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无大愚阿阇黎
心密初祖大愚阿阇黎

大愚阿阇黎略传
解脱歌
修行要诀

上一页
下一页
浏览目录
欢迎访问印心精舍    切换到繁体中文
 
 

心密初祖大愚阿阇黎法相大愚阿阇黎略传
元音老人

  大愚阿阇黎,武汉李氏子,俗名叔倍。参政于军阀割据时期,目睹诸军阀为争霸称王,抢夺地盘,互相残杀,掳掠民财,置国家危亡,生灵荼炭于不顾,于痛心疾首之余,乃奋而弃官出走,至庐山东林寺出家。初修净土法门,后拜经,大病几死,继遇盗又几死,虽屡遭厄难,曾不稍懈。嗣感人生苦短,佛法难遇,乃发奋修“般舟三昧”(译为“佛立三昧”,修法以七日或九日为一期,日夜经行,不可坐卧,能于空中感十方诸佛在其前立。)三、五日后,双腿浮肿,寸步难移,师为贯彻初衷,决不后退,咬紧牙关,用手爬行。一、二日后,两手也相继浮肿,每进一步,须付莫大艰巨的努力,个中苦难实非常人所堪忍受。故近代净宗行人绝少修此三昧,即修亦不能坚持到底,师于力尽爬不动时,立誓除死方休,以身滚动前进,经此一番艰苦卓绝的奋斗,偷心死尽,泯然深入大定,感普贤菩萨现身,为之灌顶,授以心中心密法。并谓《大藏经》中原有此法,甚为善巧,可检而参学。师检之果然,乃按菩萨所授与《大藏经秘密仪轨佛心经品亦通大随求陀罗尼》(二卷,唐菩提流志译)所说之六印一咒修持。经七年苦行,成就下山,开印心法门,为印心宗之初祖。
  师下山后,为使世知有此善巧方便法门,所到之处,略显神通,大江南北无不为之轰动,当时求法者不下五、六万人,入室弟子近二百人。嗣之广大信众重神通而不重道,师乃易装归隐四川成都,嘱得其心髓之弟子王骧陆老居士嗣法传道,后人尊为印心宗第二祖。
  师约于50年代在其成都弟子家留诗一首:

  拈花怎么传,不妨密且禅,
  归隐扬眉际,相逢瞬目边。
  一期从古棹,三界任横眠,
  临行无剩语,珍重一声○。

  置于砚间,不辞而别,至今不知所终。师说法,贵直指心要,不立文字,其留传后世之著述,除早期所著《解脱歌》外,只此告别诗一首。

  (注:“○”读音同“圆”)


  上一页 浏览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