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九、無盡居士

〖公案原文〗
  張無盡丞相,十九歲應舉入京,經由向家。向家夜夢人報曰:“明日接相公。”淩晨,淨室以待。至晚,見一窮措大,著黃道服,乃無盡也。向禮延之,問:“秀才何往?”無盡以實告。向曰:“秀才未娶,當以女奉灑掃。”無盡謙辭再三。向曰:“此行若不了當,吾亦不爽前約。”後果及第,乃娶之。
  初任主簿,因入僧寺,見藏經梵夾齊整,乃怫然曰:“吾孔聖之教,不如胡人之書,人所仰重?”夜坐書院中,研墨吮筆,憑紙長吟,中夜不眠。向氏呼曰:“官人,夜深,何不睡去?”無盡以前意白之,正此著《無佛論》。向應聲曰:“既是無佛,何論之有!當須著《有佛論》始得。”無盡疑其言,遂已。
  及訪一同列,見佛龕前經卷,乃問曰:“此何書也?”同列曰:“《維摩詰所說經》。”無盡信手開卷,閱到“此病非地大,亦不離地大”處,歎曰:“胡人之語,亦能爾耶!”問:“此經幾卷?”曰:“三卷,可借歸盡讀。”向氏問:“看何書?”無盡曰:“《維摩詰所說經》。”向氏曰:“可熟讀此經,然後著《無佛論》也。”無盡悚然,異其言。
  由是深信佛乘,留心祖道。後為江西漕,遍參祖席。首謁東林照覺總公,總詰其所見處,與己符合,乃印可之,曰:“吾有得法弟子住玉溪,乃慈古鏡也,亦可與語。”無盡複因按部,過分甯,諸禪迓之。無盡到,先致敬玉溪慈,次及諸山,最後問兜率悅禪師。悅為人短小,無盡曾見龔德莊,說聰明可人,乃曰:“聞公善文章。”悅大笑曰:“運使失卻一隻眼了也。某,臨濟九世孫。對運使論文章,正如運使對某論禪也。”無盡不然其語,乃強屈指曰:“是九世也。”又問:“玉溪去此多少?”曰:“三十裏。”曰:“兜率聻?”曰:“五裏。”無盡是夜乃至兜率。
  悅先一夜,夢日輪升天,被悅以手搏取,乃說與首座雲:“日輪,運轉之義。聞張運使非久過此,吾當深錐痛剳。若肯回頭,則吾門幸事。”首座雲:“今之士大夫,受人取奉慣,恐惡發,別生事也。”悅雲:“正使煩惱。只退得我院,別無事也。”
  無盡與悅語次,稱賞東林,悅未肯其說。無盡乃題寺後《擬瀑軒詩》,其略雲:“不向廬山尋落處,象王鼻孔謾撩天。”意譏其不肯東林也。公徐語及宗門事,悅曰:“今日與運使相陪人事,已困,珍重,睡去。”至更深,悅起來,與無盡論此事:“焚香請十方諸佛作證,東林既印可運使,運使于佛祖言教有少疑否?”無盡曰:“有。”悅曰:“疑何等語?”曰:“疑《香嚴獨腳頌》、《德山托缽因緣》。”悅曰:“既於此有疑,其餘安得無耶?只如言‘末後句’,是有耶?是無耶?”無盡曰:“有。”悅大笑!遂歸方丈,閉卻門。無盡一夜睡不穩,至五更,下床觸翻蹋床,忽然省得!有頌曰:“鼓寂鍾沉托缽回,岩頭一拶語如雷。果然秖得三年活,莫是遭他受記來。”遂扣方丈門雲:“某已捉得賊了。”悅曰:“贓物在甚處?”無盡無語。悅雲:“都運且去,來日相見。”
  翌日,無盡遂舉前頌呈之,悅乃謂無盡曰:“參禪只為命根不斷,依語生解。如是之說,公已深悟。然至極微細處,使人不覺不知墮在區宇。”悅後作頌證之雲:“等閒行處,步步皆如。雖居聲色,寧滯有無。一心靡異,萬法非殊。休分體用,莫擇精粗。臨機不礙,應物無拘。是非情盡,凡聖皆除。誰得誰失,何親何疏!拈頭作尾,指實為虛。翻身魔界,轉腳邪塗。了非逆順,不犯工夫。”
  無盡邀悅至建昌,途中一一伺察,有十頌敘其事,悅亦以十頌酬之。
  時元祐八年八月也。

〖老人眉批〗
  何不道:“開門來,與你看!”待開門,夾背便打!
  更何不道:在師腳下!
  旨哉斯言!

