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八、為之印證

〖公案原文〗
  師在雲居作首座,一日到西積莊,遇一暫到從圓通來,雲:“因看首座《頌女子出定》話,有個悟處。特來求首座印證。”
  師雲:“你去!不是。”
  僧雲:“某甲未說見處,為什麼道不是?”
  師再三搖手雲:“你去!不是,不是。”
  僧懡[忄+羅]而退。

〖老人眉批〗
  這就是為之印證也。惜此僧不會,懡[忄+羅]而退,冤哉!

〖鋸解秤砣〗
  世尊因文殊至諸佛集處,值諸佛各還本處,唯有一女人近于佛坐而入三昧。文殊乃白佛雲:“何此人得近佛,而我不得?”佛告文殊:“汝但覺此女,令從三昧起,汝自問之。”文殊繞女人三匝,鳴指一下,乃托至梵天,盡其神力而不能出。世尊曰:“假使百千文殊,亦出此女人定不得。下方過四十二恒河沙國土,有罔明菩薩,能出此女人定。須臾,罔明大士從地湧出,作禮世尊。世尊敕罔明出,罔明卻至女子前鳴指一下,女子於是從定而出。
  有出有入的禪定功夫並非正定。無出無入,無動無靜,靜若處子無異動,動如脫兔不礙靜,觀空周遍恒沙,視有一物也無,意境闊然,凡聖一如,這才是正定。既然這女子之定不是正定,何勞他二位菩薩托至梵天、湧出於地!所以,大慧禪師為此公案寫《頌女子出定》一偈雲:“出得出不得,是定非正定。罔明與文殊,喪卻窮性命。”

  大慧宗杲的師父佛果圓悟禪師住持雲居道場時,大慧宗杲為第一座。有一天,大慧到附近的西積莊去,遇到一僧從東京法雲寺圓通法秀禪師那裏來。這僧對大慧說:“因看首座《頌女子出定》話,有個悟處。特來求首座印證。”原來是求印證的。於是,大慧禪師印證他:“你去!不是。”這就是印證嗎?是啊!老人批示雲:“這就是為之印證也。”印證了什麼?印證了“是定非正定”啊!你不是看《頌女子出定》話,有個悟處嗎?“不是”正定才對呀。若真是無出無入的正定,容不得你立個“悟處”。這僧若是個伶俐漢,只用道一個“領”字即得。誰知他不會大慧意,還粘在他的“見處”上:“某甲未說見處,為什麼道不是?”哈哈!剛才是“悟處”,現在是“見處”,看來是不說憋得難受。須知那無出無入的正定是不落語言的呀!大慧禪師再次告訴他:“你去!不是,不是。”他還是不能領會,竟茫然不知所措地退去。老人為之歎息:“惜此僧不會,懡[忄+羅]而退,冤哉!”怎麼才能不冤?當下打滅那“悟處”、“見處”,無出無入的正定朗然現前,照天照地去也,豈不慶快平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