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二、駙馬寫頌

〖公案原文〗
  駙馬都尉李公遵勖,得心要于石門聰禪師。
  嘗作二句頌,寄發運朱正辭。時許式為淮南漕,朱以李頌示許,請共和之。頌曰:“學道須是鐵漢,著手心頭便判。”朱曰:“雨催樵子還家”,許曰:“風送漁舟到岸”。
  又請浮山遠禪師和曰:“學道須是鐵漢,著手心頭便判。通身雖是眼睛,也待紅爐再煆。鉏麑觸樹迷封,豫讓藏身吞炭。鷺飛影落秋江。風送蘆花兩岸。”諸公見,大敬之。
  李乃自和曰:“參禪須是鐵漢,著手心頭便判。直趣無上菩提,一切是非莫管。”今唯傳後一頌而已。

〖鋸解秤砣〗
  襄州石門穀隱蘊聰禪師的弟子,貴為駙馬都尉的李遵勖居士,寫頌只寫了前兩句“學道須是鐵漢,著手心頭便判”,後面的讓大家續和。

  朱正辭、許式兩位居士續成:“學道須是鐵漢,著手心頭便判。雨催樵子還家,風送漁舟到岸。”——他們倆都是官員,還家、到岸還要風雨催送。平時他們就連走路也要借助于車馬轎子,這也是習慣了吧。

  浮山法遠禪師續成:“學道須是鐵漢,著手心頭便判。通身雖是眼睛,也待紅爐再煆。鉏麑觸樹迷封,豫讓藏身吞炭。鷺飛影落秋江,風送蘆花兩岸。”大家看了此偈,都很佩服。
  通身雖是眼睛,也待紅爐再煆——雖然見惑已斷,道眼通明,也要再斷思惑,在生死海裏鍛煉,勤除妄執的習氣。
  鉏麑觸樹迷封——鉏麑是個殺身取義的鐵漢。左傳曰:“晉靈公不君(晉靈公昏庸無道),趙盾驟諫之(晉大夫趙盾違顏而諫)。靈公患焉(晉靈公非常惱恨),使鉏麑賊之(便教鉏麑去刺殺趙盾)。晨往,寑門辟矣(鉏麑天不亮就潛入趙盾家,可是趙盾家的大門已經開了)。盛服將朝,尚早,坐而假寐(趙盾已經穿好了朝服。因為天還早,趙盾便坐著打盹兒)。麑退而言曰(鉏麑退後幾步,說道):‘不忘恭敬,民之主也(趙盾不忘恭敬,勤於國家大事,是老百姓的主心骨啊)。賊民之主不忠(刺殺老百姓的主心骨,就是不忠),棄君之命不信(已經答應過晉靈公,若不刺殺趙盾,便是不守信用),有一於此,不如死也(不忠、不信,占著一頭,都不如死了好)。’觸槐而死(鉏麑就頭撞槐樹自殺了)。趙盾遂得全(晉大夫趙盾便得以保全性命)。”法遠禪師說鉏麑“迷封”,是說它糊塗,自己把自己封閉起來了,以至於不能識大局、顧大體。試想:你雖然死了,晉靈公再派另個一刺客刺殺趙盾,那怎麼辦哪?還不如從此隱居、暗中保護趙盾好呢。
  豫讓藏身吞炭——豫讓也是個殺身取義的鐵漢,想必大家都知道他的故事。若不知道,請這裏
  浮山法遠禪師舉了兩個“鐵漢”的故事,是激勵學人:學道也須這樣捨棄,乃至生命(朝聞道,夕死可矣)!
  鷺飛影落秋江——鷺飛:已出世間(如是捨命精進,乃至斷盡見思惑,照破分段、變易兩重生死)。影落秋江:也不妨夢幻佛事、水月道場。
  風送蘆花兩岸——風送:無心為之(本無眾生可度,無生相、無度相)。蘆花兩岸:如是度無量無邊的眾生。

  最後,李遵勖居士自己接續道:“參禪須是鐵漢,著手心頭便判。直趣無上菩提,一切是非莫管。”這就把上面的種種頌詞一筆勾銷了。同時點出“直趣無上菩提”,也算是作了個總結。
  現在大家經常傳誦的,也只有這最後一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