〖鋸解秤砣〗
  這則公案儼然是一篇無盡居士張商英的學佛小傳。
  向家因夢而知張商英,初次見面竟以女相許。張商英飛黃騰達之後,亦不爽前約,足見此人很守信用。向氏女何人也?觀其關鍵時的語句,抑或菩薩示現乎!看她的言談:“既是無佛,何論之有!當須著《有佛論》始得。”此時張商英的“無佛”,是“無佛有眾生”,顯然是昧卻了佛法。再看她的另一句話:“可熟讀此經,然後著《無佛論》也。”此時的“無佛”,卻是“無佛無眾生”,和盤托出了佛法的精髓。在她的激勵和啟發下,一向鄙視佛門的張商英,竟能由此深信佛乘、留心祖道。無盡居士入佛的因緣不可思議!
  兜率從悅禪師因夢搏取日輪,對張商英痛下鉗錘,首座為他捏著一把汗呢。恐觸怒了張商英,禍及兜率。悅禪師卻毫無懼色:“他若惱了,頂多不讓我做方丈,不會殃及寺裏其他人的。”於是,便放手做去。
  哪知這張運使還真是個留心祖道的人,不但沒惱,反而在兜率禪師的點撥下發現了自己的不徹——透不過《香嚴獨腳頌》、《德山托缽話》,進而在兜率禪師的逼拶下刹那透脫!當他驀然打失布袋之時,就如同十字路口遇見了親爹,立即頌雲:“鼓寂鍾沉托缽回,岩頭一拶語如雷。果然秖得三年活,莫是遭他受記來。”也不管是不是深夜,竟去敲兜率禪師的門,聲稱:“我已捉得賊了!”——即,已打死了最後一絲未斷盡的命根!

  這《香嚴獨腳頌》、《德山托缽話》就那麼難透麼?竟要費這麼大勁才行!當然,在無盡居士那裏是這樣,在別人那裏卻未必如此。各有各的因緣,未必人人盡同。讓我們來看看這兩則公案吧:

  香嚴獨腳頌:
  香嚴智閑禪師有偈曰:“子啐母啄,子覺母殼。子母俱亡,應緣不錯。同道唱和,妙雲獨腳。”
  子啐——學人全心全意地致力於打破迷團,就象即將出殼的小雞在蛋殼裏面啐。
  母啄——母雞看準時機,在外面一啄,小雞就出殼了。比喻明眼禪師看準時機,兜頭一棒,當下打滅學人的妄想執著。
  子覺母殼——小雞出殼覺醒了,而母雞卻墮進了殼裏。比喻學人在師父的激勵下刹那之間打開本來,而師父卻墮進去了。為什麼會這樣?豈不聞“落草為人”乎!那怎麼辦哪?“吹毛用了急須磨!”
  子母俱亡,應緣不錯——解脫緣熟時,不要錯過。須驀然打破師徒的界限,“無師智”朗然現前!
  同道唱和,妙雲獨腳——師徒二人就像是修行的同道那樣,一唱一和。已經渾然一體了,哪里還有一絲分別!這個啐啄同時的妙用,就像是人們打破了“兩條腿”的界定,所以叫做“獨腳”。
  我們再來看看古禪師對此頌的評說,括弧裏是我的胡亂著語:
  萬年道閑禪師上堂雲:“全機敵勝,猶在半途。(只為法執宛然。)啐啄同時,白雲萬里。(事生了也!)才生朕兆,已落二三。(金屑雖貴,落眼成翳。)不露鋒鋩,成何道理?(是啊!總不能不說話吧。)且道從上來事合作麼生?(那怎麼辦哪?)誣人之罪,以罪加之。(哈哈!知道為什麼“子覺”時,“母”卻“殼”了吧。)”
  南院慧顒禪師示眾雲:“諸方只具啐啄同時眼,不具啐啄同時用。”時有僧問:“如何是啐啄同時用?”院曰:“作家不啐啄,啐啄同時失。”僧曰:“猶是學人問處。”院曰:“如何是你問處?”僧曰:“失。”院便打。(前面都是殼,這裏才是大好一啄。)其僧不契。(沒管用,白啄了。)後至雲門會中,因二僧舉此話,一僧曰:“當時南院棒折那!”(沒管用,豈不就是棒折!)其僧忽悟,(直至現在才啐出,已遲八劫!)即回南院,院已遷化。時風穴作維那,問曰:“你是問先師‘啐啄同時’話底僧那?”僧曰:“是。”穴曰:“你當時如何?”曰:“我當時如在燈影裏行。(應於當時及時啐出。)”穴曰:“你會也。(真不愧是南院的接班人。“殼”了也!快磨去!)”

