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心精舍 佛教大德元音老人所傳心中心法
 
 
 
 
    
       
             
            
            
             
           
       
             
歡迎訪問印心精舍
 
 
 心密文集  鋸解秤砣  圖片中心  資源下載  心密影音  聊天室   論壇
 
 
 當前頁面:心密祖師                                                                  返回首頁
 
       
                             心密三祖元音老人傳略
    李鐘鼎法名元音。一九○五年生於安徽合肥市,行年九十一歲。幼就當地塾師讀孔孟遺教。嘗思世人生從何來,死往何所?百思不得其解。于極端迷悶時,人恍惚失其所在,因懼而不敢再思考此問題。稍長改讀市辦高等小學,同父讀《金剛經》,似曾相識,但莫明所以,就問父。父曰:此聖人言,非爾幼童所知,但勤讀書,日後再精研此寶典,自得無窮真實受用。
  一九一七年父就任江蘇鎮江市招商局襄辦,乃隨之就讀鎮江中學。鎮江乃佛教勝地,寺院眾多,高僧輩出,其間尤以金山江天寺與揚州高旻寺並稱禪學祖庭。暇時常與同學結伴去佛寺隨喜,去時,少年氣盛,奔跑跳躍,嬉笑打鬧,意氣風發,不可一世,忽聞一棒鐘聲,鬧心頓息,靜如止水,清涼愉悅而莫知所以!
  其時,金山有一位悟道高僧,眾皆尊為活佛。惜餘年幼無知,不知叩請上下,只見眾人團團圍住他爭相問話,乃使勁擠進人群,跪拜僧前。僧亦不問短長,拿起大雄寶殿內的敲木魚的大槌敲餘頭曰:好好用功學習,後福無窮!一眾驚愕,余亦赧顏而退。
  一九二三年,父調任上海招商局工作,餘亦隨之遷居上海,考入上海滬江大學讀書。一九二五年,父因工作辛勞,不幸罹傷寒重症,經醫治無效,與世長辭。余于悲痛之餘,除發奮讀書外,為奉養老母,尚須覓一工作。但餘性內向,不善交際,更不願向親友求助。適逢郵局登報招考郵務員,報名應試,僥倖錄取。乃一邊工作,一邊讀書,雖較緊張,亦不覺其苦。當時郵局工作只六小時,時間不長而讀大學是學分制,不似現在須整天住校讀書,可以選幾門相應的課程,讀滿學分,即可畢業。
  在工作與讀書的過程中,經歷了一段人生的旅程,嘗到一些人生的況味。深覺世人的紛擾與鬥爭,皆因金錢與愛情的矛盾而起;而人生如朝露,轉瞬即逝,壽命無常。縱殫精竭力,辛勞一生,亦毫無所得,最後只落得個空苦、悲切與失落憂傷的情懷抱憾終去。真太冤苦,太不值得。同時因遭父喪之痛,又研讀了先父留下的佛經與禪錄,粗粗地理解了一些佛說的妙理與諸大祖師所發揮的精闢玄微言論,深感世人為滿足一己物欲之私,貪得無厭地追逐摶取,造業受報,冤冤枉枉地受六道輪回之苦,實在太愚蠢、太悲苦!應及早回頭,放舍一切空幻的求取,集中心力,擇一適合自己個性的法門,勤懇修習以恢復光明的本來佛性而脫離生死苦海。從而喚醒世人的迷夢,同出苦輪,才是人生的真義,才是人生的價值所在。
  因發心學佛,立誓不事婚娶。為奉養老母故,雖擬出家,但責無旁貸,不能遠離膝下而去。迨文革劫難當頭,余因代師傳法授徒,被目為四舊迷信頭目,毒害青年的壞分子,被隔離審查二年有半,經審查無有不法行為,方始釋放。
  文革期間,因多次被抄家搜查,老母受驚病故。其時四眾蒙難,餘雖欲披剃,亦無由矣,因之孑然一身直至於今。
  余初學佛,由同事介紹,隨台宗大德興慈老法師習台教,修淨土。每日除研習台教綱宗外,執持彌陀聖號,不敢稍懈。課餘,複隨范古農老居士學習唯識。冬季並隨眾打淨土七。
