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六、得師嚴律

〖公案原文〗
  賢蓬頭,江州人,溈山真如和尚會中角立者,見地明白,機鋒穎脫,有超師之作,但行業不謹,一眾易之。真如結庵于方丈後,令賢獨處,唯通小徑從方丈前過,不許兄弟往還。後二年,舉首眾,立僧秉拂,說法有大過人處,一眾由是改觀。後往郢州興陽,數載,道大行。示寂,肉身不壞。圜悟和尚在溈山目擊其事。妙喜遊興陽,尚及見其肉身。

〖老人眉批〗
  不得師嚴律之,幾乎蹉過一生!

〖鋸解秤砣〗
  真如和尚的弟子賢蓬頭,是大眾中的佼佼者,見地明白,機鋒穎脫,有超師之作,只是行為不謹嚴、不檢點,大家都討厭他。真如和尚嚴加管教,令他獨自住一小庵,出入必經方丈門前,看住他,不允許他跟別人交往。兩年後,讓他出任首座,代為說法。賢蓬頭說法大有過人之處,大眾都深得法益。後來賢蓬頭主持郢州興陽的道場,十來年就搞得轟轟烈烈。圓寂後,肉身不壞。大慧宗杲的師父圜悟克勤禪師親見此事,大慧宗杲本人遊興陽時,也親見其肉身。
  若行為不檢點,處處招人討厭,便不利於弘法。象賢蓬頭那樣,若沒有他師父嚴加管教,便不會有多少人願意接近他。所以老人批註雲:不得師嚴律之,幾乎蹉過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