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八、丞相世家

〖公案原文〗
  大丞相呂公蒙正,洛陽人,微時生緒牢落。大雪彌月,遍幹豪右,少有周急者。作詩,其略曰:“十謁朱門九不開,滿身風雪又來歸。入門懶睹妻兒面,撥盡寒爐一夜灰。”可想也。
  途中邂逅一僧,憐其窮窘,延歸寺,給食與衣,遺鏹遣之。才經月,又罄竭,再謁僧。僧曰:“此非久計,可移家屬住院中房廊,食時隨眾給粥飯,庶幾可以長久。”呂如其言。既不為衣食所困,遂銳志讀書。是年應舉獲鄉薦,僧買馬、雇仆、備衣、裝津,遣入都下。省闈中選,殿試唱名為大魁。初任西京通判,與僧相見如平時。
  十年逐執政,凡遇郊祀,有所俸給,並寄閣。太宗一日問曰:“卿累經郊祀,俸給不請,何耶?”對曰:“臣有私恩未報。”上詰之,遂以實對。上歎曰:“僧中有如此人!”令具名奏聞,賜紫袍加師號,以旌異之。呂計所積俸數萬緡,牒西京,令僧請上件錢,修營寺宇,並供僧。其寺元是鐵馬營太祖、太宗二聖生處,太祖朝已建寺,忘其名。其僧乃寺主也。太宗別賜錢,重建三門,賜禦書額度僧。
  呂公逐日晨興禮佛,祝曰:“不信三寶者,願不生我家。願子孫世世食祿於朝,外護佛法。”猶子夷簡申國公,每遇元日拜家廟罷,即焚香發廣慧璉禪師書一封,加敬重之。申公之子公著,亦封申國公,元日發天衣懷和尚書。右丞好問,元日發圓照禪師書。右丞之子用中,元日發佛照杲禪書。其家世忱信痛敬,抑有自來矣。
  故錄之以警後世。

〖鋸解秤砣〗
  呂蒙正是歷史上的著名宰相,他的前半生卻是太貧寒了,連飯也吃不上。若不是遇上一僧周濟他,他哪顧得上讀書應考啊!
  他做了宰相以後,再與那僧見面,跟以前一樣,一點也沒有宰相的架子。
  每逢舉行郊祀儀式,大家都有額外補助,宰相的補助更多。呂蒙正並不領取,就這樣越積越多,終於引起了皇上的注意。宋太宗趙光義問他:“你為什麼不領郊祀的俸給呀?”其實,他正等著這一問呢,立即答道:“我曾受人之恩,還未曾報答呢。”這就引起太宗的好奇,呂蒙正借此機緣將當年的情況如實告知。這事感動了皇上,便賜給這個僧人紫袍,還加封了師號。皇上出錢,給這個寺院重建三門,還御筆題寫匾額,掛於山門之上。事已成辦,那錢就該取出來了,積攢了數萬緡呢。呂蒙正把這錢供養那僧修建寺院,這下子寺院就氣派了。

  本書《宗門武庫》的作者大慧宗杲禪師,是南宋時代人,呂蒙正是北宋的宰相。由於年代久遠,疆土變遷,北方已成金國之土,那寺名、那僧名都無從查考了。這件事能記錄下來,系呂公後代丞相世家代代奉佛所致。呂蒙正在世的時候,天天早上向佛禱告:“不信三寶者,願不生我家。願子孫世世食祿於朝,外護佛法。”他的子孫後代:簡申供養廣慧璉禪師;公著供養天衣懷和尚;好問供養圓照禪師;用中供養陷過“華山一十八州”的法雲佛照杲禪師……呂門世家,奉佛之風代代相傳。
  大慧禪師知道了此事,就收錄在《宗門武庫》裏,以警策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