  繼經道友介紹,依華嚴座主應慈老和尚學華嚴,習禪觀。當時能續華嚴遺教者,唯常州天寧寺冶開老禪德與其高徒月霞和應慈二法師。迨月霞法師圓寂杭州後,只應老碩果僅存,獨掌華嚴大宗,彌覺尊貴。老人教法精嚴,慈悲尤甚,嘗因餘工作纏身,不能按時隨眾聽講,特於星期日,單獨為余開講華嚴三觀與法界玄境。並勉餘曰:國內宣導一宗一教者,只此一家,餘外弘禪者不習教,研教者不參禪,似不無偏頗。爾應於此好好學習,深入禪觀,莫負吾心。
  余隨應老習教參禪似有入處。一日聽講罷,忽然人身頓失,光明歷歷,透體清涼,輕鬆無比。稟之于師,師曰:此雖不無消息,但猶是過路客人,非是主人。莫睬他,奮力前進,直至大地平沉,虛空粉碎,方有少分相應。因此更加用功打坐。臘月隨眾打禪七,第因工作關係,未能善始善終,直至三七期滿,亦未得更進一步之消息。
  隨後經一至交道友介紹,往聖壽寺聽密宗大阿闍黎王驤陸大師講《六祖壇經》,頗多契悟。乃于會後隨師至其住所印心精舍請益。師問余習何宗?餘具實以告曰:參禪。師問:打開本來,親見本性否?餘慚愧囁嚅曰:尚未得見。師曰:何不隨我學密?!餘曰:密法儀軌繁複,而我性喜簡潔、純樸,於密不甚相容。師曰:我心中心法乃密宗之心髓,屬上上乘無相密法,修之可收事半功倍之效,能直下見性,不和其他有相密法相共,名雖為密,實際即禪。既無加行與前行的繁瑣儀軌,更無觀相成功後再行化空之煩勞。而且也與淨土宗相通,可以之往生西方與其他諸方佛淨土,實合禪、淨、密為一體之大法也。釋迦文佛在此宗法本《佛心經亦通大隨求陀羅尼》上說:此法為末法眾生了生脫死最當機之法,仗佛密咒與手印之慈力加持,修之既能迅速消障開慧,圓證菩提。也可假第四印之功力往生西方極樂淨土,還可隨願往生諸方佛土。可見此法乃以禪為體、密為用、淨土為歸,攝三宗為一體,適合末法眾生修習成道之大法。
  師又道:參禪全憑自力,學人須起疑情,全力參究,方有入處。如疑情難起,即不得力。而且現代人工作忙碌,閒置時間不太多,不能象古人那樣花二十至三十年的時間來專心致志的參究話頭。所以參禪悟道者少,因而導致禪宗不振。如學心中心法,假佛力加持修行,那就大不一樣了。
  余以師言詞懇切而有理,乃受法歸依。經灌頂後回家修習,坐第一印第一座,即全身飛起,如直升飛機直沖霄漢,因驚怖而出定。方知此法果與他法不同,乃潛心循序修習,不再見異思遷,改修他法。
  此法有六個印與一則咒,修法簡練易學,既不用修加行與前行,更不須觀想或觀相,如禪宗一樣從第八識起修,且有佛力加持,故易直下見性。聞師言,密咒為佛、菩薩于禪定中將自己的心化作的密語,如吾人打電報時用的密電碼;手印如重要文件加蓋的印信,又如電視機上的天線。以之溝通學人與佛、菩薩之心靈,打成一片,故加持力大,證道迅速。淨土宗念佛名號同樣也是假佛力修行,但念佛名號屬外來,不及持佛心咒力大。所以憨山大師曾說,如念佛不得力,可改持咒,即是此理。
  心密之所以有六個手印,因每個手印作用不同。
  第一印為菩提心印。乃教學人立大志、發大願,上求佛道,下化眾生,鞏固修道之初心也。如造百丈高樓,須先打牢牆腳,築好基礎一樣,基礎不固,樓要倒塌。學道不立大志,不發大願,勢必遇難而退,遭挫即止,絕不能百折不撓地艱苦奮鬥到底,證成聖果。所以此印最為重要。在密宗中手印有一萬多種,以此印為諸印之王。
  第二印為菩提心成就印。可以消除宿障,治療諸病,為開慧之前奏。我于修此印後,即腹瀉三次,身心頗覺輕、利、明、快,蓋得此印加持之力,將宿世汙、染、垢、穢盡從大便排出故也。
  第三印為正授菩提印。乃諸佛、菩薩放光加持學人,推之前進,迅速入定之要印,亦為醫治他人疾病之妙著。我于修法時期,偶而事煩心亂,加持此印,即能迅速改觀而深入禪定。並蒙諸佛、菩薩慈悲加持,為遠方友好治病數次,亦能于修法後痊癒。
  第四印為如來母印。為開慧、成道與往生淨土之大印。故于從一至六印修完二輪後,專修第二與第四印時,第二印只修一天而第四印須修六天,可見此印之重要。很多同仁均于修此印時,打開本來,得見真性。