  德山托缽話:
  雪峰在德山作飯頭。一日飯遲,德山擎缽下法堂。峰曬飯巾次,見德山,乃曰:“鍾未鳴,鼓未響,拓缽向甚麼處去?”德山便歸方丈。
  峰舉似岩頭。岩頭曰:“大小德山未會末後句在。”山聞,令侍者喚岩頭去。問:“汝不肯老僧那?”岩頭密啟其意,山乃休。
  德山次日升堂說法,果與尋常不同。岩頭至僧堂前,拊掌大笑曰:“且喜堂頭老漢會末後句,他後天下人不柰伊何!雖然,也只得三年活。”山果三年後示滅。

  在前則“香嚴獨腳頌”那裏,我已經說了不少廢話。在這裏,我就不多囉嗦了。只提幾個問題,供大家討論吧:
  一、岩頭說“大小德山未會末後句”,什麼是末後句?
  二、岩頭密啟其意(俯在德山的耳朵上說悄悄話),啟的什麼意?
  三、第二天德山升堂,果與尋常不同。有什麼不同處?
  四、岩頭說德山只得三年活,德山果然三年後圓寂。難道師父(德山)不如弟子(岩頭)嗎?

  回過頭來再說張商英,他折騰了一夜,忽然明白了,便連夜去敲兜率禪師的門,聲稱:“我已捉得賊了!”兜率禪師問:“贓物在甚處?”他竟然無語答對。
  老人看不過,替無盡居士拈出兩答:
  一、何不道:“開門來,與你看!”待開門,夾背便打!(這一打,就如同臨濟打黃檗一般。)
  二、更何不道:在師腳下!(哈哈!已踩在腳下了也。不再譏諷“象王鼻孔謾撩天”了吧。)

  兜率禪師見他一時不能答出,便輕描淡寫地說:“今日天太晚了,明天再說吧。”
  第二天,無盡居士把他所作的偈子呈上。
  誰要是以為此偈是對“德山托缽話”的解釋,便是被他瞞了也!他既已捉得賊,就是已透了這個公案,公案已不可得,他可以將此公案任意拈弄。其實,他這個偈子是借公案的事由,向兜率禪師表明他自己的心地:
  鼓寂鍾沉托缽回——比喻:原先以為自己已經“鼓寂鍾沉”,以為自己已經歸家穩坐了。
  岩頭一拶語如雷——比喻:經師父您一點撥,如同驚雷貫頂,才知道自己未徹。
  果然秖得三年活——比喻:我如今已經捉得賊了。
  莫是遭他受記來——比喻:若不得師父您的指點,怎會透得這一關!

  兜率禪師哪會不知道他的意思!於是就對張商英說:“參禪只為命根不斷,依語生解。如是之說,公已深悟。然至極微細處,使人不覺不知墮在區宇。”並作頌證之:“等閒行處,步步皆如。雖居聲色,寧滯有無。一心靡異,萬法非殊。休分體用,莫擇精粗。臨機不礙,應物無拘。是非情盡,凡聖皆除。誰得誰失,何親何疏!拈頭作尾,指實為虛。翻身魔界,轉腳邪途。了非逆順,不犯工夫。”
  兜率禪師之偈,正是非關修證、本來現成的祖師禪啊!老人讚歎說:“旨哉斯言!”

  無盡居士還要去建昌視察,邀請他的師父兜率禪師一同前往。在路途中,將微細處一一詳細審察,寫了十個頌來表明心地。兜率從悅禪師也以十頌作答。
  無盡居士見兜率洞明心地這件事,發生在宋朝元祐八年八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