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應病與藥

〖公案原文〗
  嚴陽尊者見趙州。有僧問:“如何是佛?”雲:“土塊。”“如何是法?”雲:“地動也。”“如何是僧?”“吃粥吃飯。”又問:“如何是新興水?”雲:“前面江裏。”
  師雲:似這般法門,恰似兒戲相似。入得這般法門,方安樂得人。如真淨和尚拈提古今,不在雪竇之下,而末流傳習,卻成惡口。小家只管問“古人作麼生”,真如又如何下語,楊岐又如何下語……爾管得許多閒事!瘥病不假驢駝藥!若是對病與藥,籬根下拾得一莖草,便可療病。說什麼朱砂、附子、人參、白術……

〖鋸解秤砣〗
  洪州新興嚴陽尊者,諱善信。初參趙州,問:“一物不將來時如何?”州曰:“放下著。”師曰:“既是一物不將來,放下個甚麼?”州曰:“放不下,擔取去!”師於言下大悟。
  住後,僧問:“如何是佛?”師曰:“土塊。”曰:“如何是法?”師曰:“地動也。”曰:“如何是僧?”師曰:“吃粥吃飯。”問:“如何是新興水?”師曰:“面前江裏。”問:“如何是應物現形?”師曰:“與我拈床子過來。”
  師常有一蛇一虎,隨從手中與食。

  大慧禪師評論說:象這種極其平實的法門,在外人看來,就好象兒戲一樣。若真能入得這種法門,那才是真正安樂自在的人呢。他是那麼地平實,即使蛇虎直接吃他手中的食物,也平常得很呐。你看他答得多麼平常:土塊、地動、吃粥吃飯、水在江裏。同樣的話語,不同的人講出來,意境就不同。比如,真淨和尚拈提古今,開口便罵,其意境卻不在雪竇之下。而“末流”之人傳習真淨這些話,卻是惡口!
  那些“小家”之人,只管問古人怎麼怎麼,真如和尚說什麼了,楊岐和尚說什麼了……他說什麼自有他的道理,你管得了這麼多閒事嗎?佛法是應病與藥,人若有病,不吃驢駝的藥,因為那不對症。若真的對了症,從籬笆根拔下一根草,也能治好病。治好病即得,還管他“朱砂、附子、人參、白術……”幹什麼!

  佛令他的弟子周利盤陀伽持誦“掃帚”二字。周利盤陀伽持誦不綴,直證阿羅漢果。哈哈!這即生能證阿羅漢果的“掃帚”法門,該歸入哪個次第?該屬於上、中、下何等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