  第五印為如來善集陀羅尼印。此印乃集合諸佛密咒之功德、威力與妙用於一體之印。其力至大,其勢飛猛,能降伏惡魔,破除外道邪法,並能移山倒海,消除翻種子等的煩惱。故修心中心法無入魔之惡,亦無受外道邪法困擾之患。
  第六印為如來語印。所有佛所說之經與菩薩所造之論,于修此法後均能一目了然,通達理解,無稍疑惑;並能召請諸佛、菩薩,得諸加持,發大神通。
  此六個印須循序連貫修習,不可跳躍、躐等而修,更不可斷斷續續、進進停停地修。我遵師囑每天按時上座,每座坐足二小時,勤勤懇懇地按師所說口訣心念耳聞地修習,從不間斷。于坐滿一百座後,即加座猛修,從每天坐四小時逐漸增至六小時、八小時,乃至十八小時。每逢星期日及例假日,整天在家習坐,不外出遊樂。師因之常勉餘代為說法,嘉勉同參。
  余于修第四印時,一夜於睡夢中忽聞老母一聲咳嗽,頓時身心、世界一齊消失而了了分明靈知不昧。晨起請益于師,師曰:雖是一則可喜的消息,但尤欠火候在,更須努力精進,不可稍懈。
  一日,修法畢,步行赴郵局上早班,途經四川北路,忽然一聲爆炸,身心、馬路、車輛與行人當下一齊消殞而靈知了了,一念不生,亦不覺人在走路。及至到了郵局門前,忽生一念:到了。果於眼前出現郵局大門。腳步未動,人已到了郵局,身輕鬆而心透脫,有如卸卻千斤重擔相似,歡欣鼓舞,不勝雀躍!佛法之妙有如是乎!此情此景豈筆墨所能形容?!
  一日晏坐中見佛前來托一日輪與我,剛伸手接時,日輪忽然爆炸,佛、我、日輪、世界與虛空一時並消,妙明真心朗然現前!佛恩浩大,加持、接引眾生無微不至!余感恩之餘,不覺大哭一場!我等後生小子誠粉身碎骨難報深恩于萬一也。
  又一日打坐中見一老太太安坐在盤龍椅上,旁立一童子,召余曰:來來來,我有一卷《心經》傳授與你。余應曰:這卷無字《心經》深妙難思,您老怎麼傳授?老太太乃下座,餘亦禮拜而退。
  偶于修六印時,神忽離體,方於室內巡行間,道友來訪扣門,複與身合。此等瑣事,皆如夢幻,本不足道,簡列一二,為請諸方指正雲。
  我師公大愚阿闍黎為敦促我等師兄弟上上升進故,常設難考問我等。
  如問:一千七百則公案,一串串卻時如何?
  一師兄答:苦!
  師公追問:誰苦?
  師兄不能答,餘從旁掩耳而出。
  師公曰:有人救出你了。
  又如,一師兄拿了師公的扇子道:這是愚公的。
  愚公後問曰:大愚的,為什麼在你手裡?
  餘代答曰:請問什麼在我手外?公首肯。
  又如,愚公問:你們觀心觀到了沒有?
  師兄答:觀到了。
  愚公進問:在什麼處?
  餘從旁伸出手掌雲:和盤托出。
  此等家醜,本不值外揚,聊供閱者一笑而已。
  光陰荏苒,一忽數十年。其間雖經不懈努力勤修並多次打七與打九座專修,奈根淺障重,毫無所得,實不敢向人前吐露隻字片語,有汙視聽。第因先師圓化時,法席後繼無人,勉召餘暫代講席。不得已,勉為其難。於一九五八年受阿闍黎灌頂後忝列師位。應諸方召喚,赴各地寺院、精舍與協會開講楞嚴、法華、楞伽、華嚴、金剛、圓覺、心經、彌陀與六祖壇經等,並赴各地禪學講座與禪學同仁研討禪錄。
  足跡東自遼、吉、黑三省,西到雲南、四川,南始廣東、海南,北迄甘、寧、青等省,幾走遍全國各地。受法弟子除國內四眾外,海外如美國、德國、法國、加拿大與日本等國亦有少數聞風來歸者。關於著作方面,因水準有限,複因弘法事務煩多,無多空餘時間寫作。只從一九七八年開始應各地同參之請,為輔導後進進修、釋疑、除惑,草綴了幾篇不像樣的陋文,如《略論明心見性》、《〈悟心銘〉淺釋》、《碧岩錄講座》、《禪海微瀾》、《往生西方的關鍵問題》、禪七和灌頂授法開示錄等,已先後在各種佛教刊物、雜誌上發表。另外尚有《心經抉隱》,《楞嚴經要解》與《大手印淺釋》等,正在籌備印刷中,未及與廣大佛教同仁見面。
  總之,數十年如一日,代師弘化,為佛宣揚,賓士各地,兢兢業業,未敢稍懈。幸蒙佛慈垂佑,四眾匡護,未墮先師盛德,辜負諸佛深恩。余深深感謝諸佛、菩薩與廣大信眾扶持、呵護之厚德外,又不勝僥倖、慚愧之至也
     一九九六年 母音老人

