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九、半瓶晃蕩

〖公案原文〗
  湛堂和尚雲:禪和家乍入眾時,初發心菩薩與佛齊肩。一年之外,到佛腰邊。恰如個琉璃瓶子相似,元初空裸裸地、淨潔潔地,卻著了半瓶不淨潔底水,搖得來在裏面,丁丁當當只管響。忽然著本色人,向他道:爾這瓶子本自淨潔,卻被這些惡水在裏面,又不滿,秖管響。要得不響,須是依前傾出揚卻。蕩洗了,卻滿著一瓶好水,便不響。因甚不響?蓋謂滿了。

〖鋸解秤砣〗
  湛堂文准禪師說:“禪和家乍入眾時,初發心菩薩與佛齊肩。”為什麼能與佛齊肩?因為發心猛利呀!當解脫緣熟時,初發心修行,異常猛利,刹那便看穿世間,一下子就把對世間的妄想執著拋到了腦後,空裸裸、淨潔潔,故而稱“與佛齊肩”。可是,為什麼“一年之外,到佛腰邊”哪?因為“著了半瓶不淨潔底水”——相似佛法,把自己對佛法的理解誤以為是佛法的真諦。因為“不淨潔”,成了所知障,再也裝不進去好水,這瓶子就裝不滿了。還是因為這個“不淨潔”,瞅哪兒都不如法,看啥都不感冒,逮著誰批評誰,丁丁當當只管響。
  忽然遇著本色人,對他說:你這瓶子本自淨潔(菩提自性,本來清淨),卻裝些惡水在裏面(佛法不恁麼),又不滿,秖管響(一瓶不響,半瓶晃蕩)。要得不響,須是依前傾出揚卻(須“初發心時便成正覺”始得)。蕩洗淨,滿裝一瓶好水,便不響(但用此心,直了成佛)。
  為什麼蕩洗淨就不響了呢?因為已經裝滿了好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