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九、處清處凝

〖公案原文〗
  保甯勇禪師二上足:處清、處凝,同參白雲端禪師,凝在侍者寮最久。端有膈氣疾,凝常煨蘆菔,以備無時之需。端作《傅大士講經因緣頌》曰:“大士何曾解講經,志公方便且相成。一揮案上俱無取,直得梁王怒眼睛。”舉為凝曰:“努底是什麼?”此一句乃為凝說老婆禪也。凝以為親聞,故綴於頌下。後住舒州天柱山。
  清住籠舒太平,有大機辯,五祖演和尚畏敬之。清謂凝曰:“吾弟禪,乃是為老和尚煨蘆菔換得底。”

〖鋸解秤砣〗
  處清、處凝兩位禪師,是保甯勇禪師座下的兩位高足弟子。他們兩個又一起到白雲端禪師那裏參學。處凝作侍者的時間不算短,他經常炮製一種中藥——蘆菔,以備應付白雲端禪師的膈氣病。端禪師作了一個《傅大士講經因緣頌》:“大士何曾解講經,志公方便且相成。一揮案上俱無取,直得梁王怒眼睛。”傅大士講經因緣是怎麼一回事啊?請看燈錄記載:

  梁武帝請(傅大士)講金剛經。士才升座,以尺揮案一下,便下座。帝愕然。聖師(志公和尚)曰:“陛下還會麼?”帝曰:“不會。”聖師曰:“大士講經竟。”

  《傅大士講經因緣頌》裏的“一揮案上俱無取”,只以這一揮,便講完了這部《金剛經》,因為這一揮表示“俱無取”——世法佛法都不取著,這就和盤托出了《金剛經》的經義。梁武帝通達佛法理論,曾親自升座講《放光般若經》。然而,理論通達卻未必能落到實處。他見傅大士一句話也不說,甚感驚愕——直得梁王努眼睛。他還以為傅大士不懂得講經呢——大士何曾解講經。大士慈悲接引,皇上卻不能領會,這種場面很尷尬,志公和尚就出來打圓場——志公方便且相成。
  白雲端禪師拿這個《傅大士講經因緣頌》給凝侍者看,並且提示了一句:“努底是什麼?”凝侍者能明白,努的當然是眼睛,這個眼睛,是指金剛眼睛。慢說凝侍者,即使初學者也能明白這個提示,所以大慧禪師說“此一句乃為凝說老婆禪也”,就象老婆婆跟小孩絮叨一樣,說深了小孩不會懂。凝侍者卻以為這一句提示是端禪師的親傳,把“努底是什麼?”這句話抄寫在《傅大士講經因緣頌》下面,珍藏起來。
  後來,處清住持籠舒太平禪寺,處凝住持舒州天柱山的一個禪寺。處清說禪,句句從自心流出,有大機辯,連五祖演和尚(端禪師的得法弟子)都敬畏他。處凝說禪,就遠不如處清了。無怪乎處清評價處凝:“吾弟禪,乃是為老和尚煨蘆菔換得底。”——不是自己悟得的啊!
  拾他人牙慧,終究不得真實受用。須自悟自證始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