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孰輕孰重

〖公案原文〗
  汾陽無德禪師,一日謂眾曰:“夜來夢亡父母覓酒肉紙錢,不免徇俗,置以祀之。”事辦於庫堂,設位如俗間禮,酌酒、行肉、化紙錢訖,令集知事頭首散其餘盤。知事輩卻之。無德獨坐筵中,飲啖自若。眾僧數曰:“酒肉僧,豈堪為師法耶!”腰包盡去。惟慈明、大愚、泉大道等,六七人在耳。無德翌日上堂雲:“許多閑神野鬼,秖消一盤酒肉、兩陌紙錢,斷送去了也。《法華經》雲:此眾無枝葉,唯有諸貞實。”下座。

〖老人眉批〗
  世徒知修道須茹素,而不知旨在戒殺。故有吃素頗虔誠而害人尤甚者,是不知戒在心動,心一動,則戒體盡喪,而不在外相如何謹嚴也。

〖鋸解秤砣〗
  公案和眉批都很容易懂,不再贅述。只解釋個別詞句:
  “令集知事頭首散其餘盤。知事輩卻之。”——汾陽善昭禪師叫廟裏各個管事的知事僧把祭祀過的酒肉吃掉,大家都推脫不吃。
  “腰包盡去。”——都收拾行裝離開了。

  此公案並非鼓勵大家飲酒食肉,而是激勵大家不要忘了學佛的宗旨。兩者比較起來,孰輕孰重!只在理論上比較,如同隔靴瘙癢,不能痛切。汾陽禪師把這個具體事相活脫脫地端在大眾面前,任由抉擇,且不惜渾身落草,實乃大手筆宗師也!這一眾也只有六七人透得過。無怪乎汾陽禪師在大家走後說:“此眾無枝葉,唯有諸貞實。”無論哪一棵樹,都是枝葉多而果實少啊!
  老人的批示不僅指出茹素旨在戒殺,而且指出現時存在的一種現象——有的人“吃素頗虔誠而害人尤甚。”為什麼會這樣?因他把學佛的宗旨忘了,把枝葉當成了果實。我當初受心中心法後,曾向老人求“金剛三昧耶戒”。老人說:“哦!你求戒好啊。我只給你說一條戒:起心動念,就是犯戒!”老人一句話言及根本——戒律旨在戒心。正如老人在批示中所言:“戒在心動,心一動,則戒體盡喪,而不在外相如何謹嚴也。”
  老人的批示也絕不是說不要戒相,而旨在提醒我們:戒體和戒相,二者孰輕孰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