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西天佛子

〖公案原文〗
  佛照杲和尚,初住歸宗,專精行道,未嘗少懈。深夜修敬罷,坐於僧堂地爐中。忽見二僧入堂,一人厖眉雪頂,一人少年,皆丰姿頎然。杲心喜,自謂曰:“我座下有如此僧。”
  須臾二人出堂,杲襲其後。見入佛殿中,杲亦隨入。燈影熒煌,爐中尚有火,杲炷香禮佛。
  二僧複出,亦襲其後。至佛殿前,偶失所在。自念:“忘卻香匣在殿內。”回身取時,見殿門扃鑰。遂喚直殿行者守舜開門,舜取鑰匙開門,見爐中香煙未散,香匣在寶階上。自不諭其故。
  妙喜親見佛照說,時守舜在旁,猶指以為證。

〖老人眉批〗
  此西天佛子來探師道也。

〖鋸解秤砣〗
  大家還記得那“華山一十八州”吧,法雲佛照杲禪師在未住持法雲道場之前,先是住持歸宗道場,修行精進,無少懈怠。有一天,他修行到深夜,到僧堂地爐中取暖,忽然看見有一老一少兩位僧人到僧堂裏來了,威儀甚好。佛照杲見了很高興,以為是自己寺裏的僧人,竟有這麼好的威儀呀!
  二僧走出僧堂,佛照就跟了出去,想看清楚是誰。二僧進了佛殿,佛照也跟了進去。佛殿裏燈火輝煌,香爐裏也燃著香。佛照掏出隨身所帶的香匣,往香爐里加了一炷香,恭敬禮佛。
  那兩個僧人走出佛殿,佛照馬上跟出去,卻找不到他們了。佛照忽然想起,自己的香匣忘在殿裏了,就回頭去取,卻發現佛殿的門是鎖著的(都已經深夜了,怎會不鎖)。他把管理佛殿的香燈師守舜師喊起來,拿鑰匙開殿門,看見他那一炷香還在香爐裏燃著呢,香匣也放在那裏。杲禪師和守舜師互相詢問,都不知道剛才是怎麼回事。
  妙喜是大慧宗杲禪師的自稱,這件事他是親自聽佛照禪師講的,杲禪師講的時候,守舜師也在場,證明此事是千真萬確的。
  那兩個僧人到底是誰呀?竟能使自己和跟者自由出入鎖著的佛殿。老人說:“此西天佛子來探師道也。”原來是佛照禪師與這兩位神僧有夙緣哪!說到這裏,有句話與大家共勉:別總想也碰上這一類的事,這類事是可遇而不可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