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四、確是好看

〖公案原文〗
  師一日雲:“我這裏,無逐日長進底禪。”
  遂彈指一下雲:“若會去,便罷參。”
  乃雲:今時一般宗師為人,入室三五遍,辨白他不出,卻教他說悟處。更問:“你見處如何?”學人雲:“某見處說不得。”卻雲:“你說不得,我如何見得你去!”若恁麼地,如何為人!不見泉大道到慈明,明雲:“片雲生谷口,遊人何處來?”泉雲:“夜來何處火,燒出古人墳?”明雲:“未在,更道!”泉便作虎聲。明便打一坐具。泉推明向禪床上。明卻作虎聲。泉雲:“我見八十四人善知識,惟師繼得臨濟宗風。”看他恁麼問答數句子,那裏便是見他處。須是如此始得。

〖老人眉批〗
  確是好看煞人!

〖鋸解秤砣〗
  大慧宗杲禪師說:“我這裏,無逐日長進底禪。”意思是:禪不是逐日長進的學問,而是頓悟的。
  接著彈指一下說:“若會去,便罷參。”若有人在大慧禪師彈指之下頓悟,也不枉他一彈指。有麼?有麼?
  沒有啊!既沒有,便舉一暗一明兩個例子:

  例一:入室三五遍,辨白他不出,卻教他說悟處。更問:“你見處如何?”學人雲:“某見處說不得。”卻雲:“你說不得,我如何見得你去!”若恁麼地,如何為人!
  比如有一人,號稱“農業專家”,卻不懂種地,不認得五穀雜糧。遇著別人問他,還端著個專家的架子,讓人家自己說。人家不知道,他卻說:“你不知道,我怎麼會知道!”哈哈!這不是蒙人麼?象這樣的師父,哪個不會做!

  例二:泉大道到慈明。泉大道就是蔣山法泉禪師,青原下第十一世,雲門宗第六代傳人。慈明就是石霜楚圓禪師,南嶽下第十世 臨濟宗第七代傳人。
  明雲:“片雲生谷口,遊人何處來?”——泉大道就象一片不起眼的雲,慈明的道場就象廣闊的山谷之口。哈哈!問人從哪里來,竟這樣居高臨下,于此可見石霜楚圓的禪風。
  泉雲:“夜來何處火,燒出古人墳?”——我原以為你這裏是荒草一片,沒什麼東西。誰知燒了荒草,卻露出古人的遺跡。這是讚歎,是褒揚慈明有古人之風。
  明雲:“未在,更道!”——不接受你這讚歎。我才不上你這軟刀子的當呢!
  泉便作虎聲。——哈哈!你當成軟刀子了?這可不是軟刀子。你若不具古人之風,那我就吃掉你。我來做穀口,你才是片雲呢。
  明便打一坐具。——這是敲山震虎。你若敢胡來,我就敢打你!
  泉推明向禪床上。——這裏是你的道場,打人的棒子在你手裏攥著。好好坐你的道場吧,我不會無事生非。只是你一開始就張開穀口,要吞我這片雲,我才這麼說。
  明卻作虎聲。——這是學泉大道剛才的話。你不是也要吃掉我麼?
  泉雲:“我見八十四人善知識,惟師繼得臨濟宗風。”——慈明騎虎頭,泉大道把虎尾,當收就收。足見剛才並非軟刀子,而是真的讚歎。

  大慧宗杲禪師稱讚例二的對話:“須是如此始得。”
  老人也讚歎說:“確是好看煞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