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九、臨濟門風

〖公案原文〗
  五祖和尚初參圓照禪師,會盡古今因緣,惟不會:僧問興化:“四方八面來時如何?”化雲:“打中間底。”僧禮拜。化雲:“我昨日赴個村齋,至中路被一陣狂風暴雨,卻向古廟裏嚲得過。”
  遂請益照。照雲:“此是臨濟門風,你去問他兒孫。”
  祖遂來參浮山遠,請益此公案。遠雲:“有個譬喻:恰似個三家村裏賣柴漢,夯一條匾擔了,卻問中書堂今日商量甚事。”祖雲:“恁地時,大段未在。”浮山遠既年尊耳聵,遂指教參一個小長老,乃白雲端也。“老僧雖不識他,見他《頌臨濟三頓棒》因緣,見得淨潔,可往咨決。”祖從之。
  真淨一日謂老黃龍雲:“白雲端頌臨濟三頓棒,與某甲見處一般。”南雲:“你如何會他底?”淨便舉頌。龍喝雲:“白雲會。你不會!”

〖鋸解秤砣〗
  在“八九、又一轉世”公案裏,我們曾提到臨濟禪師會下的普化和尚。普化和尚曾說:“明頭來,明頭打。暗頭來,暗頭打。四方八面來,旋風打。虛空來,連架打。”

  僧問興化:“四方八面來時如何?”——四方八面比喻事情很多,如何應付啊?問話這僧是要聽聽如何是“旋風打”。
  化雲:“打中間底。”——哈哈!恰中颱風眼。無疑,這“中間底”是比喻自心。
  僧禮拜。化雲:“我昨日赴個村齋,至中路被一陣狂風暴雨,卻向古廟裏嚲得過。”
  一陣狂風暴雨——正好應他“四方八面”。
  卻向古廟裏嚲得過——這裏正好避雨。古廟比喻無始以來的真心。

  五祖法眼禪師開始是跟慧林宗本圓照禪師(雲門宗)學禪。上面這段“僧問興化”公案,當時五祖透不過,便去問圓照禪師。圓照說:“這是臨濟的門風,你去問他的兒孫吧。”
  於是,五祖便去參問臨濟宗的浮山法遠禪師。法遠禪師說:“有個譬喻:恰似個三家村裏賣柴漢,夯一條匾擔了,卻問中書堂今日商量甚事。”中書堂是當時朝廷(宋朝)管理軍機大事的地方。扛著一條扁擔賣柴的漢子,卻問中書堂今日商量什麼事。他這話意思是:即使說給你聽,你一時也不能領會。當時浮山遠年老耳聾,不能長期指導五祖,便指示五祖去參問白雲守端禪師。浮山遠對五祖說:“我雖然不認識他,卻見過他作的《頌臨濟三頓棒》,他見地乾脆俐落,你可去找他咨決此等大事。”
  後來,五祖法眼終於在白雲守端禪師座下了此大事,繼承了白雲禪師的衣缽。

  真淨跟黃龍慧南禪師學禪的時候,對師父說:“白雲端《頌臨濟三頓棒》,跟我的見處是一樣的。”黃龍問:“你怎樣領會他的頌詞?”真淨便舉說頌詞。黃龍喝住他:“白雲會。你不會!”

  他們都提到白雲端禪師的《頌臨濟三頓棒》,這個頌詞的內容是什麼呀?
  頌雲:一拳拳倒黃鶴樓,一趯趯翻鸚鵡洲。有意氣時添意氣,不風流處也風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