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六、贊法海真

〖公案原文〗
  因無礙請師《贊法海真》,乃曰:“上江老宿,大段笑下江雲門下,卻不笑覺印,蓋他曾見保寧勇、真淨輩來,兼圓通曾見舜老夫、浮山遠,所以較別。如大小本、夫鐵腳輩,皆可笑也。蓋法海嗣覺印,印嗣圓通。”
  其辭曰:“廓圓通門,續雲門派。燕坐胡床,虎視百怪。佩毗盧印,摧伏魔外。一句當陽,電光非快。不動道場,而入三昧。贊之毀之,俱遭白癩。”夫是之謂:法海老人,能于一毫端而遊戲無邊之法界。
  圓通嘗在端和尚處作首座,受四面請。其時演和尚在海會作磨頭,遂交代作首座。圓通遷棲賢,而演和尚交代住持四面也。端和尚嘗頌古,有一句雲:“日出東方夜落西”,圓通改“夜”字作“定”字,端笑而從之。

〖鋸解秤砣〗
  這段公案牽涉的人物較多,為使諸位對正文一目了然,先列出這些人物的傳承譜系:

      ┌→汾陽善昭→石霜楚圓┬→黃龍慧南─→寶峰克文
  首山省念┤【臨濟宗】     └→楊歧方會┬→白雲守端
      └→葉縣歸省→浮山法遠      └→保寧仁勇

      ┌→德山緣密→文殊應真→洞山曉聰→雲居曉舜
  雲門文偃┤【雲門宗】
      └→香林澄遠→智門光祚→雪竇重顯→天衣義懷┬→圓通法秀→覺印→法海→無礙
                           ├→慧林宗本→法雲善本
                           └→長蘆應夫

  文中的真淨即寶峰克文禪師,舜老夫即雲居曉舜禪師。大小本,大本是指慧林宗本,小本是指法雲善本。夫鐵腳是指長蘆應夫禪師,圓通是指圓通法秀(即法雲法秀)禪師。

  法海真,就是法海老人的畫像。法海老人圓寂後,其弟子無礙請大慧宗杲禪師給師父的畫像寫個贊詞。大慧宗杲名播禪林,無礙此舉,是要大慧禪師肯定法海老人一生的證量。大慧禪師並不推辭,提筆寫道:“廓圓通門,續雲門派。燕坐胡床,虎視百怪。佩毗盧印,摧伏魔外。一句當陽,電光非快。不動道場,而入三昧。贊之毀之,俱遭白癩。”該頌的意思是:法海老人,能于一毫端而遊戲無邊之法界。可見大慧禪師是真的讚賞法海老人的證量,法海老人果然不同凡響。
  大慧禪師為此拈出禪林前輩的兩件舊事:

  其一:上江老宿不笑覺印。
  上江,大多是臨濟宗的道場;下江,大多是雲門宗的道場。上江的老宿,大都恥笑下江的禪師不利索、尚餘掛礙、拖泥帶水。儘管法海老人的師父——覺印禪師也在下江,但這些老宿們卻不恥笑覺印禪師。因為覺印禪師見地透徹,赤裸裸、淨灑灑,沒有掛礙。覺印禪師曾參問過保寧勇、真淨文等大老,見地自是非同一般。又兼覺印的師父——圓通法秀曾參問過雲居舜、浮山遠,所以覺印與別人不同。其實上江老宿恥笑的人,只是大小本、夫鐵腳等人。

  其二:圓通法秀與白雲守端。
  大慧宗杲禪師繼承的正是白雲守端一脈:白雲守端→五祖法演→圓悟克勤→大慧宗杲。
  圓通法秀曾經在白雲端禪師那裏作首座。四面(道場名)請圓通去主持,由管理磨房的五祖法演繼任首座(見“九五、小人嫉妒”)。後來,圓通遷往棲賢(也是道場名),五祖法演禪師又去繼任四面的住持。
  白雲端和尚曾經寫頌,其中有一句:“日出東方夜落西”,圓通秀建議把“夜”字改成“定”字,端禪師笑而從之。可見白雲端對圓通秀極為讚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