  “元音老居士的功德不可思議”     ——本煥老和尚訪談

  “經常在懷念這位老人家”         ——淨慧老和尚訪談

  “我們應該好好地傳承它、弘揚它” ——吳立民老居士訪談 

      

      

                  心密二祖王驤陸居士傳略
    王驤陸居士諱宰基,字驤陸(相六),號“仁知居士”,著作署名:“菩薩戒多傑海鹽王驤陸”、“浙西菩薩戒優婆塞王驤陸”。祖籍浙江海鹽縣,父輩遷入海寧縣(今浙江海寧市鹽官鎮)。上師生於一八八五年三月二日戌時,圓寂於一九五八年十二月十六日戌時,乃二十年代崛起之“印心宗”——無相密心中心法第二代傳人,世人尊稱“印心宗二祖”。
  上師為浙江海寧望族“有懷堂”王欣甫公之六子,其父一生正直,因守正而去官。其母蔣氏母家亦為海甯硤石望族,篤信佛教,好惠施善,智慧過人,擅國畫,尤長於蘭花,號稱“硯香老人”。上師誕生時呈瓜胎,時人視為瑞兆,賦性天聰,超群拔眾,孩提時即能誦讀金剛經,背誦心經如流。少年時多次隨母朝拜普陀聖山,觀音大悲宏願深印其心,菩提心根已深紮矣。
  上師青少年時期發憤讀書,熟通經史,十八歲中晚清秀才,後在上海聖約翰大學攻讀英文。一九○七年(光緒三十三年),時年二十二歲,任翻譯官隨欽差大臣赴印度南洋一帶考察。幼時即銘記玄奘不畏險苦赴天竺取經精神,今親訪佛土因緣殊勝,遂一一朝拜釋迦佛祖修行聖地,謁高僧,求佛法,並拜師學習梵文,立志為弘揚正法,利益眾生實學苦修。訪印期間,長女出世,為紀念此行,遂取名“佛寶”。
  回國後上師供職北洋政府交通部,初修淨土,皈依霞光和尚,佈施濟貧,廣結善緣。其時學佛,正如上師自述:“雖痛切學佛,皇皇若恐不及:雖未能發明心地,然已知不可限於一宗矣。”此後多方請教,廣求各宗,進而修禪,研究佛法,卻不敢自信有把鼻。
  二十年代上師任川、康、藏、黔、滇五省電政督辦,設督辦衙門于成都,與四川軍閥劉湘等周旋數年,目睹軍閥火拼荼毒黎民,遂看破仕宦浮沉,放棄高官厚祿,離川,返京後拜廬山東林寺高僧大愚阿闍黎為師,虔修無相密乘心中心大法,終於深得三昧,明心見性,為大愚師祖門下得心髓之大弟子。
  十年代至三十年代,上師修心中心印入心地後重新研究佛經,方知明心後學經與已往截然不同,遂對金剛經、心經、六祖壇經、圓覺經,阿彌陀經等詳加注釋,並創辦“學佛研究會”(後改為“印心精舍”)開壇講經傳法。上師講經,乃悟後開示,有實體修證體會,深入佛理,精深通達。北京大學張東蓀先生講授哲學,每遇佛學問題必親自登門請教,對上師精闢論解,甚是欽佩。上師對子女亦嚴格培養,務令共修心中心大法,六座必滿。上師三子科祥、侄子仁,幼女德華,至今提起隨父修法情景尤感歎不已。上師宏法本欲出家,大愚初祖令以居士身份宏法,以此法以居士身份宏揚更為方便故。
