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九、又一轉世

〖公案原文〗
  海印信和尚,嗣琅琊,桂府人也,住蘇州定慧寺,年八十餘。平日受朱防禦家供養,屢到其宅。一日朱問曰:“和尚後世,能來弟子家中托生否?”師微笑諾之。及歸寺,得疾,數日而化。其遷化日,朱家生一女子。
  圓照本禪師,時住瑞光,聞其事往訪之。方出月,抱出,一見便笑。圓照喚雲:“海印,你錯了也!”女子哭數聲,化去。

〖鋸解秤砣〗
  這是又一個依自己意願而轉世的例子,剛滿月就認識故人,足證未忘前生。圓照本禪師卻批評海印錯了,這反映出當時漢地佛教界對轉世的態度。漢地佛教界不認同神異,舉黃檗禪師一例,以見一斑:

  黃檗禪師游天臺,逢一僧,與之言笑,如舊相識。熟視之,目光射人,乃偕行。屬澗水暴漲,捐笠植杖而止。其僧率師同渡,師曰:“兄要渡自渡。”彼即褰衣躡波,若履平地,回顧曰:“渡來!渡來!”師曰:“咄!這自了漢,吾早知,當斫汝脛!”其僧歎曰:“真大乘法器,我所不及。”言訖不見。

  再舉一例:一日,有異人峨冠褲褶來到嵩岳元圭禪師的道場,從者極多,輕步舒徐,稱謁大師。師睹其形貌,奇偉非常,乃諭之曰:“善來!仁者胡為而至?”
  彼曰:“師寧識我邪?”
  師曰:“吾觀佛與眾生等,吾一目之,豈分別邪?”
  彼曰:“我,此嶽神也,能生死於人。師安得一目我哉!”
  師曰:“吾本不生,汝焉能死?吾視身與空等,視吾與汝等,汝能壞空與汝乎?苟能壞空及汝,吾則不生不滅也。汝尚不能如是,又焉能生死吾邪?”
  神稽首曰:“我亦聰明正直于餘神,詎知師有廣大之智辯乎?願授以正戒,令我度世。”
  師曰:“汝既乞戒,即既戒也。所以者何?戒外無戒,又何戒哉!”
  神曰:“此理也,我聞茫昧,止求師戒我身為門弟子。”
  師即為張座,秉爐正幾曰:“付汝五戒。若能奉持,即應曰‘能’;不能,即曰‘否’。”
  曰:“謹受教。”
  師曰:“汝能不淫乎?”曰:“我亦娶也。”
  師曰:“非謂此也,謂無羅欲也。”
  曰:“能。”
  師曰:“汝能不盜乎?”
  曰:“何乏我也!焉有盜取哉?”
  師曰:“非謂此也,謂饗而福淫,不供而禍善也。”
  曰:“能。”
  師曰:“汝能不殺乎?”
  曰:“實司其柄,焉曰不殺?”
  師曰:“非謂此也,謂有濫誤疑混也。”
  曰:“能。”
  師曰:“汝能不妄乎?”
  曰:“我正直,焉有妄乎?”
  師曰:“非謂此也,謂先後不合天心也。”
  曰:“能。”
  師曰:“汝不遭酒敗乎?”
  曰:“能。”
  師曰:“如上是為佛戒也。”
  又言:“以有心奉持而無心拘執,以有心為物而無心想身。能如是,則先天地生不為精,後天地死不為老,終日變化而不為動,畢盡寂默而不為休。信此,則雖娶非妻也,雖饗非取也,雖柄非權也,雖作非故也,雖醉非惛也。若能無心於萬物,則羅欲不為淫,福淫禍善不為盜,濫誤疑混不為殺,先後違天不為妄,惛荒顛倒不為醉,是謂無心也。無心則無戒,無戒則無心。無佛無眾生,無汝及無我,孰為戒哉?”
  神曰:“我神通亞佛。”
  師曰:“汝神通十句:五能五不能。佛則十句:七能三不能。”
  神悚然避席,跪啟曰:“可得聞乎?”
  師曰:“汝能戾上帝、東天行而西七曜乎?”
  曰:“不能。”
  師曰:“汝能奪地祇、融五嶽而結四海乎?”
  曰:“不能。”
  師曰:“是謂五不能也。佛能空一切相,成萬法智,而不能即滅定業;佛能知群有性,窮億劫事,而不能化導無緣;佛能度無量有情,而不能盡眾生界。是為三不能也。定業亦不牢久,無緣亦是一期,眾生界本無增減,亙無一人能主其法。有法無主,是謂無法。無法無主,是謂無心。如我解,佛亦無神通也,但能以無心通達一切法爾。”
  神曰:“我誠淺昧,未聞空義。師所授戒,我當奉行。今願報慈德,效我所能。”
  師曰:“吾觀身無物,觀法無常,塊然更有何欲邪?”
  神曰:“師必命我為世間事,展我小神功,使已發心、初發心、未發心、不信心、必信心五等人目我神蹤,知有佛有神,有能有不能,有自然有非自然者。”
  師曰:“無為是,無為是。”
  神曰:“佛亦使神護法,師寧隳叛佛邪?願隨意垂誨。”
  師不得已而言曰:“東岩寺之障,莽然無樹,北岫有之而背非屏擁。汝能移北樹於東嶺乎?”
  神曰:“已聞命矣。然昏夜必有喧動,願師無駭。”即作禮辭去。
  師門送而且觀之,見儀衛逶迤,如王者之狀,嵐靄煙霞,紛綸間錯,幢幡環佩,淩空隱沒焉。
  其夕,果有暴風吼雷,奔雲掣電,棟宇搖盪,宿鳥聲喧。師謂眾曰:“無怖!無怖!神與我契矣。”
  詰旦和霽,則北岩松栝盡移東嶺,森然行植。師謂其徒曰:“吾沒後,無令外知,若為口實,人將妖我。”
  如此神異之事,嵩岳元圭禪師卻囑咐徒弟要保密。不然的話,人們將看禪師如同妖孽。當時漢地的人們是怎樣看待神異,於此可見端倪。

  其實,漢地也有虹化的高僧,只因不重神異,故不推崇此類事,所以大多湮沒無聞。即使有記載,也是因別事而連帶記載。例如:達磨祖師不但能在棺中化盡,而且能再現身形手提只履跟宋雲對話。

  再舉一例:鎮州普化和尚將示滅,乃入市謂人曰:“乞我一個直裰。”人或與布襖,或與布裘,皆不受,振鐸而去。臨濟令人送與一棺,師笑曰:“臨濟廝兒饒舌!”便受之。乃辭眾曰:“普化明日去東門死也。”郡人相率送出城,師厲聲曰:“今日葬不合青烏。”乃曰:“明日南門遷化。”人亦隨之。又曰:“明日出西門,方吉。”人出漸稀。出已還返,人意稍怠。第四日,自擎棺出北門外,振鐸入棺而逝。郡人奔走出城,揭棺視之,已不見,唯聞空中鐸聲漸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