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八、傾湫倒嶽

〖公案原文〗
  梁山觀和尚會下,有個園頭參得禪,眾中多有不信者。一日,有僧去撩撥他,要其露個消息。乃問園頭:“何不出問堂頭一兩則話結緣?”
  園頭雲:“我除是不出問,若出,須教這老漢下禪床立地在。”
  及梁山上堂,果出問曰:“家賊難防時如何?”
  山雲:“識得不為冤。”
  曰:“識得後如何?”
  山雲:“貶向無生國裏。”
  曰:“莫是他安身立命處也無?”
  山雲:“死水不藏龍。”
  曰:“如何是活水裏龍?”
  山雲:“興波不作浪。”
  曰:“忽然傾湫倒嶽時如何?”
  梁山果然從法座上走下,把住雲:“闍梨!莫教濕著老僧袈裟角。”
  師雲:須知悟底人與悟底人相見,自然縱奪可觀。

〖鋸解秤砣〗
  曹洞宗梁山緣觀禪師座下,有個負責種菜的園頭,梁山觀說他開悟了,大家都不太相信。一天,有人去挑逗園頭,要園頭露一露開悟的風範。園頭說:“除非我不出來問話。我若出來問,就能讓老和尚下了禪床,站在地上跟我說話。”於是,第二天就演出了這場流傳千古的對話:

  園頭問:“家賊難防時如何?”——起心動念,謂之“家賊”。可總是起心動念,怎麼辦哪?
  梁山答:“識得不為冤。”——你能察覺到自己在起心動念,慧照已起,已經不枉參禪了。
  “識得後如何?”——察覺到以後怎麼辦哪?壓制它,還是縱容它?
  “貶向無生國裏。”——既不壓制它,也不縱容它。別理它,它就生不起來了。
  “莫是他安身立命處也無?”——就安住在這個“生不起來”裏嗎?
  “死水不藏龍。”——這裏哪能安住!一壇死水,不活潑潑地起用怎麼能行啊!
  “如何是活水裏龍?”——那怎麼樣起用啊?
  “興波不作浪。”——儘管波濤洶湧(應),卻是浪花未起(無所住)。
  至此,對話該是結束了。但園頭仍不放過,接著問:“忽然傾湫倒嶽時如何?”——把無底深潭的水一下子傾倒出來,水勢足以沖倒山嶽,這時怎麼辦哪?這是比喻“掄刀上陣”時,此時還能浪花未起麼?
  梁山果然從法座上走下來,抓住園頭說:“闍梨!莫教濕著老僧袈裟角。”——縱然是傾湫倒嶽,也還是浪花未起,老僧的袈裟角也不曾濕呢。
  其實,梁山的這句話也可以坐在禪床上說,他為什麼下禪床立地呀?請看園頭最後這一問,這裏頭有隱義呀:

  “傾湫倒嶽”。傾湫——咱倆把活潑潑的佛性通體顯露給大眾。倒嶽——您總象山嶽一樣坐著不動,這次也示現一下被沖倒吧。
  他們師徒心心相印,梁山哪會聽不出他的意思。不但能聽出這個,進而還能猜出:他已經吹過牛了!梁山知道,園頭是明眼人。以前梁山對大家說他開悟,是要大家跟他學,他不會誤人的,今日就成全了他吧。於是,就下了法座。
  然而,只這一次尚可,總是這樣就不行。法座哪能隨便下呀?法地一動,一切不安!所以梁山抓住園頭,告誡他:“莫教濕著老僧袈裟角!”——以後可不能吹這種牛了。若再這樣,我這法座還怎麼坐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