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五、稀有世尊

〖公案原文〗
  須菩提解空第一,生時家室盡空。世尊才升座,須菩提便出眾雲:“稀有世尊。”且道,見個什麼道理,便恁麼道?
  天親菩薩作無量偈,只贊“稀有”二字。
  圓悟禪師雲:“一句是一個鐵橛。故六祖聞‘應無所住,而生其心’,便悟去。”

〖鋸解秤砣〗
  《金剛經》雲:世尊食時,著衣持缽,入舍衛大城乞食。於其城中,次第乞已,還至本處。飯食訖,收衣缽,洗足已,敷座而坐。時長老須菩提在大眾中,即從座起,偏袒右肩,右膝著地,合掌恭敬,而白佛言:“稀有世尊……”(天親菩薩為讚歎“稀有”二字,洋洋灑灑,作了無量多的詩偈。)
  大慧禪師問:世尊並未開口說話,須菩提見了個什麼道理,便道“稀有”?
  其實,世尊未開口,便以“著衣持缽,入舍衛大城乞食。於其城中,次第乞已,還至本處。飯食訖,收衣缽,洗足已,敷座而坐”這樣的無執無為,將“實相無相,無相而無不相”的大乘空義開示得淋漓盡致,饑來吃飯困來眠嘛!解空第一的須菩提當然識得,故而開口便贊“稀有”。
  若用語言講道理,大慧的師父圓悟禪師已經講出來了:“一句是一個鐵橛。”圓悟這句話是讚歎“稀有”二字。接著便講出道理:“故六祖聞‘應無所住,而生其心’,便悟去。”
  “應”——順應事緣,而不落空。
  “無所住”——心無掛礙,而不著有。
  “而生其心”——生個什麼心哪?《金剛經》雲:“應生無所住心”——順應,而無所執著。
  曾見師尊 元音老人一付墨寶,內中雲:“佛性天真事,誰雲別有師!謦劾掉臂處,穿衣吃飯時。不費纖毫力,何曾動所思。眾生皆平等,日用自多疑。”莫多疑,莫妄想,莫執著,便可親證“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