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五、小人嫉妒

〖公案原文〗
  五祖演和尚,依舒州白雲海會端和尚咨決大事,深徹骨髓。端令山前作磨頭,演逐年磨下收糠麩錢解典出息、雇人工及開供,外乘錢入常住。
  每被人於端處鬥諜是非,雲:“演逐日磨下飲酒食肉,及養莊客婦女。”一院紛紜。演聞之,故意買肉沽酒,懸於磨院,及買坯粉,與莊客婦女搽畫。每月禪和來遊磨院,演以手與婦女椰榆語笑,全無忌憚。
  端一日喚至方丈,問其故,演喏喏無他語。端劈面掌之,演顏色不動,遂作禮而去。端咄雲:“急退卻!”演雲:“俟某算計了,請人交割。”一日,白端曰:“某在磨下,除沽酒買肉之余,剩錢三百千,入常住。”端大驚駭,方知小人嫉妒。
  時秀圓通為座元,受四面請,即請祖為第一座。

〖鋸解秤砣〗
  五祖法演在白雲守端禪師座下徹悟之後,端禪師令五祖管理山前的水磨房。水磨房離寺院較遠,不僅可以獨立行事,而且還有磨下的糠麩可以賣錢。既可自由,又有小收入,這可是個美差。雇人工、招待人吃飯……此類開支,本來應該由常住承擔,五祖卻用賣糠麩的錢應付這些事。磨房的收入全部交給常住。但在別人眼裏,這還是個有權有利的美差。
  凡是美差,便會遭小人嫉妒。您不貪污,卻占著位置耽誤別人貪污,所以就有人經常在白雲端面前說五祖的壞話。日子久了,連“逐日磨下飲酒食肉,及養莊客婦女”這類話也編造出來了。一時小道消息頻傳,一院紛紜。但白雲端不被這些消息所動,他信得過五祖。五祖也不是不知道這些傳聞,但他也不為所動。若辭職——有辱師命;若辯解——欲蓋彌彰。
  哈哈!五祖不但不為所動,卻考起師父來了。這種時候五祖還有此雅興,可見是真的不為所動。師父聽到“飲酒食肉”,能識破是假話,我就故意買一塊肉掛在那裏做證據。師父聽到“養莊客婦女”,認為純屬子虛烏有,我就故意買化妝品給女工用。還故意當著旁人的面跟女工調笑,故意做出一副肆無忌憚的姿態。
  如此做下去,終於有一天,白雲端把五祖喚至方丈,問他為什麼這麼做,五祖故意喏喏無語——當面考師父。白雲端劈面便掌,五祖演顏色不動,遂作禮,欲告別師父而去——你既不能明辨是非,我就離開你算了。白雲端喝住他:“這麼就走不行,交割完了磨房的事再走!”五祖說:“那好,待我理清了帳目,再交割吧。”過了幾天,帳目理清了,不用問,帳裏少不不了這兩筆:買了一次肉,還買了一次化妝品。五祖把帳冊交給白雲端,彙報說:“我管理磨房這段時間,除沽酒買肉之外,還剩餘三百吊錢,交給常住吧。”怎麼能剩這麼多錢!白雲端大吃一驚,方知此事不僅是小人嫉妒,還明白了五祖那處處無掛礙的胸襟。
  當時恰逢第一座圓通秀受別處所請,第一座虛席。白雲端立即請五祖為第一座。

  其實,白雲端禪師不僅不為小人所動,而且也未為五祖所瞞。你不是要考考我嗎?那我就憋出你一本帳來,再跟你理會——這第一座的位置必然是你,你就是想跑,也跑不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