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一六、撒屎撒尿

〖公案原文〗
  師一日雲:“我平生好罵人。因看《玄沙語錄》,大喜他勘靈雲道:‘諦當甚諦當,敢保老兄未徹在!’可謂壁立萬仞。後來與靈雲說話了,卻雲:‘你恁麼,方始是徹。’後頭卻恁麼撒屎撒尿!卻問圓悟如何,悟笑雲:‘他後頭卻恁麼地,我也理會不得。’遂下來,歸到寮方知,玄沙大段作怪!遂舉似圓悟,悟笑雲:‘且喜你知。’”
  晦堂雲:“今時諸方,多是無此藥頭。”
  師雲:“切忌外人聞此粗言。”

〖鋸解秤砣〗
  福州靈雲志勤禪師,本州長溪人也。初在溈山,因見桃華悟道,有偈曰:“三十年來尋劍客,幾回落葉又抽枝。自從一見桃華後,直至如今更不疑。”溈覽偈,詰其所悟,與之符契。溈曰:“從緣悟達,永無退失。善自護持。”
  有僧舉似玄沙,沙雲:“諦當甚諦當,敢保老兄未徹在。”眾疑此語。
  沙問地藏:“我恁麼道,汝作麼生會?”藏雲:“不是桂琛,即走殺天下人。”

  靈雲見桃花悟道,得溈山禪師印可。玄沙禪師卻評論說:“諦當甚諦當,敢保老兄未徹在。”大家都疑著這個“未徹”。若未徹,溈山禪師肯印可他嗎?玄沙知道大家疑著此話,便問他的弟子地藏桂琛:“我恁麼道,汝作麼生會?”他的弟子答語很是乾脆:“不是桂琛,即走殺天下人。”——幸好您這是問著我了,要是問著別人,他即使跑遍天下,跑死他也找不到答案。哈哈!到底是自家人,家珍也複藏不得。可是,這樣的家珍,後來被大慧宗杲稱之為“大段作怪”。這作怪的話,稍後再說。

  靈雲後來親見玄沙,覿面相呈。玄沙卻說:“你恁麼,方始是徹。”一個“未徹”、一個“是徹”,疑殺天下人!說“未徹”,還能算作“掃除悟跡”;說“是徹”,算什麼呀?大慧宗杲看不過去,認為玄沙後頭是撒屎撒尿。便去方丈問他的師父佛果圓悟禪師,佛果笑了笑,說:“他後頭卻恁麼地,我也理會不得。”大慧仍然疑著此事,從方丈回到侍者寮,突然間明白了:原來是玄沙大段作怪!便又跑回方丈問佛果,佛果又笑了笑:“很高興你能參透這件事。”

  看來正是玄沙大段作怪了。這是作的什麼怪呀?別急!別急!再舉同樣一怪便知:
  于岫相公問紫玉禪師:“如何是佛?”
  師喚:“相公!”公應諾。
  師曰:“更莫別求。”
  藥山聞,曰:“噫!可惜於家漢,生埋向紫玉山中。”
  公聞,乃謁見藥山。山問曰:“聞相公在紫玉山中大作佛事,是否?”
  公曰:“不敢。”乃曰:“承聞有語相救,今日特來。”
  山曰:“有疑但問。”
  公曰:“如何是佛?”山召“於岫”,公應諾。
  山曰:“是甚麼?”
  公於此有省。

  哈哈!果然是大段作怪。那麼,說他“撒屎撒尿”也正是應病與藥了。晦堂禪師也認為是應病與藥,然而,能開這個藥方的禪師並不多見。所以晦堂說:“今時諸方,多是無此藥頭。”
  大慧宗杲禪師有言在先:“我平生好罵人。”是啊!“撒屎撒尿”之話是夠難聽的了。若不是自家人,還難說怎樣理解這話呢。此中人語,不可為外人道。故說:“切忌外人聞此粗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