  自三十年代起,上師在天津、上海等處相繼成立印心精舍,灌頂授法。僅一九三四年(甲戌年)、一九三五年(乙亥年)二年就在天津開講座四百餘次。當時皈依同人得明心、識本性者不可勝數。此因上師傳法強調“法之當機,乃名正修”。因各人之夙根不同,根有利鈍,因人而異,故強調隨其機之利鈍而予以正法,使其先明心見性,證得根本智後再勤除習氣,方可了生死。故“本會傳法先考慮其人之根器,地位、時間、體力等等,然後傳法,以免中途疑退之弊”,“本會傳法,不拘定何法,非淨非密非禪,當機而授;亦戒亦定亦慧,自然而持。要以總持法識本性為體,般苦法啟發方便為用,淨土法證入圓覺為歸,說戒體則重戒體而防戒病,說定則言正定而除邪見,說慧則證慧力而戒狂妄。”
  “我人所修,在於求得根本,目的是在印心,得真實受用。”對一味謗他宗分門之輩,上師諄諄告誡:已背淨義,非佛弟子,斷不能往生。而“分宗為便於專一起見,乃一門深入之意,因各人根器不同,有性所近者故立先後,及將到達彼岸,則同一歸宗矣。”“各宗各法意在借用,必修到法空,歸到心地本來面目,方得名了。”
  上師在天津十年,除灌頂授法外,曾完成許多釋經著作,根據“印心精舍”刊印部分書名目錄,計有《乙亥講演錄》、《入佛明宗答問》、《心鍠》、《金剛經分段貫釋》、《心經分段貫釋》、《學佛最初之決定》、《六字大明咒修法》、《修心要訣》、《金剛壽》、《我有煩惱嗎》、《偈瑜珈焰口》等。
  抗戰中期,上師應吳禮門、蔡楚昂、侯君陸等居士之邀由津赴上海傳法,在海甯路錫金公所設“印心精舍”繼續灌頂授法,開設道場,並經常去杭州、蘇州、嘉興、湖州、海寧等地傳法,廣收信徒,不辭勞苦,生活樸素,平等待人,尤其對勞苦民眾,仁慈悲憫,選擇弟子重德重修不求供養,總是諄諄告人:“凡人處於社會,講究處世之道,無一個不應學佛,學佛是要認識自己,了達人生觀,明白做人的所以然,簡言之,就是明白做人的道理,此便是忠。拿這個道理去對別人,通達他人的一切心理,才能盡對人之道,此便是恕。一是為自,一是為人,社會上人與人的情感和事業,無一不臻于完美,可見佛法是人生最主要的學問,最重大的事業,不是消極自利。消極自利,是佛所最不許的條件,因為佛法是救世的,救心的。”上師傳法講經,力求通俗易懂,一生致力濟世度人,孜孜不倦,著述數百萬字,文革中大量手稿被焚,實可痛惜!幸所出者,皆為諸弟子門生所存。
  抗戰勝利後,上師先後在上海、天津啟建法會四十九天,為民祈福息災。
  一九五八年,上師現病相於滬寓,仍諄諄開示學人,傳法必須嚴格選擇,切勿輕易授法,一九五八年十二月十六日上師知將離去,特召大弟子吳禮門、李鐘鼎等人及長女佛寶(漱文)重囑:“此心中心法是末法時代最易親證本來面目的最好最迅速最簡捷的大法。修禪宗靠自力,無二三十年甚難徹了,且痛師資日少,時代不同,求其普及甚難,而心中心法,儀軌簡單,證得尤速,專心修持 二三年可抵得上二三十年之功。”“這個大法是我大愚師尊千辛萬苦,於定中親得普賢大士灌頂傳授的。七載修行,開此法門,大事因緣,其在此乎!吾恐人之未明因緣,當廣為宏揚以告他人,勿因人事而誤大法,務必以大局為主,則護法功德有勝於三千七寶之施矣!切記,須以此大法廣為宏揚,濟世度人。”至此熱淚垂落,叮囑再三。病篤手結隨心陀羅尼印契數日,右側吉祥臥,安然而終。


