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八、從此服膺

〖公案原文〗
  舜老夫一日問秀圓通:“聞爾見懷和尚,是否?”
  秀雲:“是。”
  舜雲:“有何言句?”
  秀雲:“有《投機頌》曰:一二三四五六七,萬仞峰前獨足立。奪得驪龍頷下珠,一言勘破維摩詰。”
  舜雲:“不好。別有什麼言句?”
  秀雲:“一日,有長老來參。懷舉拂子雲:‘會麼?’長老雲:‘不會。’懷雲:‘耳朵兩片皮,牙齒一具骨。’”
  舜歎雲:“真善知識!”
  從此服膺。

〖鋸解秤砣〗
  參閱“五、身手不凡”,這一則可以說是其續篇。

  看那《投機頌》,儼然一副“木蘭當戶織”的情趣:
  一二三四五六七——嘰嘰複嘰嘰,織啊織啊……
  萬仞峰前獨足立——您如果見過織布女怎樣在木制的老式織布機上織布,就會知道,這一句是多麼地微妙微肖。
  奪得驪龍頷下珠——織布時,頻頻熟練地投梭、抓梭。這一句多麼象那抓梭的動作啊。
  一言勘破維摩詰——抓梭之後,便是“哐嘡”一下。機、詰兩字,卻也諧音。

  當然,禪師是借織布(投機)這個題目,而寫頌抒發禪意:
  一二三四五六七——參哪參哪……
  萬仞峰前獨足立——置心一處,無事不辦。
  奪得驪龍頷下珠——刹那之間,突然破參!
  一言勘破維摩詰——哈哈!原來如此!

  只討論兩個問題吧:
  一、為什麼《投機頌》不好,而那“耳朵兩片皮,牙齒一具骨”好呢?
  其實很簡單:您看那《投機頌》是不是還有“法”的痕跡呀?而“耳朵兩片皮,牙齒一具骨”卻是那麼地平實,已無悟跡,儼然本地風光也。
  二、最後四個字“從此服膺”,是圓通秀對舜老夫服膺呢,還是舜老夫對懷和尚服膺?
  這個留給大家討論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