,是名定慧交资,故知是一。又心不惑曰定,知一切是幻而能不惑曰慧,可知定中有慧,慧即有定,故知非二。今言慧多定少,或曰定过于慧,皆方便说,非究竟义也。祖云:定慧等学,乃证后语,非初学者所知,况诤由疑而起,疑由未证而来,是以一切法贵在自悟,不由悟心入手,难以解决耳。
  【三】 一行三昧者,定慧等持之功也,非可言说,可言说者,即非三昧矣。昔某误以不辨秽净为无分别智者,此与无情木石何异,故迷执即可成颠。一行者,言一切处无不如是也。随处定慧交资,打成一片,即是一行三昧。
  【四】 心不住法,道即通流,此二句,望诸仁终身服膺,然莫被服膺二字又法缚了也。试于不轻不重间护念之,此便是道,便是通流。又论本体,实无能住者,以自性中本无一法可得,一切善恶好丑,境与心,都属幻影,虽是习气,毕竟污染不得,系缚不得,是以恶人无有变不好,发大心人,无不成佛者。又看心观静,不动不起,可执成颠,此名作病,以心住于法也。凡不明心要,欲于坐禅中死求定相,最易中病,越用功,心越呆,不知所化,转失般若灵机妙用。昔有马祖坐禅求定,冀可成佛,南岳大师磨砖成镜以喻之,患其执取事相,不启大机大用也。是以下手先令息妄,亲见寂灭真如之实相,心本不有,何心可看,原本清净,观即不净,以此为功,便立人我,不动不起,何异压制。故皆不取,倘直下见性,顿得圆成,习气业障,刹那间都无影响,就此念念勿失,打成一片,必如水之流通,或方或圆,或动或静,随器而转,水之本性,终无变易,故云无滞,无滞则无一处不如是,故曰一行,虽处一切境而终无所受,故曰正受,此言三昧,总之法是借用,故无定法,是活用,故无不变,其主在我,此即流通之相也。
  【五】 人性自有利钝句,应云人有利钝,不必指性,以性无善恶,本不污染,何来利钝。利钝者,习气解脱之不同耳。如心习于文字而疏于农事,则读书为利,耕种为钝矣。九法界自菩萨至地狱,佛性平等不二,以因缘不同,遂有贤愚利钝之别,执取此说者,必自以为无佛性,永无成佛之希望,岂不殆哉。
  【六】 无念无相无住者,三而一也,以有念即立相,无相即不住,第对初学人,只可分晰言之。在未会通之前,要必指示其办法。虽然,此在自悟,岂可教授哉。法性根本不能污染,故曰清净法体,此贵在眼正,认得清,识得透,纵使一时迷惘,毕竟污染不得,非必以不起念不见相,为无住而名清净也。识得本来,如人之一时迷醉,醒来即复,无增损也。不识本来,如凡夫虽不颠倒,终究是糊涂也。璞玉未雕,敢云非玉,只不能用耳。故以大觉为贵,自悟为尊,觉则对境自然解脱,心无系缚,法见顿空,无念无相无住之妙用,一体完成矣。且法见虽空,而法性常存,念念明觉,不入断灭,此自在解脱之大圣人也,故曰善能分别,于第一义而不动,第一义者,寂然不动之本体也。虽入比量,仍归现量耳。
  【七】 心不染曰无念,言不染者,非无色无影之谓也。如色染纸,不能再去,是名曰染。若色染于水晶玻璃上,染时原非无,洗之则不有,但心又不同,非纸与水晶玻璃可比也。合境成影,此影毕竟是幻,‘以智慧解之,本来不染,故念而无念,有即不有,此名无念,倘作有无解,自错犹可,更劝他人,则地狱有分,其慎之哉。人之本性四字,夹在中间,上下文气反不顺,或可删去。但又可云:无住者,人之本性也。言无住即是本性之相也,下再言无住之法,较为明白。
  【八】 世事烦恼,尽由取实,果知一切本空,心不对酬矣,心既不起,法依何立。外相者,外魔也,心法者,内魔也,论者罪及于外相,以为外物不诱,心不动摇,遂以摒绝外缘为究竟,此二乘之劣见也。外相本来如是,形形总总,何碍于我,乃我自心攀缘,妄起分别,于物何尤。圣凡之别,中间只欠一主人公耳。一念绝即死,别处受生二句可删,或改为入于断灭句,因文既不顺,义亦未显,倘遇误解,便以为死即断灭矣,去之于文亦无碍耳。
  【九】 此节自迷不见又谤佛经下,意似未尽,读者自己领会可也。
  【一○】 自性本无一法可得,本下可加一空字,言本空故无一法可得。
  【一一】 念者念真如本性,可加三字,云念者,念念不离真如本性,方合宗旨,以念真如本性,是念为能念,真如为所念,能所相对,若分为二,非清净本体矣。要念念而不著念念,即是真如实相,常常不离也,是为体,而念为用矣,与下文方合。
  【一二】 不染万境者,言虽接万境而起见闻,终不污染也,以性本无杂无坏,常不动故,此所以名真性也,真者不生不灭,不同于幻境幻心之有生灭而虚妄也。故曰实相,又曰真如,又曰第一义谛。


  上一页 浏览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