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新豐不癡

〖公案原文〗
  夾山璘、石霜琳,久依佛日才禪師。罷參後,同遊上江。至黃龍,見南和尚上堂小參。琳不諭其旨,遂求入室。璘怒之,遂毆一頓而去。
  琳後大悟,機鋒穎脫,凡說法頗類真淨,而於真淨不相識。
  住石霜,以頌送僧見真淨,後句雲:“憧憧四海參禪者,不到新豐也是癡。”

〖鋸解秤砣〗
  夾山璘(齡)、石霜琳二位禪師,都曾跟雲門宗的佛日智才禪師學禪,又結伴行腳,參訪臨濟宗的黃龍慧南禪師。黃龍禪師上堂講開示,石霜琳不能領會,就要求做黃龍禪師的入室弟子。而夾山璘卻未必不能領會,他見石霜琳要改宗臨濟,竟然惱了,揍了石霜琳一頓,忿忿地離開黃龍而去。其實,人人未必盡同,你在佛日才座下透脫了,當然不必改宗,石霜琳並沒有透脫,改宗臨濟也沒什麼不可呀。後來,夾山璘果然繼承了佛日才的衣缽,他就是灃州夾山靈泉自齡禪師。
  石霜琳在黃龍禪師座下學禪,終於大悟,機鋒穎脫,頗類似真淨禪師的風格。真淨(即洞山文和尚)是黃龍禪師的法嗣,石霜琳跟黃龍學禪的時候,真淨已去住持新豐道場,石霜琳並沒有見過真淨。
  後來,石霜琳也繼承了黃龍禪師,住持石霜道場,他寫了一個頌,托一位行腳僧呈給他的師兄真淨,以表示對真淨禪師的景仰。這個頌的最後一句是:“憧憧四海參禪者,不到新豐也是癡。”新豐,就是真淨禪師所住持的道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