  

                心密初祖大愚阿闍黎傳略

    大愚阿闍黎,武漢李氏子,俗名叔倍。參政于軍閥割據時期,目睹諸軍閥為爭霸稱王,搶奪地盤,互相殘殺,擄掠民財,置國家危亡,生靈荼炭于不顧,于痛心疾首之餘,乃奮而棄官出走,至廬山東林寺出家。初修淨土法門,後拜經,大病幾死,繼遇盜又幾死,雖屢遭厄難,曾不稍懈。嗣感人生苦短,佛法難遇,乃發奮修“般舟三昧”(譯為“佛立三昧”,修法以七日或九日為一期,日夜經行,不可坐臥,能於空中感十方諸佛在其前立。)三、五日後,雙腿浮腫,寸步難移,師為貫徹初衷,決不後退,咬緊牙關,用手爬行。一、二日後,兩手也相繼浮腫,每進一步,須付莫大艱巨的努力,個中苦難實非常人所堪忍受。故近代淨宗行人絕少修此三昧,即修亦不能堅持到底,師於力盡爬不動時,立誓除死方休,以身滾動前進,經此一番艱苦卓絕的奮鬥,偷心死盡,泯然深入大定,感普賢菩薩現身,為之灌頂,授以心中心密法。並謂《大藏經》中原有此法,甚為善巧,可檢而參學。師檢之果然,乃按菩薩所授與《大藏經秘密儀軌佛心經品亦通大隨求陀羅尼》(二卷,唐菩提流志譯)所說之六印一咒修持。經七年苦行,成就下山,開印心法門,為印心宗之初祖。
  師下山後,為使世知有此善巧方便法門,所到之處,略顯神通,大江南北無不為之轟動,當時求法者不下五、六萬人,入室弟子近二百人。嗣之廣大信眾重神通而不重道,師乃易裝歸隱四川成都,囑得其心髓之弟子王驤陸老居士嗣法傳道,後人尊為印心宗第二祖。
  師約於50年代在其成都弟子家留詩一首:

  拈花怎麼傳,不妨密且禪,
  歸隱揚眉際,相逢瞬目邊。
  一期從古棹,三界任橫眠,
  臨行無剩語,珍重一聲○。

  置於硯間,不辭而別,至今不知所終。師說法,貴直指心要,不立文字,其留傳後世之著述,除早期所著《解脫歌》外,只此告別詩一首。

  (注:“○”讀音同“圓”)

   元音老人追憶       南懷瑾先生回憶錄

   太虛大師記         悼念李榮熙居士  


 
關於本站            聯繫方式                法律聲明             常見問題      
 2003—20012   印心精舍
 備案編號:冀ICP備05006121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