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原來如此

〖公案原文〗
  五祖雲:三乘人出三界獄。小果必藉方便,如穴地、穿壁及自天窗中出。唯得道菩薩,從初入地獄,先與獄子不相疑,一切如常。一日寄信去,覓得酒肉,與獄子吃至大醉。取獄子衣服、行纏、頭巾,結束自身。卻將自己破衣服,與獄子著,移枷在獄子項上,坐在牢裏。卻自手捉獄子藤條,公然從大門出去。參禪人須是恁麼始得。

〖老人眉批〗
  原來如此易!

〖鋸解秤砣〗
  三乘人,即聲聞、緣覺、菩薩。
  小果,指聲聞、緣覺。
  穴地、穿壁及自天窗中出,解脫的痕跡宛然存在。

  獄子,即看守牢房的禁卒,喻見惑、思惑、塵沙惑、無明惑。這些煩惑象獄卒一樣,纏繞著我們,使我們封閉自己,昧卻佛性,不得自由。
  五祖法演禪師的這個比喻,讀來有趣。老人讚歎曰:“原來如此易!”。現將五祖的比喻與天臺宗的《六即佛》一一對應起來,供養大家:

  從初入地獄,先與獄子不相疑,一切如常。——理即佛:
  動靜理全是,行藏事盡非。冥冥隨物去,杳杳不知歸。

  一日寄信去,覓得酒肉,與獄子吃至大醉。——名字即佛:
  方聽無生曲,始聞不死歌。今知當體是,翻恨自蹉跎。

  取獄子衣服、行纏、頭巾,結束自身。——觀行即佛:
  念念照常理,心心息幻塵。遍觀諸法性,無假亦無真。

  卻將自己破衣服,與獄子著,移枷在獄子項上,坐在牢裏。——相似即佛:
  四住雖先落,六塵未盡空。眼中猶有翳,空裏見花紅。

  卻自手捉獄子藤條,公然從大門出去。——分證即佛:
  豁爾心開悟,湛然一切通。窮源猶未盡,尚見月朦朧。

  參禪人須是恁麼始得。——究竟即佛:
  從來真是妄,今日妄皆真。但複本時性,更無一法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