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四、高其風義

〖公案原文〗
  撫州明水遜禪師,在法雲侍者寮時,道林琳禪師掛搭。方丈特為新到茶,遜躬至寮請之,適琳不在。有同行與琳聯案,曰:“汝去,俟渠來,我為汝請。”遜去,僧偶忘之。齋後,鳴鼓會茶,琳不到。圓通問曰:“新到在否?”趣請之,琳到。圓通令退坐榻,立眾前,責曰:“山門特為茶,以表叢林禮數。因何怠慢,不時至?”琳曰:“適聞鼓聲,忽內逼,趨赴不前。”圓通呵曰:“我鼓又不是巴豆,擊著,你便屎出!”遜前白雲:“是某忘記請之,某當出院。”時同行出眾曰:“不幹侍者與新到事,是某不合承受為渠請,偶忘記,某當代二人出院。”圓通高其風義,並宥之。

〖老人眉批〗
  禪客風義盍當如是乎?

〖鋸解秤砣〗
  這則公案也是法雲圓通禪師那裏的故事。如果說上一則公案是罰惡,那麼,這則公案就是賞善。
  道林琳禪師來掛單,法雲圓通禪師特請新來的人喝茶。侍者明水遜禪師親自到琳禪師所住的寮房裏,去通知他屆時應請喝茶,剛好琳禪師不在寮房。和琳禪師一塊來的一位禪僧(同行),也住這間寮房(聯案)。他見遜侍者在等琳禪師,就對遜侍者說:“您不用等了,回去吧。待他來時,我告訴他,說您來過,請他喝茶。”遜侍者走後,同行僧把這事忘了。
  吃過飯以後,鼓聲響起,這是召喚被邀請者喝茶。琳禪師不知道應請者有他,當然沒法前去。圓通和尚見他沒來,就問:“新到的人來齊了嗎?”大家一看,琳禪師沒到,就趕快把他喊過來。圓通和尚叫他離開座位,站在大眾面前,當眾批評他:“山門特為你們設茶,以表叢林禮數。你因何怠慢,不按時來呀?”琳禪師說:“剛才聽到鼓聲,卻突然內急,所以沒有及時趕來。”圓通和尚呵斥他:“我的鼓又不是巴豆,敲鼓能把你的屎敲出來嗎!”遜侍者見老和尚發怒了,很可能趕琳禪師走,就出來打圓場:“是我忘記請他了,要罰應該罰我,把我趕出山門吧。”同行僧這才想起,是他忘了傳話,便站出來說明原委:“這不怪侍者和新到。是我不該忘掉我答應過的事,別趕他們倆,要趕就把我趕出山門吧。”圓通和尚讚賞他們的風格和義氣,就原諒了他們三個。
  老人眉批:“禪客風義盍當如是乎?”後面跟著個問號,贊耶?貶耶?其實,未必是讚語,也未必是貶語,而是警醒語。試想:琳禪師趕來時,如果已經知道了事情的原委,為了掩護遜侍者和同行僧,甯被趕走,也要把過錯攬在自己身上,故托言內急,這樣的風義確實是高。若這樣,老人的眉批就是讚語。如果琳禪師在趕來時不知原委,應該是一頭霧水,那就應申明不知道這件事,托言內急毫無道理,風義在何處啊?若這樣,老人的眉批就是貶語。老人是在警醒我們:應在細處著眼,不能太粗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