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一、五斗米熟

〖公案原文〗
  師雲:大凡參禪,不必有機鋒便言“我是”。昔雲蓋智和尚,道眼明白。因太守入山,憩談空亭,問:“如何是談空亭?”智雲:“只是個談空亭。”太守不喜,遂舉問本慕顧,本雲:“只將亭說法,何用口談空!”太守乃喜,遷本住雲蓋。若以本較智,則大遠。乃知真實事,不可以機鋒取。
  寶峰元首座,亦有道之士,答話機鋒鈍,覺範號為“元五鬥”。蓋開口取氣,炊得五斗米熟,方答得一轉語。

〖鋸解秤砣〗
  大慧宗杲禪師說:參禪的人須知,當你機鋒勃發的時候,不必以為我是而他非。當年雲蓋智和尚,道眼明白。當地太守朝山進香,智和尚陪他在談空亭歇息。太守問:“如何是談空亭?”智和尚答:“只是個談空亭而已。”太守嫌他答得不好聽,不高興了。又問慕顧本禪師:“如何是談空亭?”本禪師答:“只將亭說法,何用口談空!”太守覺得這句答語好聽,就令本禪師住持雲蓋道場。其實,本禪師的證量,遠不如智和尚。所以,一個人的真實證量,不能用“機鋒”這把尺子去量。
  再舉一例:寶峰元首座,是很有證量的有道之士,答話卻很遲鈍,洪覺範給他起了個外號——元五鬥。是說他須經煮熟五斗米那麼長的時間,才能答得一轉語。

  機鋒是語言,證量本無相。當然不能以有相的語言,去測度無相的證量。機鋒好比字寫得好,誰的字好,不能說他的文化水平就一定很高。然而,無論文化水平高不高,聽了這話後,也沒必要故意把自己的字弄得很差呀。 ^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