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一、放下便穩

〖公案原文〗
  開先暹和尚,為歸宗南禪師作禪床銘曰:“明珠產蚌,涼兔懷胎。觀此禪床,證道之媒。”南次為歸宗作銘曰:“放下便穩。”開先深肯之。

〖鋸解秤砣〗
  開先暹和尚為歸宗南禪師的禪床寫了一個銘文:“明珠產蚌,涼兔懷胎。觀此禪床,證道之媒。”開先暹和尚以明珠產於蚌、涼兔能生玉為喻,說南禪師的禪床是證道的媒介。這是“探杆影草”,來試探一下南禪師,看南禪師是否腳跟點地。若南禪師的答語透出一絲還有道可證、還有媒介可得,就被開先揪住了。
  南禪師乃大手筆宗師,當然不會上這種當。你用銘文來探,我就也用銘文作答。於是南禪師為自己住的歸宗禪寺作銘,銘文裏突出一句“放下便穩”。連道場都可以放下,何況一個禪床!這下穩了,開先暹和尚抓不住什麼,只能“深肯之”。
  古禪師時逢法席大盛,若有人來贊,便隨口掃之。“夢幻佛事,水月道場”一語便是這麼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