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法華大士

〖公案原文〗
  呂大申公執政時,因休沐日,預化疏請言法華齋。
  翌日果到府第,坐於堂上。申公將出見之,自念曰:“拜則是?不拜則是?”言大呼曰:“呂老子,爾好勞攘。快出來!拜也好,不拜也好。”申公拜敬之。齋畢,問未來臧否,言索筆大書“亳州”二字與之,不言所以。後罷相,知亳州,治疊文字次,忽見二字在前,始悟前讖也。

〖老人眉批〗
  悟道後,勤除習氣,自得通發。但不可著在神通上,以免不得歸家穩坐,轉而成魔也。

〖鋸解秤砣〗
  言法華就是法華志言大士。燈錄裏有關於他的記載:

  法華志言大士,壽春許氏子。弱冠遊東都,繼得度於七俱胝院,留講肆久之。一日,讀雲門錄,忽契悟。未幾,宿命遂通,獨語笑,口吻囁嚅,日常不輟。世傳誦法華,因以名之。
  丞相呂許公問佛法大意。師曰:“本來無一物,一味卻成真。”
  集仙王質問:“如何是祖師西來意?”師曰:“青山影裏潑藍起,寶塔高吟撼曉風。”又曰:“請法華燒香。”師曰:“未從齋戒覓,不向佛邊求。”
  國子助教徐岳問祖師西來意。師曰:“街頭東畔底。”徐曰:“某甲未會。”師曰:“三般人會不得。”
  僧問:“世有佛不?”師曰:“寺裏文殊。”
  有問師:“凡邪?聖邪?”遂舉手曰:“我不在此住。”
  慶曆戊子十一月二十三日將化,謂人曰:“我從無量劫來,成就逝多國土,分身揚化,今南歸矣。”言畢,右脅而逝。

  呂丞相申公在休假期間,計畫寫個請貼,想請法華大士來吃齋飯,其實是有事求他。誰知言法華第二天就未請自到,已經坐在呂府的會客堂裏了。申公在將要出來會見之際,自己掂算:禮拜他好呢?不禮拜他好呢?若禮拜他,我貴為宰相,一人之下、萬人之上,怎能輕禮他人!若不禮拜他,看現下宮廷的局勢,我還有求於他呢!怎麼辦好呢?
  他一起念,法華大士就知道他在想什麼,於是在客堂裏大聲嚷叫:姓呂的,你真不利索!你趕快出來吧。拜也行,不拜也行,你盤算個什麼呀!
  這一下把申公鎮住了,哎呀!我想請他,他知道;我心裏想啥,他也知道。不簡單哪!於是就恭恭敬敬地禮拜。齋飯完畢,申公請問以後的吉凶,他想請法華大士就是為的這個事。大士說:“拿筆來!”。大士用筆寫了“亳州”兩個大字給他,不說吉,也不說凶。申公不明白,不知道這“亳州”是什麼意思。
  此後不久,申公的丞相被罷免了,降職到亳州去做知府。上任後整理以前的文字,發現了法華大士所寫的“亳州”兩個大字,這才明白了大士先前的預言。

  法華大士自是遊戲神通,但那神通不是求來的。師尊 元音老人批示雲:“悟道後,勤除習氣,自得通發。但不可著在神通上,以免不得歸家穩坐,轉而成魔也。”這是在告誡我等後學,不可執著神通,神通是可遇而不可求的。若不重本來而妄求神通,是入魔之因哪!