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七、後昆良範

〖公案原文〗
  湛堂准和尚,興元府人,真淨之的嗣。分甯雲岩虛席,郡牧命黃龍死心禪師舉所知者,以補其處。死心曰:“准山主住得。某不識他,秖見有《洗缽頌》甚好。”郡牧曰:“可得聞乎?”死心舉雲:“之乎者也!衲僧鼻孔,大頭向下。若也不會,問取東村王大姐。”郡牧奇之,具禮敦請,准亦不辭。平生律身以約,雖領徒弘法,不易在眾時。晨興後架,秖取小杓湯洗面,複用濯足。其他受用,率皆類此。才放參罷,方丈、行者、人力,便如路人。掃地、煎茶,皆躬為之。有古人風度,真後昆良範也。

〖老人眉批〗
  修道者,勤儉恭謹,曷當如是乎!

〖鋸解秤砣〗
  臨濟宗六傳到石霜楚圓(臨濟義玄→興化存獎→南院慧顒→風穴延沼→首山省念→汾陽善昭→石霜楚圓)禪師,再往下分成黃龍、楊歧兩派。黃龍派三代到湛堂文准(石霜楚圓→黃龍慧南→真淨克文→湛堂文准)禪師;楊岐派四代到圓悟克勤(石霜楚圓→楊岐方會→白雲守端→五祖法演→圓悟克勤)禪師。本書《宗門武庫》的作者大慧宗杲禪師,是圓悟克勤禪師的法嗣,早年曾跟湛堂文准禪師學禪。湛堂圓寂前,囑咐大慧宗杲:“吾去後,當見川勤,必能盡子機用。”,所以後來大慧就去師從圓悟克勤禪師。
  黃龍死心禪師是湛堂的師伯,他以湛堂的《洗缽頌》推薦湛堂去主持雲岩道場。湛堂雖然作了方丈,卻不改勤儉恭謹的本色。洗臉只用一小勺水,洗完臉後,再用來洗腳。大眾集合剛散,他就毫無方丈的架子,混同于初學者,混同于服務人員。掃地、煎茶這類活都是親自幹。身為方丈的湛堂禪師,勤勞、節儉、謙恭、謹慎,身體力行,身教重於言教,實在是後學的好榜樣啊!所以老人讚歎他:修道者,勤儉恭謹,曷當如是乎!
  這《洗缽頌》確實甚好!我等會心聽取:“之乎者也!衲僧鼻孔,大頭向下。若也不會,問取東村王大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