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道眼不明

〖公案原文〗
  長蘆福長老,道眼不明,常將所得施利,往上江齋僧。圓通秀禪師聞之,往驗其虛實。適至,見福上堂雲:“入荒田不揀,可殺顢頇;信手拈來草,猶較些子。”便下座。秀大驚曰:“說禪如此,誰道不會!”乃謂諸方生滅。
  遂躬造方丈禮謁,具說前事,仍請益提唱之語。福依文解義,秀曰:“若如此,諸方不謾道你不會禪。”福不肯。秀曰:“請打鍾集眾,有法秀上座,在此與和尚理會。”福休去。

〖鋸解秤砣〗
  長蘆福長老很有福報,所得供養豐厚。他就常將所得施利,往上江齋僧,這又種下了後世的福報。然而,大家卻說他修福不修慧,道眼不明。圓通法秀禪師聽到這些議論,就親自去參訪,要親眼看看真假。
  才到長蘆,恰逢福長老上堂說法,福長老說道:“入荒田不揀,可殺顢頇;信手拈來草,猶較些子。”說完便下座。
  入荒田不揀,可殺顢頇——任你學一肚子佛法,若只作道理會,落不到實處,那只是顢頇佛性、籠統真如,得不到真實受用。
  信手拈來草,猶較些子——佛法的道理,哪怕能落實一字一句,也算是得到了真實受用。

  圓通秀禪師聽到後,大吃一驚!能把禪說到如此程度,怎能說道眼不明!便認為大家是妄生事端、有意貶他。於是,就恭恭敬敬地到方丈禮拜,彙報他來此的因緣,並請福長老進一步開示剛才上堂所說的話。福長老依文解義,把剛才講的話解釋了一通。圓通秀一聽,就知道那話是學來的,並非從自己胸襟中流出,便對他大失所望,毫不客氣地說:“若如此,諸方不謾道你不會禪。”到底福長老解釋了些什麼,竟遭圓通秀不肯!其實也不用講別的什麼,他若象上面破折號後面那樣解釋,就足夠眼光落地了。
  “入荒田不揀,可殺顢頇;信手拈來草,猶較些子。”這話說過便了,若圓通秀再深問此義,可不能解釋其中的道理。須看他圓通秀的問端,相機排除才是。若那樣從理論上解釋,立了一法也,大違禪宗一法不立的宗旨,所以圓通秀不肯他。
  對於圓通秀的不肯,福長老還不服氣。秀禪師說:“請打鍾集眾,有法秀上座,在此與和尚理會。”他要與福長老在大眾面前見個真章。福長老卻退縮了,終不敢打鍾集眾。足見果真道眼不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