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四、草堂得也

〖公案原文〗
  草堂與師邂逅於臨川。
  韓子蒼請師過私第,問曰:“清公如何?”
  師雲:“向聞其拈龐居士問馬大師‘不與萬法為侶’因緣,清雲:‘魚龍蝦蟹向甚麼處著’,若如此,亦浪得其名。”
  子蒼持此語達草堂,堂曰:“公向他道:‘譬如一人船行、一人陸行,二人俱至’。”
  師聞此語,乃曰:“草堂得也。”

〖鋸解秤砣〗
  隆興府泐潭草堂善清禪師,與本書《宗門武庫》的作者大慧宗杲禪師,他們兩個在臨川碰面了。
  韓子蒼居士把大慧禪師請到家裏,私下問大慧:“草堂清禪師證量如何呀?是不是得到了禪宗的宗旨?”
  大慧禪師說:“以前我聽說過,他曾舉‘不與萬法為侶’因緣,下語說‘魚龍蝦蟹向甚麼處著’。要是這樣下語,他也不過是浪得虛名而已。”大慧為什麼這樣講呢?讓我們看一看‘不與萬法為侶’因緣吧:

  龐居士參馬祖,問曰:“不與萬法為侶者是甚麼人?”祖曰:“待汝一口吸盡西江水,即向汝道。”士於言下頓領玄旨。

  草堂清為這則公案下語,竟順著語脈下搭——既然西江水被你一口吸盡,那麼,“魚龍蝦蟹向甚麼處著”啊?這話與“不與萬法為侶”根本搭不上關係,怪不得大慧禪師說他“浪得其名”。
  韓子蒼居士把大慧禪師的評價告訴給草堂清禪師,草堂清說:“你去對大慧講:‘譬如一人船行、一人陸行,二人俱至’。”
  大慧禪師聽到這話,肯了草堂:“草堂得也。”——草堂清已得禪宗的宗旨。草堂這話有什麼好,竟為此肯他“得也”?讓我們來看看吧:
  譬如一人船行、一人陸行——方便有多門。
  二人俱至——歸元無二路。
  這並不是爭辯以前的“魚龍蝦蟹向甚麼處著”正確不正確,而是表明此語不再是順著語脈下搭。若象以前那樣,他可能又要順著“浪得其名”的語脈,答個“虛名可得乎”之類的話。若這樣,是纏不是禪!
  草堂清不順大慧的語脈,指出“歸元無二路,方便有多門”——草堂是黃龍派,大慧是楊歧派,雖禪風略異,但都是臨濟正宗啊!大慧見他已跳出先前的窠臼,如今下語擲地有聲,故而肯他“得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